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采花三龍

采花三龍




犀利士100mg 雙效 壯陽持久

大明朝萬曆年十八年,京城。


  深夜的京城裡萬籁俱寂,突然一座大宅邸變得燈火通明,各種呼喊聲不絕於


耳,不下百人的家丁舉著火把、手提鋼刀,在前廳後院不停奔走,似在尋找著什


麽,而離這座宅邸不遠的鍾樓上,正站著兩名蒙臉遮面、身材魁梧壯碩的男子,


兩人笑看著不遠處的宅邸,不停地指指點點,不時還發出陣陣淫蕩的笑聲。


  「好大的膽量,竟敢夜襲閣老府!」就在此時,一聲嬌喝打斷了二人。


  兩男猛然回頭,卻發現是一年方二八的女子,正手持寶劍指著自己的!就這


一看,兩男同時虎目圓瞪,直吞口水!只見這女子身著一襲緊身紫紗長袍,而那


緊身的長袍,則緊緊地裹附在女子美妙的嬌軀豔之上,完美的勾勒出了這名女子


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條紅色的束腰帶正圍在女子的柳腰之上,更凸顯了女子那


纖細的腰身,而女子胸前那高聳的一抹弧度,令人一看便知,這長袍內的一對玉


乳嬌峰,是何等的豐滿、挺麗!而這女子生得也是好生豔美!一雙水汪汪的桃花


眼、小巧精致的瑤鼻和朱紅飽滿的朱唇溫柔的嵌在一張白皙的鵝蛋臉上,再配上


盤於臻首之後的烏黑長發,更是勾勒出一幅,只有書中才會出現的美人形象。


  「哦?真是好生豔美的女子啊,敢問這位仙子,可是要與我兄弟二人共赴雲


雨?哈哈哈∼」兩男中的一人看到這,不由得出言挑逗道。


  「唉,二哥,方才張閣老的千金可是被你獨占了,這位仙子理應交給小弟我


來品嘗了吧?」另一男子出言說道,言畢,轉首朝著女子說「敢問仙子姓甚名誰


?何人門下?還請仙子先言明身份,待會在下怕仙子只會嬌呼而不會言語了,哈


哈哈!」


  「呸!大膽淫賊!你們不配知道本姑娘名諱!納命來!」這女子被那兄弟二


人放蕩言語挑逗的俏臉绯紅,不由得羞怒不堪,嬌喝一聲,持劍快如電閃一般,


直奔兩男而去。


  兩男發覺女子的動作如此之快,不由的心中大驚!連忙揮動短刀疲於格擋,


三方你來我往,好不熱鬧,只是時間不長,兩男竟被這女子逼之鍾樓一角,負隅


頑抗,最終,兩男被這女子瞄得空當,只聽「铛!铛!」兩聲,兩男手中的短刀


皆備震飛,兩男不由得冷汗直冒,心道「我命休矣。」


  不過這女子此時卻放下手中寶劍,對著兩男微微一笑,道「不知二位可否摘


下面罩,讓本姑娘看看廬山真面目,免得本姑娘不知道自己殺的是何人。」


  兩男聽聞此言,對視一眼,只能無奈的摘下臉上的面罩,露出了兩張好生英


俊的臉龐,而那女子發現站在自己對面的兩男,竟是生得如此俊俏,且身形魁梧


壯碩,不由得心神一蕩,俏臉微紅,心道「啊,好生俊俏的男子,身形又魁梧壯


碩……呀,我在想些什麽,真是的……」想到這裡女子的俏臉更是绯紅無比,像


極了秋天的紅葉。


  此時,其中一男沖著女子無奈的拱手說道「我們兄弟二人自知命不久矣,只


此一問,敢問姑娘姓甚名誰,何人門下,也好讓我們兄弟二人死得明白。」


  「啊?哦……本姑娘姓楚,名敏,鹫峰靈宮夏侯門下,二位也請報上名來吧


。」楚敏的思緒被兩男打斷,不由得一愣,待緩過神來,手中寶劍一擡,指著兩


男說道。


  「哈哈哈!罷了罷了,能死在鹫峰夏侯仙子弟子的劍下,也算是值了!」兩


男聽聞不由得一驚,其中一男大笑一聲,接著說道「我叫龍雨,他是我小弟龍濤


,京城所說的‘采花三龍’即是我們。」


  「嗯,已有耳聞,你是‘天龍’,你則是‘地龍’,不知本姑娘說的可對否


?」楚敏想到此行下山,就是爲了探聽「采花三龍」的行蹤,不成想,三龍中的


‘天龍’和‘地龍’卻被自己生擒,於是心中自喜,不過楚敏卻一時大意,沒發


現三龍之首、有‘暗龍’之稱的龍迪,此時正在自己身後的黑暗中,窺視著眼前


這一幕。


  「仙子!龍迪在此!」就在楚敏分神之際,她的身後突然響起一聲炸雷般的


狂呵!


「‘暗龍’龍迪!?大事不好!」楚敏聽聞心中大駭,迅速轉身,只見一個


身高六尺的壯碩男子,正手持一把唐刀看著自己!於是揮劍直奔其而去,但只聽


得「嘡啷」一聲巨響,楚敏手中的寶劍正刺中龍迪的胸口,雖然楚敏的寶劍是鹫


峰靈宮「五靈劍」之一的「水劍」,卻在刺中龍迪胸口的刹那,硬生生的折斷了


!楚敏不由得大吃一驚,一時忘了躲避,只是呆呆的站在龍迪身前,一雙美目不


可思議的看著龍迪。


  「哼,鹫峰那夏侯梓萱也真是愚笨,竟然派這麽個小仙子下山來探聽消息,


只是可惜了你這美豔的仙子。」龍迪拍打著胸口「水劍」留下的痕迹,看著楚敏


說道。


  「你……你就是……龍迪!?」楚敏借著月光終於看清了龍迪的真面目,原


本楚敏以爲龍迪應是貌寢之人、身量消瘦矮小,不曾想今日見得真身,才發現自


己的想法大錯特錯,心中不禁暗歎「他就是龍迪?生的比那兩男還要英俊,身形


更爲魁梧壯碩……天啊……」


  「正是在下,仙子,今日相見,哼哼……」龍迪沖著楚敏一拱手,然後淫笑


道「就請隨我們三龍一起共赴雲雨吧,哈哈哈!」


  說完,不待楚敏反應,龍迪伸手,輕輕拍在了楚敏的玉額上,就這一拍,頓


時令楚敏渾身癱軟,兩條玉腿也似無骨一般,就往地上癱去,而與此同時,龍雨


和龍濤淫笑著,從後方抱起渾身癱軟的楚敏,三龍轉身飛下鍾樓,在漆黑的夜色


中直奔城外而去。


  一路之上,楚敏那火熱的嬌軀,被三龍輪流抱在懷中,不停地輕薄著,時而


抱在龍雨懷中,被他摸著翹臀;時而又被龍濤摟住纖腰,輕柔地愛撫;更讓楚敏


羞憤的是,龍迪竟然在抱著自己的過程中,用一只粗糙的大手,伸進自己的亵褲


中,摸遍了自己那幽谷花地,就連後庭菊花也沒放過,直摸得楚敏俏臉绯紅、嬌


喘不止,身下那花穴幽谷更是玉泉橫流,沾滿了龍迪的大手。


  「這∼淫賊!竟然如此輕薄與我!真是∼∼真是羞死人∼不過∼不過這樣真


的好舒服∼哎呀∼菊花又被摸了∼嗚∼真舒服∼∼」楚敏被龍迪摸得淫心漸起,


再加上自己又被龍迪施了不知名的妖術,渾身癱軟,根本無力反抗,連叫喊之聲


都發不出來,只能這樣被龍迪淫撫著。


  就這樣,一路上三龍換珠,不停地挑逗著楚敏,在半個時辰之後,三龍終於


抵達了自己的「龍宮」!當龍迪抱著已經是俏臉紅透、嬌喘不止的楚敏,走進宮


殿正廳的時候,楚敏驚奇的發現,房間內燭火通明、宛如白晝,而這廳中不見他


物,只有一張三丈見方的紫檀大床,楚敏凝神觀瞧,驚見床邊俏立著一位少女,


少女身著一身薄如蟬翼的白色絲袍,而少女那飽滿挺立的嬌乳、纖細如柳的玉腰


、修長豐滿的玉腿在這白色絲袍中若隱若現,引人入勝;而少女那嬌媚的臉龐比


起楚敏也不逞多讓,好個美人胚子!


「三位龍主回來了,讓奴家伺候三位龍主更衣吧。」少女看見三龍進廳,於


是笑著走過來,忙著伸出一雙玉手,準備給三龍寬衣解帶,只是龍迪卻示意自己


不用,於是雯雪嬌滴滴的白了龍迪一眼,轉過手,繼續給龍雨、龍濤寬衣解帶。


  「哈,雯雪,等了我們一天,難爲你了。」龍迪走到床前,把還在自己懷裡


嬌羞不止的楚敏溫柔的放到床榻之上,轉身看著正跪在龍雨、龍濤身前,替二龍


更衣解帶的少女說道。


  「哼!就屬龍王最壞,把雪兒獨自扔在宮中,今晚不理你了。」雯雪不看龍


迪,只是嬌嗔道。


  不一會,龍雨、龍濤就被雯雪脫得精光,露出胯下那五寸長短、猶如的龍槍


,龍雨這時笑吟吟的拉起還跪在地上的雯雪,只見龍雨一用力,身材嬌小的雯雪


便被他抱在懷中,雯雪的兩只玉臂環抱在龍雨的頸後,一雙修長的美腿也是緊緊


的盤在龍雨的腰上,一雙美目看著一臉壞笑的龍雨,似要滴出水來,俏臉绯紅,


朱唇微張,吐出那醇美的香舌,任由龍雨肆意品嘗。


  此時龍迪卻轉過身去,看著床上的楚敏,笑著說「仙子稍安勿躁,我先去打


一套拳法,稍後我再來與仙子共赴巫山,哈哈哈∼∼」


  說完轉身出了大廳。


  大約兩柱香以後,龍迪一套拳法習完,便赤裸著充滿鋼鐵般肌肉的上身,慢


慢的踱步走向大廳,剛到大廳門外,龍迪便聽得大廳內不斷傳來女人嬌滴滴的呻


吟聲,隱約還夾雜著不堪入耳的詞句,龍迪無奈的笑了笑,快步走進了大廳,此


時只見廳中的大床上,龍雨正躺在床上,雯雪正趴在他的身上,而龍濤則是緊伏


在雯雪的背上,三人成重疊之狀,而兩龍那兩根粗壯的龍槍,正在雯雪下身的前


後兩個蜜洞中飛速抽插挺進著,兩龍的猛插猛進,使得雯雪那花穴幽谷,不斷地


湧出潺潺玉泉,這玉泉又隨著兩龍的動作,被濺的四處飛舞,「唰∼唰∼」之聲


不絕於耳,而雯雪也被兩龍的雙插「折磨」的嬌呼連連,口中更是淫聲浪語不曾


斷絕。


  龍迪此時悄悄的看著躺在三人旁邊、渾身動彈不得的楚敏,發現這仙子此時


已經是滿臉潮紅,渾身不安分的輕微扭著,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充滿了驚奇與欲


火,正盯著旁邊行男女之事的三人,看到這,龍迪淫蕩地一笑,緩步走到床前,


一把摟起楚敏,讓她坐在床上,然後雙臂用力,只聽得「嗤啦」聲響不斷,不多


時,楚敏身穿的緊身長袍連著全身衣物,便被龍迪撕得粉碎



「好美的仙子!這……好生白皙的皮膚!」龍迪睜大一雙虎目,從上自下審


視著眼前全裸的楚敏,邊看邊歎道「真是好生美麗!簡直就像是白玉雕琢而成的


!這兩條豐滿的玉腿,真是修長∼∼嗯?這雙嫩白的小腳也是美不勝收!」


  說完龍迪跪在床邊,虎目微閉,兩只大手輕輕捧起楚敏的一雙白嫩美足,放


在嘴邊,伸出自己那粗糙的舌頭,輕輕地舔著,連玉趾之間的縫隙也不曾放過,


時不時還將楚敏那晶瑩玉潤的腳趾吸進嘴裡,饒有興趣的細細品嘗著。


  「這可惡的淫賊!竟然∼竟然玩弄人家的玉足∼真是的∼不過∼舔的∼我好


癢∼好舒服∼呀∼」此時的楚敏羞憤異常,想到自己那一雙精致的玉足,竟然被


龍迪如此輕薄,恨不得踹他一腳,可是全身還被龍迪的妖術禁锢,只能小幅度動


作,根本無可奈何,只能用羞憤的眼神,看著龍迪用他那孔武有力的舌頭,在自


己的玉足上舔舐、吮吸著。


  不一會,楚敏得一雙玉足上沾滿了龍迪的唾液,而閃閃發光,而龍迪也轉移


了目標,微微起身,用粗糙的舌頭,順著楚敏的一條玉腿,向上緩慢的舔舐著,


直舔的楚敏全身輕輕晃動、嬌羞不已。


  當龍迪舔到楚敏那幽谷之上時,不由得整張面孔紮在楚敏那芳草地上,用力


的吸了吸氣,然後兩只大手輕輕分開楚敏那兩條玉腿,那條粗糙的大舌頭,瞬間


便覆在了楚敏的花穴之上,並不停地刺激著花穴上方的蜜豆,每當龍迪碰到蜜豆


之時,楚敏的花穴中就會湧出大量甘甜的玉液,而龍迪也不客氣,張口全部吸進


了嘴裡,仔細的品嘗、吞咽著。


  「啊呀!不要∼不要∼好癢∼嗚∼嗚∼不要∼啊∼可惡的淫賊∼嗯∼好癢∼


裡面好癢∼嗚∼對∼就是那∼舔我∼我要∼啊∼」楚敏顯然沒料到龍迪會用舌頭


輕薄自己的花穴,頓時嬌羞不已,只是這種舒爽的感覺卻是自己從來沒享受過的


,於是便慢慢開始配合起龍迪的舔弄。


  龍迪乃是花中老手,自然曉得楚敏現在的心裡,於是悄悄的伸出右手,五指


並攏,輕輕地拍在楚敏的腰上,解開了加在楚敏身上的法術,同時嘴上也加快了


動作,粗糙的舌頭更是探進了楚敏的花穴中,不停地挑弄著她的幽谷深處,這幾


個動作下來,刺激的楚敏「嗯啊」亂叫,一雙玉手突然抓住龍迪的頭發,用力的


往自己的幽谷花穴上按去,兩條修長的玉腿更是分的大開,柳腰也隨之不停的聳


動,開始配合著龍迪舌頭的動作,同時,楚敏的一雙桃花美目緊緊閉合,朱唇大


張,且口中大聲嬌呼「啊!你個∼淫賊∼嗚∼弄得∼呀∼奴家∼好舒服∼嗯∼嗯


∼不要停∼嗯∼對∼就是那∼呀啊∼吸我∼舔我∼嗯∼狠狠∼的輕薄∼我吧∼呀


哈∼」


  龍迪聽聞,心中大喜,知道這仙子已經沈迷於肉欲之中,不由的放開了手腳


,狠狠地享用著楚敏的花穴,一雙大手此時也順著楚敏的柳腰盤尋而上,最後溫


柔的覆到了楚敏胸前那一對豐滿挺麗的玉乳之上,並且輕柔地揉捏著。


  而此時的楚敏已經被龍迪刺激的玉液橫流,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解開了法


術,只知道自顧自的索取、配合著龍迪的舌頭……


「啊呀!!好壞的∼淫賊∼舔的∼奴家好∼舒服∼揉的奴∼家也∼甚是好美


∼啊呀∼啊!啊!奴家∼奴家∼要來了!啊!啊!啊!」就在龍迪又一次把舌頭


探進楚敏花穴深處的時候,楚敏突然大聲嬌喊著,纖巧細致的柳腰也往上拱起,


兩條玉腿也是死死的盤在龍迪的腦後,瘋狂的泄了身子,而一股甘甜的玉液,此


時也突然從楚敏的花穴中噴湧而出,重重的噴射進了龍迪的口中,龍迪也不躲閃


,反倒是張大嘴,緊緊地貼在了楚敏的花穴洞口,一口一口的吞咽著楚敏噴出的


瓊漿玉液。


  「哈,果然甘甜,不愧是梓萱的門徒!」當龍迪吞咽完楚敏的玉液以後,起


身把還癱在床上,正在享受高潮餘韻的楚敏一把拉起,抱在身前,然後轉身盤腿


坐到了床上,就這樣懷抱著楚敏,看著眼前正在享受‘雙龍抱’的雯雪。


  如果現在從側面看去,龍迪那偉岸的身軀就像是一座肌肉龍椅,而楚敏那嬌


小的身軀,則像是深陷在肌肉龍椅中那嬌弱的精靈……此時龍雨、龍濤和雯雪也


到了最後關頭,被兩龍夾在中間的雯雪更是口中嬌呼不斷,全身泛著微微的粉紅


色,突然,只見雯雪全身一僵,嬌軀不住的顫抖,一張檀口大張著,發不出任何


的聲音,一雙美目也不自覺的翻了白,而正把她夾在中間的兩龍也好不到哪去,


兩人同時用力的將自己的龍槍,擠進了雯雪體內深處,然後紛紛噴出了白濁的濃


精……


「呀!你這淫賊!快放開我!」這時候龍迪懷中的楚敏終於緩過神來,發現


自己竟然被龍迪抱在懷裡,心中一驚,條件反射般的掙紮起來。


  「哈,仙子醒了,剛才在下多有得罪,還請仙子見諒。」龍迪看著在自己懷


中不斷掙紮的楚敏,笑著出言說道「在下真的是對仙子喜歡的緊啊,還請仙子成


全,讓在下一親芳澤。」


  「你……你個淫賊,人家舔都被你舔過了,還說什麽……什麽成全……」楚


敏聽龍迪說完,竟然不再掙紮,反而仰起臻首,看著龍迪那英俊的臉龐,出言反


駁道,只是說到最後聲音居然越來越小,臻首也低了下去。


  「哈哈,那在下多謝仙子了!」龍迪聽聞心中大喜!於是伸手抓住自己的長


褲,用力一扯,便把長褲扯得粉碎,而龍迪那根紫黑色的龍槍,則直挺挺的立在


了自己與楚敏之間,硬邦邦的頂在了楚敏那雪白的小腹之上。


  「啊!這是什麽……討厭死了,這麽大!」楚敏被龍迪的陽物嚇了一跳,待


緩過神來,伸出自己的一雙玉手,輕輕的握在了龍迪的寶槍之上,慢慢的套弄著


,同時仔細觀瞧著,只見龍迪的陽物足有九寸之長,猶如嬰兒手臂般粗細,渾圓


的槍頭像極了一顆大蘑菇,而槍身上那一條條凸起的青筋,更是讓人看了感到畏


懼,不過此時的楚敏,心中卻哀歎道「這麽大的東西,插進去,我……我會不會


被漲死,天啊……」


  「仙子莫要害怕,從剛才近距離觀瞧仙子的花穴,在下發現仙子已非處子之


身,所以不打緊,待會在下一定會很溫柔的。」龍迪看出了楚敏的心思,於是出


言安慰道,不過卻道出了楚敏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


  「哼!你個淫賊!你要是不溫柔的話,我……我就殺了你!算了,還是我自


己來吧……」楚敏羞紅著臉,玉手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龍迪,嬌嗔道。


  楚敏說完,便擡起身,兩條修長的美腿分開在龍迪身旁兩側,一只玉手搭在


龍迪的胸口,另一只玉手則握住龍迪的寶槍,輕輕地抵在自己花穴洞口,然後緩


緩地向下坐去,當龍迪那碩大的槍頭插進去的一刹那,楚敏心中不由得到吸一口


冷氣「嘶……真大啊……好漲……師弟的要是有這麽大就好了……」


  就在楚敏滿懷心事,小心翼翼向下坐去的時候,雯雪帶著一臉壞笑,悄然無


聲的來到楚敏身後,突然伸手按住楚敏的雙肩,向下一用力,就聽「吱」的一聲


,龍迪的寶槍全根浸沒在了楚敏的花穴之中!寶槍的槍頭則直接插進了楚敏的子


宮!被突然這麽一插,當下疼的楚敏「啊呀!」一聲大叫,只感覺自己像被一根


又粗又長的炙熱鐵棒穿透了一樣,花穴裡又漲又麻又疼,眼淚隨之像斷了線的珍


珠,紛紛滾落到了龍迪的身上。


  「龍雯雪,你瘋了!這是會死人的!」龍迪此時也微微發怒,身上不自覺的


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沖著雯雪吼道。


  「嗚嗚∼∼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讓這位仙子姐姐∼快點∼快點得到哥


哥的憐愛嗎∼嗚∼嗚∼∼」被龍迪這麽一嚇,雯雪也哭了出來,直哭得梨花帶雨


,惹人憐愛。


  「不哭不哭了啊,一會二哥替你收拾他啊」「對,雯雪最乖了,不哭了,乖


,一會三哥跟二哥一起收拾他啊,不哭了啊」龍雨、龍濤兩人趕緊拉過雯雪好生


勸慰道。


  「呃……那個,別哭了,剛才是大哥不好,不該兇你,好了,別哭了啊,在


哭就不美了。」龍迪也自知剛才太兇了,只好對著雯雪陪著不是。


  「好了,奴∼奴家沒事了,你快動動吧∼漲死奴家了∼」楚敏這時也收住眼


淚,輕輕地嬌喚道,言畢轉頭對著雯雪說道「雪兒妹妹,不哭了啊,一會我替你


收拾你大哥!」


  「切∼誰稀罕你啊!」雯雪聽到楚敏的話,並不領情,杏眼一瞪,扭頭下了


床,跑出了大廳,而龍雨、龍濤兩人趕緊追了出去……


「奴……奴家是不是說錯話了?惹得雪兒妹妹這麽生氣?」楚敏擡起臻首,


看著龍迪嬌聲問道「還有,你剛才稱雯雪爲龍雯雪,難道他是你們的親妹妹??」


  「唉,都是我的錯,一會我再詳細與你道來,現在,仙子你可要坐穩了,禦


龍術可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學會的,哈哈哈∼∼」龍迪歎了口氣,但是緊跟著卻露


出一臉淫笑,下身同時開始向上挺動,那九寸的寶槍便緩慢開始在楚敏的花穴中


上下穿梭,只惹得楚敏「哎呀∼慢點∼輕點∼」的亂聲嬌呼。


  「沒想到仙子的花穴是如此的緊妙,當真是仙子啊!」龍迪一邊緩慢的抽插


著,一邊出言挑逗楚敏。


  「奴家∼呀∼從沒被∼呀∼這麽∼大的∼陽物∼哎∼進入∼過∼你是∼嗯∼


第一個∼當然緊∼了∼討厭∼輕點啊∼」楚敏紅著俏臉,雙目微閉,嬌聲嬌氣的


答道。


  同時她被龍迪這麽大的陽具慢慢的插著,不由得心神一蕩,花穴裡的玉液更


是潺潺流出,弄濕了兩人身下的床榻。


  「哦?不知道第一個享受仙子的是何方高人?」龍迪緩聲問道。心想「也不


知道誰這麽好運,竟能得到這麽美豔仙子的處子之夜」


  同時下身不自覺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只大手也繞到了楚敏的雪臀之下,


伸出中指,輕柔的在楚敏的菊穴上畫著圈,然後緩緩的探進了她的後庭菊穴,只


是在探進去的瞬間,龍迪驚奇的發現,楚敏的前後兩穴皆備開發過了!不由得微


微生氣,下身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哦∼哦∼輕點∼啊∼奴家不∼行∼太漲了∼不要∼不要∼好快∼啊∼好舒


服∼奴家∼還要∼啊∼啊∼」楚敏逐漸適應了龍迪那粗長的陽具,遂出言索取更


多。兩只玉手欲迎還拒地,按在龍迪的胸口上,嬌軀也上下蠕動,默契十足的配


合著龍迪的抽插。


  「哼!告訴我是誰得到了你前後兩穴的處子?不說我不動了!」龍迪說完突


然停下了動作,低頭看著正在懷中不安扭動的楚敏,說道。


  「啊呀!奴∼奴家說∼是∼是奴家∼的父親∼在奴家∼十四∼歲∼那年∼啊


∼好∼好舒服∼奴家∼是∼是奴家∼勾引的∼父親∼啊∼他的陽具∼也好∼大∼


奴家∼當時∼實在是∼啊∼沒忍住∼不行了∼不行了∼啊∼呀∼」楚敏本不想說


,只是沒了龍迪的抽插,自己又是被插的渾身酸軟無比,無力動作,只好開口說


出了這段不倫往事,好在說完以後,龍迪又開始了抽插,方解了楚敏花穴裡的空


虛。


  龍迪聽完,心中一愣,才發覺正在自己懷中婉轉承歡的仙子,居然是如此的


淫蕩,於是鯉魚翻身,直接把楚敏壓在自己跨下,再讓楚敏把她的兩條玉腿盤在


自己腰上,加快了速度繼續大力抽插,不講技巧,抽出直到槍頭盡露,插入直到


槍身盡沒!


「幹死∼奴家∼快∼啊∼幹死∼奴家∼要死了∼啊∼呀∼要死了∼你個∼淫


賊要∼幹死奴∼家了∼快用∼你那∼大∼陽具∼幹死∼奴家∼啊∼啊∼」楚敏哪


裡經得起這樣的大力抽插,不由得雙眼翻白、口中胡言亂語。


  「哈哈哈,小蕩婦,你在淫蕩一點,我幹的會更猛啊,說,你是不是蕩婦?


賤貨?騷貨?」龍迪大笑著,繼續出言挑逗「你是不是勾引自己生父的賤貨啊?


說啊!」


  「是∼是∼啊∼奴家是∼賤貨∼呀∼蕩婦∼騷貨∼奴家就∼啊∼啊∼是∼勾


引自己∼啊∼生父的∼賤貨∼奴家∼哎∼哎∼就是∼想讓∼父親∼嗚∼的大陽∼


具∼幹死∼嗚∼」楚敏此時已經把廉恥扔到了九霄雲外,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沈


迷於肉欲之中的雌性動物!


「哈哈哈,真是淫蕩的仙子啊!說,你現在正被什麽幹著!」龍迪看著自己


身下這個淫蕩的女人,不由得興致盎然,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哈∼被∼被你的∼哈∼啊∼啊∼大陽具∼大肉棒∼大雞吧∼幹∼幹奴


家∼奴家∼奴家不行了∼不行了∼死了∼死∼了∼啊∼啊∼啊∼∼∼∼」楚敏話


音未落,身軀便像篩糠一樣劇烈的抖動起來,眼皮翻上翻下,一大股火熱的瓊漿


玉液,霎時澆在了龍迪寶槍的槍頭上!楚敏的高潮一浪接著一浪,就好似一顆石


子掉進了一汪水池中,隨著石子泛起的波浪漣漪,楚敏整個人也被這波浪沖的渾


身癱軟,好不自在!而就在楚敏享受這種餘韻之時,她忽然感覺到,自己體內那


龍迪的寶槍,正頂在自己的子宮裡,不住的跳動著,一股股火熱而又酥麻的液體


完全的占有了自己子宮,正用無數的精華粉刷著自己的子宮壁……


雲雨過後,楚敏癱倒在大床之上,任由花穴幽谷中流出潺潺的白液,而龍


迪則坐在一旁,兩只大手充滿深情的愛撫著楚敏身上每一寸的肌膚,只不過,龍


迪卻有自己的想法……


不多時,龍迪發現楚敏已經恢複了神智,於是又欺身上前,把楚敏壓在身


下,用剛才那噴出精華,卻未軟化的龍槍,頂在楚敏的後庭菊穴上,同時「嘿嘿」


一樂……


「敏敏仙子,你的菊穴,也請嘗嘗在下的寶槍吧,哈哈哈」霎時,在這大廳


裡又響起了女人那嬌媚、淫蕩的呻吟聲……


PEINEILI持久液降敏噴霧, ROYALHORSE延時噴霧劑

印度犀利士 | 藍鑽威而鋼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超級樂威壯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我和超市少婦的一夜情
上一篇:年少輕狂-少婦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