首頁 > 異色文學 > 享受女生宿舍的瘋狂

享受女生宿舍的瘋狂


今天要說的是我在職業高職的一段瘋狂經歷。

高主畢業以後,在社會上混當了兩年。

老爸看我這樣下去不成樣子,就勸說我到一個職業高職去唸書。

我剛開始不情願,因為那所學校是招初中生的,可是後來老爸還是托關係讓我去了。

除了這個我沒有欺負過任何一個同學),甚至除了在高中階段談過一次不成功的戀愛之後

樂威壯


去了一看,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大都才15-16歲,我比他們大了5-6歲。

看著那些剛剛開始發育的小妹妹們,我的淫心就蠢蠢欲動了。

說實話,剛剛開始發育的女孩也說不上漂亮,但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相信許多狼友也和我一樣,喜歡女學生。

因為是職業學校,學校治理很鬆,校風壞的很,抽菸、喝酒、曠課、打架、談戀愛比比皆是,老師基本不管學生,主要是利用學生會治理學生。

學生會其實就是一群流氓惡勢力,平時說是治理學生,不如說是敲詐勒索學生,和當今社會上的警察差不多。

那些課程對我來說太簡單了,我的精力根本不用放在學習上,我很快就當了班長並加入了學生會。

剛開始我並沒有後來那樣壞(假如說操女同學是壞的話。

除了這個我沒有欺負過任何一個同學),甚至除了在高中階段談過一次不成功的戀愛之後(也沒有實質性的內容),截至上高職,我沒有接觸過別的女孩。

我們班共有12名女生,分在三個宿舍,其中201宿舍住了4個人,分別是李曉靜、丁露、陶玲和孟麗麗。

她們幾個在班裡算是漂亮的,李曉靜個子不高,人很白,很豐滿,眼睛大大的,學習一般。

丁露是班裡女生的大姐大,很瘋,家是當地的,頭髮染的黃黃的,穿的很前衛,長的也不醜,經常跟社會上的小混混來往,沒人敢惹她。



陶玲最漂亮,高高的個子,長頭髮,學習也好,追她男生的很多。

孟麗麗長的很瘦弱,皮膚很白,整天一腹心事的樣子,平時不跟人說話,學習一般。

三年的學時很快過了兩年,上一級畢業以後,我也從一般的學生會成員變成了主席,還兼著我們班的班長,權力大多了,我的人緣和工作能力也得到了老師和同學的認可。

同時,學校對臨界畢業的學生管的更鬆了,幾乎是放縱,其實也真管不了這些從小嬌生慣養的公子小姐們。

第三年的主要任務是實習,我們幾乎不用去教室,天天就在學校的實習工廠上課,男女接觸的更自由了。

第一個和我發生性關係的是李曉靜。

那是在夏天的下午,我們在實習工廠做鉗工,大家都圍在老師身邊看圖紙,人很多,很擁擠,我忽然感到胳膊肘的地方軟軟的,低頭一看,原來是李曉靜用她那剛剛發育成熟的乳房正抵在我身上,我內心一陣騷動。

雖然一直在她們面前裝大哥哥,其實內心幻想過多少次想操她們。

我當時有些猶豫,不知道她是無意還是故意,就暫時不動。

她抵了一會也沒有挪窩,我甚至感覺到了那薄薄校服後邊的小乳頭,我的雞巴很快就硬了。

我故意動了動胳膊,她居然往前蹭了蹭,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我看了她一眼,她用她那雙大眼睛熱烈地看著我,我什麼都明白了。

下午下課了,以前都是等同學們走了以後,我最後鎖車間大門,但那天李曉靜一直磨磨蹭蹭地不走,我預感到要發生什麼,就假裝在工作臺上忙活著,但心突突只跳。

同學走光之後,李曉靜走到工作臺旁邊,問我:班長,我看看你畫的剖面圖好嗎?我畫不好。

我說,我可以幫你畫啊。

 
性生活女人高潮來了如何判斷
怎樣提高男性精子的質量
三溫暖女郎



說這話的時候我下邊一直硬邦邦的。

下面的過程我就市略了,因為狼友更感興趣的可能是操?過程。

反正最後我抓了她的手,她順勢伏在了我懷中。

她呢喃的告訴我,說喜歡我很長時間了,渴望跟我在一起。

說實話,當時人家是真心喜歡我,並不一定費要讓我操她,但由於我動機不純,最終還是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我們聊了很多,這時候天已經黑了。

我說:靜,咱們去吃飯吧。

她說:都幾點了,學校食堂早關門了。

我今天上街買了點好吃的,在宿舍呢,要不我去拿來咱們在這吃,好嗎?我說:行啊,不過這兒太髒了,你拿個什麼墊墊最好。

其實我當時哪有思吃飯,不過是想讓她拿個東西墊著好幹她。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我忽然感覺李曉靜原來很可愛,娶這樣一個女孩子也不錯,心態平靜了點。

她很快就回來了,拿來些小零吃和幾張報紙。

我把車間的門銷好,把報紙鋪在工作臺上,邊吃飯邊聊情話。

我問她剛才她用什麼碰得我,好軟和。

她紅著臉輕輕地打了我一下,我順勢就把她摟住了,喘著粗氣說,讓我看看。

她也不十分反抗,我把她壓在工作臺上,親吻她、愛撫她。

我把手伸進她的校服,摸到了李曉靜那堅挺的小乳房,她開始哼起來。

我已經硬的不行,把上身脫了,把校服鋪在她的身下,讓她昂面躺著,腿搭在工作臺的邊沿上,我翻身壓在李曉靜身上,兩個人疊在一起,我的雞巴隔著衣服抵在她的陰戶部位,感到哪裡熱乎乎的,有點潮。



我血欲膨脹,手向她的褲子裡邊伸進去,她開始反抗,腿夾的緊緊的,我的手已經碰到了她的陰毛,豈肯善罷甘休。

她嘴裡哼著:不。

不……我馬上就把嘴堵了上去,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的手一點一點的向下挪動,手指已經摸到了那條小裂縫,我輕輕地把它分開,根據以前書上看過的知識,摸索著她的小陰蒂。

後來她說:你給我弄了些什麼啊,下邊很涼。

我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

想給她擦擦,又沒有紙,只好用自己的內褲去擦。

她拒絕了說:我自己來。

然後側過身子,背對著我,毫不客氣的用我的內褲在小陰戶上擦了擦,把內褲遞給我,說:都是你弄的。

我看看了看,內褲濕了一大塊。

她飛快地穿上了衣服,我也有點不好意思的穿好了。

我們又摟抱在一起說話。

我問她,剛才什麼感覺?她說:不舒適。

我裝作清純的問:我聽說人家幹的時候都是插到女生的裡邊,我怎麼進不去呢?她說:不告訴你。

我應告了半天,她把嘴巴湊在我耳邊靜靜說:你弄的位置不對,在下邊。

當時她說這句話的樣子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帶著一分嬌羞和難為情還有那分矜持,我感到她的鼻息衝擊著我的耳朵,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耳鬢斯摩,那少男少女的心啊。

我不知不覺又硬了。

我提出再來一次試試,不知為什麼,這次她不但沒有反對,反而很配合。

我想大概她想把自己完全的獻給我,甚至可能帶著一種悲壯感。

 

晚上頻繁的啪啪會導致男女精力急速下降
隔壁白阿姨
提高性能力可以靠洗澡 日常提高性能力的方法



她把工作臺整了整,把報紙鋪好,自己昂面躺下了。

我幫她脫了校服,看到她的眼角有點淚花,我問:你不高興嗎?她說:不是,有點害怕。

我吻了吻她的臉,自己也脫光了衣服。

我只感覺到她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報紙上,已濕了一片。

我堅硬的大龜頭不停地撞擊著她的子宮,她的陰道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她大概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頜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呻吟聲。

「啊,不……不,不……慢點……」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沾滿汗水的小乳房不停的抖動著。

我的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裡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不時傳來性器交合的「啪啪…」聲。

這次操?在我的20多年的性交生涯中是印象比較深的一次,因為這畢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操?,李曉靜也是我真正的第一個女人。

我們從實習工廠回宿舍的時候已經快半夜了。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從那之後的一段日子裡,我和李曉靜沉浸在戀愛和性交帶來的快感中,我們經常偷偷地在學校的操場後邊、實習工廠等地方操?。

為了防止發生意外,我從外邊的藥店裡給李曉靜買了點藥。

漸漸的李曉靜習慣了被我抽插的感覺,有時候幾天不操她,她甚至主動要求。

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天氣漸漸的變涼了,李曉靜也從一個少女被我改造成了一個女人。

一天下午,李曉靜沒有去上自習課,跟我請假說病了。

我當時嚇了一條,該不是懷上了吧。

我也趕緊溜出來,到女生201宿舍去看她。

去了一看她正躺在上鋪床上看書,我問怎麼了,她也不說話。

哄了半天,她才說,其實沒病,就是想讓我來看看她,想跟我在一塊呆呆。

想來那時候是她對我感情最深,依賴最深的日子。

我也爬上床,跟她親吻起來,很快我們的情緒都被調動起來了。

我說想做,她說不行,怕同學回來看見。

我說下課還早呢,在我的堅持和撫摸之下,她終於同意了。

我們很快脫光了衣服,在下鋪丁露的床上幹了起來。

那次是我們第一次白天操?,雖然操了李曉靜很長時間了,但她的陰戶我還是第一次清清楚楚地看得這麼真切。

她的陰戶毛很少,就在陰阜上邊一小撮,整個大陰唇兩邊都很光滑,膚色和身上一樣,很白,小陰唇顏色比較深,被大陰唇緊緊的夾著,整個陰戶漲卜卜的,看起來像個小饅頭,甭提多可愛了。

看著我操了幾個月的尤物原來這麼漂亮,我心情好激動。

我們面對面坐在床上,李曉靜把大腿分開,我挺起粗大的雞巴就插了進去,看著李曉靜兩片豐滿白嫩的大陰唇緊緊夾著我那根黑不溜秋的大雞巴,真真切切的看著我們的性器官交合在一起,我們都感到很刺激,原來白天操?的感覺這麼好!我們就這樣面對面的操著,漸漸的李曉靜開始呻吟起來。

也許活該我倒黴還是有艷遇吧,正當我們享受著交合帶來的快感的時候,宿舍的門「砰」的一聲開了,當時嚇得我臉都黃了,李曉靜更是一聲尖叫。

進來的是丁露,她已經站在了宿舍中間的位置。

我們三人就這樣征在了那兒,大概有幾秒鐘,誰都沒動也沒有說話。

我當時想的是丁露會不會告訴學校,那樣的話我不但名聲掃地,而且可能被開除。

沉默中,李曉靜嚶嚶哭了起來,丁露也反映了過來,扭頭想走,我想絕對不能讓丁露這樣離開。

我從李曉靜的陰戶中拔出雞巴,跳下床,攔住了丁露。

「丁露,你等等」,「幹什麼?」「既然你都看見了,就給哥哥一個面子」「放心吧,大班長,我不會跟別人說的,我什麼也沒有看見。

」這個黃毛丫頭(的確是黃毛,她的頭髮一直染的黃黃的)!說這話的時候,我發現她的眼神描了我的雞巴一眼!我在瞬間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操她!反正她也不是什麼好鳥,大概早被人幹過了。

我一把抱住她,就往剛才的床上推,她說了句:幹什麼啊,你!她反抗了幾下,但我能感覺出來是象徵性的(後來也證明了)。

秋天的衣服不是很多,上身我很快就把丁露脫的差不多了,李曉靜呆呆地看著我。

我說:靜靜,別生氣,我必須這樣做,快來幫幫忙。

操完了丁露,我才想起我那剛才還在嚶嚶哭泣的小情人,她正在蜷縮在床頭的一角,呆呆地看著我狂操丁露,我還沒有射精,也不管那些了,摟過她就壓在了身下,雞巴又捅進李曉靜的?裡狂操起來。

由於剛才操的比較激烈,我的陰莖粗大了許多,把個李曉靜的?塞得滿滿的,一抽送,操?聲嘰咕嘰咕響的很大。

只操了幾十下,李曉靜便也跟丁露一樣,屁股向上亂聳,口中哼哼直叫,屁股猛地向上頂了幾下,就陰精狂洩。

我感覺快感來臨,抱著李曉靜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李曉靜哎呦哎呦地亂叫。

我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撲赤一聲,雞巴完全捅進李曉靜的陰戶裡,一股股熱流向她的?中深處射去。

我們從瘋狂狀態清醒了過來。

詳細過程不用說了,反正我們最後達成的協議是,丁露絕對不揭發我們。

現在想來李曉靜真好,誰能容忍自己的男友當面操別的女孩呢?後來一段時間,我對李曉靜非凡好。

後來和李曉靜操?的時候,曾經靜靜地問她:看我操丁露的時候是怎麼想的?她羞紅了臉說:起先很害怕,但後來看我們操的那樣過癮,就動情了,看別人弄比自己弄都過癮,所以我後來一插她幾乎馬上高潮了。

我乘機說以後邀請丁露一塊操?,李曉靜扭捏了一番答應了。

從此我開始了幾個月在學校最淫蕩的學生生涯。

我們在外邊操了一段時間,感到不太方便。

首先是費用太高,記得當時一晚上是100,作為學生真有點負擔不起,大部分我付款,生活費很快發光了,李曉靜的家庭條件較好,向家裡要了錢和我一塊花。

後來丁露說還是在宿舍操,我說萬一被陶玲和孟麗麗知道了,還了得啊?她不屑一顧的說:她們敢?看我怎麼收拾她。

別看陶玲學習好,也沒少人操過!我知道丁露這個小混混對學習好的陶玲有點不感冒。

就問她說:誰操陶玲了?「別裝蒜了,你看她都換幾個男朋友了。

我知道我一個哥們就操過她。

」我說:真的?「你是不是想操人家?先問問妹妹答應不答應」(她一直叫李曉靜叫妹妹)。

我說好啊。

我知道憑李曉靜對我的感情她什麼都會答應。

丁露答應週六找人帶陶玲到我們常去的賓館去。

伴隨著我的射精,陶玲兩腿並的緊緊的,下身不停的痙攣,一股股溫熱的液體衝擊著我的陰莖,當我拔出濕漉漉的陰莖時,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從陶玲微微開啟的陰唇流出,順著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當我離開她的身體時,她就已經軟軟的癱倒了,雙膝幾乎就跪到了地毯上。

這時候,丁露也不那麼兄了,和李曉靜一起安慰起陶玲來。

我不知道,我對陶玲的這次是不是強姦,反正我後來又幹過陶玲幾次,她也不反抗,也不積極配合,我想我肯定傷害了她。

後來陶玲想走,李曉靜和丁露把她留下了。

夜裡,我先操了李曉靜和丁露,後來操陶玲的時候她說怕懷孕,我說不要緊的,明天買兩片緊急避孕藥就好了,看著她可憐楚楚的樣子,我忍不住又姦污了她一次。

很快春天到了,離畢業只有倆月了。

期間和我發生性關係最多的是李曉靜,丁露其次,我想她肯定還有男朋友,最少的是陶玲,不到10次吧。

一天晚上下晚自習以後,丁露靜靜地對我說,今晚熄燈後到201宿舍去。

我一聽就直了。

好不輕易盼到熄燈,我靜靜的從後門進了女生宿舍樓。

201宿舍果然沒有插門,我輕輕的敲了敲,李曉靜出來了,招手讓我進去。

我說,還有孟麗麗啊,怎麼辦?李曉靜湊在我耳邊說:你不用管了。

我輕手輕腳的進去了,眼睛適應了黑暗,我看到她們把兩張上下鋪的床靠牆並在一塊,丁露坐在床沿上,笑著說,今天美死你了。

我說麗麗願意嗎?丁露說你甭操心了,你先弄她。

我也不再多問,上床把衣服脫了,雞巴硬的已經不行了,差點內褲都脫不下來。

我摸到了最裡邊的麗麗身邊,李曉靜和丁露也上了床,陶玲躺在最邊上。

掀開孟麗麗的小薄被,我看見麗麗只穿著一件三角褲,乳罩也沒有,乳房比她們三個的都小。

眼睛似乎也閉著。

丁露拿了個小手電說,我和妹妹給你照著。

李曉靜輕輕地脫下了孟麗麗的內褲,藉著微弱的手電光,我清楚的看到,孟麗麗和沒開始發育一樣,雪白的下腹竟是光禿禿一片,只有一層淺淺的絨毛,兩腿間一條細細的肉縫,幾乎看不出陰唇,我晃了晃麗麗,她似乎睡著了一般,我知道一定是丁露搞得鬼。

丁露說,別晃了,她吃安眠藥了。

看著這樣的無毛小陰戶,童年的經歷讓我更加慾火焚身,我急不可耐地跨坐在麗麗的胯上,李曉靜用兩個手指分開她了的肉縫,我的大肉棒頂端那個蘑菇狀的圓頭頂住了裂隙,藉著龜頭上的黏液,我一使勁,肉棒無情地頂進了這個16歲的小姑娘幼嫩的肉縫。

細窄的肉縫被撐開了。

我屁股抬了抬,將雞巴抽出半截,黑色的肉棒已被鮮血染紅,麗麗的陰道內粉紅色的嫩肉被帶著翻了出來。

她在睡夢中哼了一聲,我腰向前一挺,肉棒再次插了進去,比剛才還深,她大概有點疼,身子動了動。

我的雞巴咕嘰咕嘰地在麗麗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在手電的照射下,我看見麗麗整個下身漸漸濕成了一片,大腿內側出了一些血,外陰被窩蹂躪的開始發紅,李曉靜和丁露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我操了麗麗十幾分鐘,想應該保持體力對付另外三個,不然她們可能會吃醋,就把雞巴抽了出來,麗麗的肉縫像一張小嘴一樣張開著,比剛才大多了。

李曉靜、丁露和陶玲已經並排躺好,我就逐個輪流抽插起來。

那是非常淫亂的一夜,四女一男在一張大床上,我從這個肉洞插入那個肉洞,最後連陶玲都變得淫蕩起來,因為她說了一句,你這樣輪流弄我們是不是叫輪姦啊?結果讓丁露頂了一句:你懂什麼是輪姦嗎?!那天晚上我在四個小肉洞中都至少射了一次,幾乎把精液都射光了。

不知後來麗麗發覺沒有,除了第二天請了半天假,說頭痛之外,也沒見她有什麼異樣。

很快就畢業了,我的瘋狂生活也結束了。

畢業後,我們分在不同的城市,只有李曉靜和我保持著聯繫,剛開始每次我去找她,她都和我瘋狂的操一回。

說實話,我真想娶她,但是最後由於種種原因沒有成,她現在也結婚了。

 

男人陰經不硬是什麼原因
服用果凍威而鋼效果與禁忌?
女孩子穿的性感是罪過嗎?




下一篇:邂逅成熟男人如何讓他一夜就范
上一篇:迷奸女鋼琴老師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