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嬌妻的故事

嬌妻的故事


東興心裡又想惡作劇了。

激戰正酣時,東興的腦子裡又迸發出一個惡作劇的想法來。

不要啊!快放下我!會被人看見的!那窗簾沒拉——啊!

犀利士20mg


啊~~!又頂到了!啊~~!不、不要!不要在這——嬌妻像是在哀求一樣。

怕被別人看到啊?那就再換個地方好了。

討厭啊……!阿明……人家……快高潮了!不要在這啦!……嗯嗯……啊!

阿明……高……高潮了!啊……!

在這種緊張又刺激的氣氛下,妻子很快地就高潮了。

可是,就在這時,東興突然發現,與陽臺相連的客廳裡好像有一個人影閃過!

東興心裡一直冒汗,擔心如果大伯被宇舒發現了,還不知要鬧出什麼事呢!

迷迷糊湖中,他也睡著了。夜恢復了平靜。

浴室裡,他的妻子宇舒正站在水池前,彎著腰翹著臀,埋著頭在洗頭發呢!

還沒等東興發作,正在洗發的宇舒先開口了,顯然,她這下察覺到東興了。

討厭嘛!又來了。人家洗個頭都不得安寧!等下怎麼出去遊山玩水嘛!

宇舒頭也沒抬地說,仍在洗發。

東興聽了,倒一時說不出話來。

不會錯的!東興越想越肯定,越想越氣。

說完,她就轉身回去梳頭。

這話東興不聽則已,一聽好像五雷轟頂一般!

下流無恥地將陰莖插入她的陰道!

東興急得一把將宇舒的身體轉了過來,倏地掀起了她的短睡裙,他驚呆了!

畜生!他竟然射在了裡面!東興這時已經出

東興的心頭一陣悲哀。

出門的一瞬間,印在東興腦海裡的是宇舒無知的微笑和身後大伯無恥的淫笑。

宇舒素來喜歡新款時裝,於是她拉起東興的手,二人就來到時裝表演的現場。

怎麼這個男子會如此地大膽和無恥!?居然敢在公共場合這樣非禮一為女性!?

那人裝出正在看時裝表演的神態,一邊繼續撫摸著宇舒的屁股。

你?你一直跟著我嗎?東興問。

就是把很平常的脫衣服的動作加到舞蹈當中。東興繼續著。

噗!宇舒一下子笑了出來。不要把色情講得那麼藝術好不好?

來嘛~不要~她一閃身就往房間裡溜。

東興靈機一動,趁著這個空檔把衣褲脫光,然後跑去廚房拿了冰桶來預備著。

沒多久宇舒裹著浴巾出來了,還疑惑地看了冰桶一眼。你拿那個來幹什麼?

嘿!宇舒小嘴一翹,纖腰一彎,兩手抓在鼓起上頭,用力按摩起來。
在家被男人玩弄的下賤老婆

宇舒笑出了聲,但沒理他,只是套動著。

可現在哪兒找來第三者?當下他腰部連聳,肉棒一下下頂上了穴心。

啊~啊~啊~——!宇舒手一松,東興立刻扯開棉被,對她上下其手。

我……不,我才不是呢……

要不是覺得忍不住了,你又何必套得那麼急呢?連陰毛都不遮啦!?

噢?我堂兄出差要回來了嗎?

我不太想去。宇舒小聲地說道。

東興發瘋似的拼命擠向舞池的那一邊。可等他擠過來時,宇舒早已不見蹤影。

那人還把手指放在嘴裡吸吮。

再發展下去可不得了。東興也顧不了兄弟情分,只能衝了進來,叫住了堂兄。

他說了一大堆凌辱我女友的話,簡直是胡說八道!東興的怒火越來越旺。

抬頭一看,原來是宇舒。宇舒已經起床了,滿臉是粉紅的笑意,嫵媚極了。

東興剛想開口,宇舒已經捂住了他的嘴,接著道:不過人家很高興,真的!

我還從來沒有這麼激情過呢!只是以後你最好不要在這種公共場合,好嗎?

她的臉已經羞得通紅,看得出,她對昨晚的的消魂很滿意。

若非東興真的仔細看,根本不知道那個美女已經被人欺負了。

東興急忙過去,豎起耳朵聽。

啊~~啊~~————噢!~~~~~浴室裡傳出熟悉的聲音。

東興安靜地離開了家,孤獨地走在華燈初上的大街上,心海久久難以平靜。

而且是穿得性感十足地睡。如果修理工進臥室去檢查的話,那不就——?

雖然沒有吵醒宇舒,可修理工仍然很小心,緩緩地直起身子,開始動手了。

東興只能這樣解釋宇舒現在的內心想法了。

上天似乎不至於太失公平,就在東興欲哭無淚時,事情終於出現了轉機。

修理工急於享受,終於露出了馬腳。

終於——該結束了吧?門外的東興在心裡痛苦地想。

修理工丟掉手裡的煙頭,竟大膽地來到宇舒的身後,再次摟住了她的屁股。

躲在街上的一家酒吧裡,東興低頭喝起了悶酒來。

漸漸的,東興發覺,窗外的太陽已經開始西沉了。

不!不是的……我、我……

別不承認啊!你瞧你爽得連乳頭都硬成這樣了,又紅又翹的,還嘴硬!

沒、沒有啊!我、我……宇舒羞得閉上了眼。
老婆的男朋友

…宇舒話都快說不清楚了。

不!不要摸了,啊!求你了!——

門外的東興聽了連肺都快氣爆了!

夫人,你承認了吧!你喜歡被陌生人強奸,對吧?

我不知道!你、你還是快走吧!宇舒閉上了眼睛。

還有幾個更爽的姿勢沒試呢!哪能這麼快就走?你說對吧,尊貴的夫人?

再一次,東興灰溜溜地跑了!他沒想到這場戲會演這麼久,而且愈演愈烈。

這一次,他覺得無處可去了。

也許華燈初上的大街,是他最好的去處吧。

從前,東興相信有了愛才會有性,但如今,他不再這麼認為了。

一切關於愛的誓言都已經在變質了嗎?

難道說這個世界上的愛已經不再是真諦了嗎?取而代之的是什麼?是性嗎?

東興不能回答。

晚上,東興回到了家。

我——遇到朋友了——東興的心像灰一樣冷。

以後遲回來要先打電話回來說一聲哦!免得人家擔心。

是擔心突然回來看見你的醜事吧?東興心裡默默地想。

晚上我還要加班。你早點睡吧!宇舒說完,轉身進廚房去了。

東方的天漸漸發白。迷迷糊湖中,東興睡著了。

星期天早晨的陽光似乎特別溫暖,照進窗子來,整個房間都變得暖洋洋的。

東興吃力地睜開眼,從床上坐起來。看了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哦!我叫東興。幸會!辛苦了!請問,宇舒她……

修理工被宇舒這麼一說,好像忽然愣住了一樣。你——說什麼?

你走吧!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人。快離開這!宇舒再次推開了他的手。

不!請不要再說了!宇舒簡直有點無地自容了。

趁男人雙手放松時候,宇舒迅速站起來說。

我討厭做這種事的人。一面說一面就要走出房門。

想要照片公開,你就出去吧。男人在後面冷冷地說。

不行!——宇舒轉了回來,臉上通紅一片。你——

想讓我把照片公開就明說了吧!不要不好意思嘛!男人臉上笑得很難看。

不是的!不要那樣!不要!宇舒急忙辯解道,請把照片還給我吧!

不讓那些骯髒的人們欣賞你的性器嗎?

不!不要!請還給我吧!求你了!宇舒急得都快哭了。

什麼事都可以!我————

宇舒露出懇求的眼光。

夫人,是真的嗎?

那就一言為定了!夫人!男人道,說著舉起一個鼓鼓的信封。
征服了老婆的同事

宇舒急忙想去拿,但被制止了。

夫人,別急嘛!請先回答我,你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

什麼?好像很意外的,宇舒的臉僵化了。

什麼顏色……那種是……宇舒從沒接受過如此無禮的要求。

告訴我吧。男人用強烈的口吻說。

白色的……大概是吧……宇舒用連自己都快聽不到的聲音說。

讓我看。

我說要看,你沒有聽見嗎?男人重復道。

我、我——你——宇舒的臉羞得像紅蘋果一樣。

宇舒真想走,可是,無論如何她要拿到照片和底片。

給你看,就給我照片和底片嗎?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話回答。

是的,按我的話做就會給你。

把腿分開大一點。

我——

對男人嚴厲的眼光,宇舒忍不住把臉轉過去,但雙腿也只好分開更大的角度。

男人的眼睛看清楚褲襪的縫線,和白色內褲的荷葉邊。

就這樣把雙腿放到床上。

我不能,就這樣饒了我吧。

不行,你答應過的,要照我的話做的。你不遵守諾言,我也不要遵守了。

啊!

突然站起的男人,又立刻跪在床前,用手撫摸宇舒的大腿。

不要!

宇舒要合上大腿。

不要動!男人發出銳利的聲音。現在動了,就絕對不會給你底片的。

這……宇舒把合起來大腿,再度慢慢分開。

不要!

我要脫下了。

還這樣故意聲明之後,男人的手指勾到褲襪的腰部。

啊,饒了我吧——

我可以停止,但底片就不給你了。男人毫不妥協。

啊——宇舒發出輕微的驚呼聲。

他重新撩起裙子,這一次是從腰側一下子就把內褲和褲襪一起拉下來。

抬起腳!

拉到腳時,分開二次脫下內褲。

這時候美宇舒迷你裙的下面已經完全赤裸了。她本能的拉下迷你裙。

啊。不要……宇舒用沙啞的聲音要求,但也只有忍受讓他撩起迷你裙。

窗外的東興看得掉了魂,早就忘了自己今天的決心和任務。

就在男人顫抖的手指伸向黑色的草叢時,桌上的手機的鈴聲響了。
我和美艷老婆的性愛故事

男人好像不情願的轉移目光。

就這樣不要動。說完之後他把手機丟到了宇舒面前。

宇舒整理一下裙子後,紅著臉拿起手機。

喂,你、你好。——啊……

哦!是董事長啊。不,沒什麼。說這話時,男人的手在屁股上揉捏起來。

喔,這個……我現在可能、可能沒時間——

在這段時間男人的手不停的摸她的屁股,手指還想插入光滑的峽谷間。

我?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是,差不多了。嗚!——

因為男人要分開她的大腿,而宇舒不肯,所以男人擰她的大腿。

啊,唔……,不要這樣。

宇舒終於無法忍耐用手關掉手機大聲叫出來。

我在接電話,請住手吧!可以饒了我吧。

還什麼也沒有做呀,夫人?哪能就這樣結束呢?

不!不要!我、我求你了!別的都可以,請先放我出去吧!

不讓他們一塊看嗎?

窗外的東興把心都提到嗓子眼裡了。他連忙往回爬,爬到欄桿內,跳回走廊。

也不敢就這樣去追宇舒,而是從另一頭的樓梯下去。

就在東興鼓起勇氣想要進去時,他忽然發現他的旁邊原來一直站著一個男人。

不!我、我只是路過——劉留辯道。

修理工默默地走過去,猛然撩起裙子撫摸有淺藍色的內褲包圍的屁股。

啊!身體顫抖一下,宇舒回頭看,當然也就看見了修理工和門外的劉留。

是你?——你要幹什麼??

夫人請不要管我,繼續洗吧。我只是隨便玩玩。

放開你的手。宇舒有點不知所措,扭動腰肢想趕開男人的手。

你不要胡說八道了。住手啊!

我沒有胡說,你還是洗臉吧。難道要後面你的師弟看到你不聽話的樣子嗎?

趁這個時候,修理工拉下了她的褲襪和內褲。

修理工故意讓開了身子,剛才他一直擋在中間。

不!不要看呀!小劉你快走吧!宇舒拼命地抗拒著。

白皙圓滾的香臀讓劉留直吞口水。他的褲襠已經被撐得老大老高。

不要看!宇舒伸過手來想擋住視線,但被修理工制止了。

啊!——不要——

回答呀。想不讓人看就回答我吧。

我、我——

劉留看得目瞪口呆,連眼睛都忘了眨。

你說什麼,夫人?修理工得意地問。

我、我答應就是了。求你不要這樣!

我聽不清啊!你的師弟也沒聽清呀!你大聲點。

啊!——宇舒感到空前的無地自容,我、我答應你了。

答應什麼了?

不穿內褲——還、還有,向你展示陰毛——嗚——

你要說完全答應,而且是自願的。

我完全答應了,完全自願。

修理工得意地轉過宇舒的身體,一把抱起她。

抱著宇舒,他徑直上樓去了。劉留愣了一下,立刻跟了上去。

夫人,你的乳房好有味道喔,很性感。昨天沒有仔細品嘗,今天我補上吧!

嗚!不要!

修理工興奮地繃緊了神經加快了他的動作,他愛撫宇舒結實的屁股、大腿。

忽然,修理工停了下來,他站了起來。劉留不解地看著宇舒毛茸茸的陰部。

夫人,可以轉過身去啦,請把屁股翹向我!修理工下了命令。

終於要開始了吧?劉留想著。

(全文完)
 



印度犀利士 | 威格拉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卡瑪格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珍琳與公車癡漢
上一篇:偷上鄰居的老婆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