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熟婦王曼媛的給力生活

熟婦王曼媛的給力生活




犀利士100mg 雙效 壯陽持久

十年浩劫期間,夏日的深夜,造反派頭子郭子昆來到了資本家遺孀王曼媛的


寓所。他沿著樓梯走上二樓,經過浴室時,看見王曼媛的女兒白妮妮正在裡面洗


澡。郭子昆二話沒說就闖了進去。


白妮妮是芭蕾舞演員,今年二十歲,在芭蕾舞團裡飾演白毛女B角。


她身高一米六七,容貌秀麗,膚色和她媽媽一樣白膩,細腰,豐臀,颀長的


美腿,還有一雙纖纖玉足。她的奶和她的腳都來自母親的遺傳,但母親的乳房比


她更大,腳也長得更好看些。


妮妮很年輕,還不大懂得世事。其實她的身體條件要比A角好得多,但因出


身不好,只能演B角。不過,妮妮也沒太往心裡去。


妮妮的父親四九年去了美國,因爲衆所周知的原因沒辦法回來。但他出走前


留下了一筆不菲的美金,所以她們母女倆的衣食無憂,甚至過得還不錯。


妮妮知道郭子昆是母親的情夫。實際上在當時的動亂年代裡她和她的母親也


需要男人的保護。郭子昆雖然粗俗,但身體很強壯,陽具也非常巨大!妮妮偷看


過他跟母親“聯袂主演”的床上戲,對他的耐力十分佩服,對他的陽具也十分仰


慕,於是下定決心,要找一個像郭子昆一樣的丈夫……


所以,當郭子昆突然出現在妮妮面前時,妮妮不但沒有驚慌失措,反而很妩


媚地看著郭子昆,同時撫摸著自己的身體。而郭子昆也貪婪地打量著妮妮的紅嫩


奶頭、雪白屁股和嬌美秀足,使勁地咽著口水。他拿妮妮脫放在一旁的棉質三角


褲,使勁兒地聞那微微發黃的裆部,那股年輕姑娘的分泌物的氣味令郭子昆陽具


暴凸!


於是郭子昆伸出他那粗糙的大手,去蹂躏妮妮的嬌嫩乳房,同時張開嘴巴,


用力吮吸妮妮的粉紅奶頭,連上面的洗澡水都咽進肚子裡。妮妮就覺得郭子昆的


手掌粗得象锉刀,锉得皮膚隱隱作痛,她想叫喚,又怕被正在樓上休息的母親聽


到,只好強忍著,低聲呻吟著。


郭子昆就這樣玩了一會兒,覺得不太過瘾,便開始進攻妮妮的下三路。他用


他那粗大的手指捏弄妮妮的陰唇,還摳弄妮妮的陰核。妮妮又疼又癢,小腹也跟


著酸漲,立刻就有了一陣尿意。她害羞地推開郭子昆,說,“你出去吧,人家要


小便。”郭子昆說,“尿吧,我幫你接著!”


說罷真的一頭紮進妮妮的兩腿間,伸長舌頭,舔刮那條濕漉漉的肉縫。


妮妮快活得渾身哆嗦,實在憋不住了,就嘩嘩地尿了出來,溫熱的尿液射在


郭子昆的臉上,帶有一股狐貍般騷味。郭子昆喝了一口,咽下一半,另一半含在


嘴巴裡,仔細品咂,但覺美味無窮。


這時,外面傳來一個珠圓玉潤的女中音,“妮妮,怎麽這麽長時間呀?洗好


了嗎?”


妮妮著急了,“是媽媽!快出去吧,別讓她看見!”


郭子昆戀戀不舍地摸了摸妮妮的嫩屄,然後嘴裡含著尿,走出浴室,又走進


王曼媛的臥室。


只見一個中年婦人正斜靠在床上看書,她赤身裸體,只在小肚子上蓋了一條


小毛巾。這個婦人就是王曼媛。她已滿四十五歲,身高一米六五,容貌嬌豔,皮


膚白嫩,肌肉豐腴,乳房碩大,屁股結實飽滿,一雙玲珑秀氣的小腳兒更是性感


迷人。


王曼媛見郭子昆進來,急忙欠身相迎,郭子昆也急不可耐地猛撲上去,將婦


人抱住,然後從她那綿軟的乳房開始吻起,一直往下,最後來到腳尖。實際上郭


子昆最愛玩女人的腳,尤其是像王曼媛這麽小巧玲珑的腳,他先是陶醉地吸嗅著


那股汗酸氣味,接著一個腳趾一個腳趾地仔細吮舔,連腳趾彎都不放過。而王曼


媛,這個性感的婦人,也被他舔得輕輕地呻吟起來。


郭子昆是在一次“革命抄家行動”中見到王曼媛的。當時他就被王曼媛的美


色打動了!


於是,在一個天氣悶熱的午後,郭子昆潛入王曼媛的家。當時王曼媛正在午


睡,郭子昆站在床前,貪婪地註視著她的肉體。因爲炎熱,所以熟睡中的王曼媛


只穿了一條半透明的三角褲——三角褲太小,她的陰毛太多太濃密,竟有一小半


露在外面。她的乳房不再挺拔,但雪白肥腴,像兩個軟綿綿的大肉球……飽滿的


奶頭是深褐色的,乳暈上佈滿了一小粒一小粒的疙瘩……兩條大腿健康豐滿,小


腿勻稱白皙……當然,最吸引郭子昆的當屬兩只小腳兒……她們潔淨白膩,腳趾


細軟綿長,足底嬌嫩,似乎沒有老繭,腳趾縫裡也沒有一點兒死皮,真是完美無


暇的女人肉足啊!


郭子昆忍無可忍,捉起王曼媛那白生生的腳掌,吮吸捏弄起來。


王曼媛被驚醒,她一聲尖叫,“你是誰?”隨即認出這就是那個帶頭抄家的


“造反派”。她想把腳縮回來,可是郭子昆捉住不放,依然吧唧吧唧地親吻,兩


手揉弄不休。王曼媛最怕男人碰她的腳,因爲腳心和腳趾都是她的敏感部位,如


果加以刺激的話,會使她産生性快感,以前只有丈夫才能一親芳澤,可現在卻被


另一個男人玩弄,這使王曼媛覺得羞愧難當!她盡力掙紮著,想把腳抽回來,可


一來對方握得太緊,二來又真的很舒服,那一絲絲的快意從腳尖一直往上蔓延,


直抵“桃花源”


……王曼媛忍不住發出柔弱無力的呻吟聲。


呻吟聲是一個信號,代表了王曼媛的默許。郭子昆心花怒放,索性順著足踝


沿著小腿大腿一路舔上去,最後脫掉那條沒有必要存在的三角褲頭,讓那一叢油


光滑亮的茂密黑毛蓬蓬勃勃地展現出來!郭子昆先用舌頭將陰毛舔濕,然後用手


指將陰毛捋順,於是就露出兩片異常肥嫩的大陰唇。郭子昆再接再厲,繼續舔開


大陰唇,又舔開小陰唇,在王曼媛的呻吟聲中,將舌頭伸探到柔軟的、滑膩的、


濕潤的、還在蠕動的粉紅色肉穴裡……


王曼媛自從丈夫走了之後就不曾有過性生活,但身爲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


身體健康的女人,斷然沒有不想要的道理。這時得到了郭子昆的殷勤服侍,不禁


春心蕩漾,肚子裡的淫水一汪接著一汪地湧了出來。


郭子昆不但不嫌棄,反而津津有味地吃進嘴巴裡,甚至把王曼媛的屁眼兒都


順帶著舔幹淨了。王曼媛非常感動,因此又流下了晶瑩的淚水。這真是,屄眼和


屁眼齊舔,淫水與淚水齊流。


舔完了下三路,就開始進攻上三路。郭子昆先是搓揉王曼媛的乳房,就跟揣


面團一樣,狠狠地揣著,然後又用手指捏住那顆粒飽滿的深褐色奶頭,拿自己下


巴磨蹭它們。郭子昆的下巴上佈滿了鋼針般尖銳的胡茬,這時刮著柔嫩的奶頭,


令王曼媛疼癢難搔,終於主動地伸出雙手,去解開郭子昆的褲腰帶,一邊解,一


邊以嘉義女人特有的嬌嗲說道,“你真會玩女人,玩得人家不曉得流了多少水!”


褲腰帶很容易解,褲子也很容易脫,轉眼之間,郭子昆便亮了相。


王曼媛一把握住,又驚又喜,驚的是,那雞巴應了個五個字,叫做粗大長黑


硬,是王曼媛從未見過的龐然大物,實不知自己能不能承受;要說到喜,就更有


理由——難得遇見這等本錢的男人,即使被他活活操死,也不枉了此生身爲一個


女人了!兩者比較之下,王曼媛是喜大於驚,頗有些幹柴遇上烈火姣婆遇上脂粉


客的意思。


其實郭子昆絕非善良之輩,你想,一個打砸搶的“造反派”能是什麽好人?


至於“溫柔體貼”就談不上了!適才的細膩功夫旨在勾引,一旦得手,就暴露出


兇殘的本性!當下扛起婦人兩條美腿,將鐵杵般的雞巴硬生生地插進去!一直插


到最深處!


要說這郭子昆的確是個“大老粗”。不誇張地說,他的雞巴有酒瓶子那麽粗!


王曼媛本是一個養尊處優慣了的婦人,陰道裡的肉嬌嫩無比,再加上長時間不曾


使用,難免有些幹澀,需要耐心地打磨,豈能粗魯蠻幹?可恨那郭子昆毫無憐香


惜玉之心——他那一下就跟打夯似的,恨不得將雞巴打進王曼媛的子宮裡!你說


王曼媛哪裡吃得消?疼得她小肚子直抽筋,連慘叫聲都噎回去了!最可怕的是,


郭子昆不只一下這麽狠,他連綿不斷,狂抽深插,而且頻率極快!那凸出來的龜


棱就跟锉刀一樣,狠狠地锉著王曼媛的肉壁,令她痛癢難當,嬌軀顫栗不已!


郭子昆的前妻是個中學語文教師,身材嬌小玲珑,就是因爲受不了他的粗野,


才跟他離婚的。郭妻道,“他在床上象頭牲口!他的家夥那麽粗,那麽長,那麽


硬,還那麽兇狠,哪個女人受得了?”因此,郭子昆已滿三十八歲了,還娶不到


老婆。他本以爲自己要打一輩子的光棍了,沒想到這一文化大革命,竟爲他“革”


出來一場豔福!要擱在過去,像王曼媛這麽漂亮的女人他連見都見不著,更別說


拿來操上一操了!所以郭子昆發自內心地歡呼,“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來


就是好!就是好!”


說來也怪,那王曼媛雖非共産黨員,卻也像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你看別的


女人都頂不順郭子昆,而她,一個嬌生慣養的資本家闊太太卻一而再再而三地熬


過來了!提起這事兒,王曼媛的語氣裡透著三分有苦難言,“第一次……真是想


死的心都有!比破處還難受!事後腫了三天,連解小便都困難,當時下定決心,


再也不跟他上床了!可是好了瘡疤忘記了痛,下面一消腫,就……接下來第二次


比第一次好些,第三次又比第二次好些。唉!我是又怕又恨又想,心中滋味難以


說得清楚……”


說不清楚就不說也罷!反正郭子昆就這樣占有了王曼媛,而王曼媛也心甘情


願地做了他的情婦。兩人隔三差五幽會,三天兩頭偷情,每次都能痛快淋漓!


故事接回剛開始的一幕——郭子昆先是在浴室裡玩了一把白妮妮,然後來到


王曼媛的臥室,將滿腔欲火發泄在王曼媛的身上。


郭子昆舔罷王曼媛的腳趾,然後擡起婦人一條長腿,雞巴往前一頂,就頂在


屄眼兒處,再一用力,就插了進去。王曼媛叫道,“爽啊!來幾下痛快的!”郭


子昆笑罵道,“你這個騷貨!越來越風騷了!”王曼媛顛著雪白的大屁股發嗲,


“來嘛,我的大雞巴老公……今後我叫你大雞巴老公好不好?”郭子昆看著她的


媚態,淫心一陣蕩漾,問道,“喜不喜歡大雞巴?”王曼媛放蕩地說,“當然喜


歡……被你幹過之後,就不想再讓別人幹了,你知道爲什麽嗎?”她捧著郭子昆


的大四方臉,柔情萬種地呢喃,“因爲別人沒有大雞巴,我覺得不過瘾!”


郭子昆哪受得了這個!二話不說,提屌就幹,那狂風暴雨般抽插令王曼媛魂


飛天外!嘴裡嗷嗷直叫,“大雞巴老公!你弄死我吧!我不想活了……哎喲!哎


喲!好舒服!我要死了……”


郭子昆抖擻精神,足足操了她半個小時,期間王曼媛高潮兩次。


最後郭子昆拔出雞巴,王曼媛立刻連滾帶爬地撲過來,張開她那鮮紅性感的


嘴巴,噙住滑溜溜的龜頭。郭子昆說,“含緊一點!”隨即伸出熊掌般的大手,


捧著王曼媛的腦袋,將她的口腔當作陰道,來回地幹,如此又幹了十來分鍾,終


於激射而出!那粘稠的精液打在王曼媛的牙床上,打得她又酸又疼,但是能吃到


“大雞巴老公”的精液,她死而無怨!


所以臉上始終蕩漾著幸福的笑容。


事畢,郭子昆和王曼媛一起去洗澡。在浴室裡,郭子昆眼見婦人的肌膚雪白


細嫩,忍不住再次勃起!王曼媛嚇了一跳,“老公!你好強壯,好厲害呀!”郭


子昆奸笑道,“你才知道嗎?快把屁股撅起來,這回我要幹你的屁眼兒!”王曼


媛臉一紅,“討厭!說話那麽粗俗。”嘴裡嗔怪著,可屁股卻乖乖地撅起,讓郭


子昆用手指頭摳弄屁眼兒。郭子昆一邊摳,一邊贊不絕口,“你這個大白屁股真


好看!是個男人都想幹!”


王曼媛回眸一笑,“老公!我這個屁股不給別人就給你,你想怎樣都可以!”


郭子昆抽出手指,將一些肥皂水塗抹在自己雞巴上,這樣能起到潤滑的作用,


“好吧,叫我幹我就幹,有屄不幹王八蛋!”


說罷捏著龜頭,頂開王曼媛的菊花蕾,慢慢地嵌進去。王曼媛不堪痛楚地呻


吟著,兩條胳膊死死地撐著浴缸邊緣。但聞郭子昆大叫一聲,“真他媽的緊!”


然後使勁兒地往深處一推——王曼媛的小肚子裡立刻發出一陣叽裡咕噜的聲音。


原來是肛門裡的氣體被郭子昆擠進腸子,又順著腸道沖進胃窦,使王曼媛不


由自主地打了一個飽嗝,滿嘴都是晚飯的味道。


郭子昆又往外一抽——這就好比是抽真空,那小腸大腸裡的殘留糞便被抽向


排泄口——正如人們常說的“屎到了屁眼門子”。王曼媛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叫道,“老公,我,我想大便!”郭子昆惡狠狠地說,“現在不行!你給我憋著!”


就這樣來回抽插了半個多小時,王曼媛實在憋不住了,但是想拉又拉不出來


——因爲屁眼兒被一根大肉腸堵著。她渾身冒冷汗,肚子也越來越難受。只見一


些黃色的液體慢慢地滲出肉隙,又被進進出出的大肉棒磨成蟹沫,在燈光底下泛


著五彩晶瑩的光斑,非常美麗好看。


好在肛道要比陰道狹窄,所産生的摩擦力也非常強烈。郭子昆能在婦人的陰


道裡熬一個小時,但在肛道裡只剩下一個五折——他的雞巴越來越酸漲,最後身


子打了個激靈,終於噴薄而出!不過他成心要王曼媛的好看,所以一射完雞巴還


沒變軟的時候,他就果斷地往外一抽——這下熱鬧了!但見黃濁的稀屎連湯帶水


爭先恐後地從屁眼裡奔湧出來,間中還夾雜著蓬蓬的響屁!浴室裡彌漫著說不出


來的氣味,反正中人欲嘔。


郭子昆趕緊擰開蓮蓬頭,用清澈的水流幫王曼媛沖洗。


如此一個拉,一個沖,過了老半天才完事。王曼媛扶著腰,緩緩地站直身體,


扭過臉來,淚流滿面地對郭子昆說,“這下你心滿意足了吧?連屎都讓你幹出來


了!”郭子昆把蓮蓬頭一扔,摟住王曼媛連著親了好幾個嘴兒,說,“只有你能


讓我這麽快活!幹脆嫁給我吧!”王曼媛破涕爲笑,“你這算是求婚嗎?有在這


麽臭的地方求婚的嗎?”


正在兩情相悅之際。忽聞外面人聲嘈雜。郭子昆沖出浴室往樓下一看,心說


大事不妙!原來是他的死對頭——另一支造反派隊伍殺到了!


郭子昆急忙折回浴室,連衣服都來不及穿,打開窗戶縱身一躍——倉皇逃命


去也。


可憐王曼媛,她還丈八和尚摸不著頭腦。


造反派來了十幾個人,個個龍精虎猛,呼嘯著沖上二樓,“抓郭子昆啊!別


讓他跑了!”他們闖進浴室,看見了一絲不掛的王曼媛,“你就是郭子昆的情婦


吧?郭子昆在哪裡?”王曼媛嚇得花容失色,用手指了指窗外。那造反派罵道,


“媽的!又讓他跑了!不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不在,就拿你開刀!”這時


又有人高呼,“這裡還有一個!”


只見幾條大漢跟老鷹抓小雞似的,將白妮妮抓了過來,造反派哈哈大笑,


“好!正嫌一個女人不夠分呢!把她們都帶下去!”


於是母女倆被押至寬敞的客廳,由造反派頭頭打第一炮。他先是扒光了白妮


妮的衣服,然後將她按在沙發上,二話不說,掏出雞巴來頂開陰唇一插而入。白


妮妮還是處女,就這樣失身了。


幹完女兒,接著幹母親。王曼媛剛被大雞巴操過,陰道和肛道裡面火辣辣地


疼,這時又遭受到了粗暴的抽插!王曼媛實在受不了,又哭又喊,但她的哭喊聲


反而激發了造反派的獸性!他們開始打“車輪戰”,連番上陣,一個比一個兇猛。


是役直至天亮。經粗略統計,王曼媛的陰道被插入三十次,肛門被插入二十


次。白妮妮的陰道被插入十五次,肛門被插入十次。看來王曼媛要比白妮妮更受


歡迎,皆因她身體豐滿,肉嫩皮滑,摸起來要比少女舒服,再加上陰道和肛道的


柔韌性好,夾起來軟硬適中,所以操了還想操,越操越過瘾!


如果不是郭子昆帶兵殺到的話,母女二人還要接著被蹂躏。而那些造反派幹


了整整一夜,哪裡還有精力作戰?見勢不妙,立刻作鳥獸散。


郭子昆大踏步地沖進客廳,只見對頭們全跑光了,剩下兩堆白肉癱在地板上,


呼哧呼哧地直喘氣。再仔細看,那白肉上青一塊紫一塊,想必是讓人捏的擰的,


尤其是王曼媛,兩條大腿叉開著,陰戶又紅又腫不說,而且肉穴已經變成一個合


不攏的肉洞,裡面盛滿了黏糊糊、白花花的精液,兀自往外湧動……


郭子昆氣不打一處來,心想,既然都這樣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吧!


於是象扛母豬一樣,將母女二人扛到二樓浴室,把她們沖洗幹淨,然後當著


王曼媛的面,又狠狠地幹了白妮妮一次。王曼媛已經沒心思生氣了,反而在一旁


安慰女兒說,“忍一忍吧!反正已經不是處女了,就讓他幹吧!”白妮妮哭著喊


著,“不行啊媽媽,都流血了!”王曼媛定睛一看,只見女兒的下體殷紅一片!


原來郭子昆的雞巴太粗,而白妮妮的裡面早已受損,這時再遭磨難,便造成肌肉


撕裂,那鮮血瞬時間染紅了郭子昆的雞巴。王曼媛心疼女兒,忍不住淚水直流,


拉著郭子昆的手說,“你要是想操的話……就操我吧,別再折磨她了!”郭子昆


也有點兒過意不去,但欲火中燒無法抑制,他拔出雞巴,轉身撲向王曼媛,迫不


及待地一插而入,最後把王曼媛也幹破了,母女二人的血漿流淌在地板上,像盛


開的大紅花。


此後,郭子昆就住在王曼媛的家裡,俨然是一箭雙雕的男主人。他一三五幹


白妮妮,二四六日幹王曼媛,有時候還大被同眠,左右開弓,真是忙的不亦樂乎。


不過他的性事一頻繁,造反的事就被耽誤了,上級領導見他不思進取,便罷免了


他的職務,還停發了他的工資。還在王曼媛的手裡握著大把的金條,沒錢的時候


就拿去換人民幣,又買回來營養品給郭子昆補身子。於是郭子昆的身體就越來越


好,雞巴也越來越強壯,從一次幹一個小時發展到一次幹兩三個小時。王曼媛喜


上眉梢,白妮妮也樂在心頭,無不感謝上帝的恩賜!


一九六九年年初,王曼媛和白妮妮雙雙懷孕。到了年末,她們一人生下一個


女兒,分別取名爲郭晶晶,郭瑩瑩。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就到了一九八七年。


當時,王曼媛滿六十歲,依然肌膚細膩,臉色紅潤,有人問她青春長駐的秘


訣,她坦然相告,“關鍵是性生活愉快!”人家又問,怎樣才能保證性生活愉快


呢?王曼媛笑而不答。她心想,怎麽說呢?難道要我告訴你——我的丈夫有一根


令我欲仙欲死的大雞巴嗎?


當時,郭子昆五十八歲,性欲不減當年。他的兩個女兒都年滿十八歲了,出


落得花枝招展!郭子昆看在眼裡,癢在心頭,最後控制不住自己,爲她們開了苞。


王曼媛知道以後絲毫不以爲忤,反而在臥室裡捧著郭子昆的雞巴說,“我們家的


女人都是你的女人,你想幹就幹吧!不過你別忘了,這裡還有一張嘴巴在等著你


呢!”說罷風騷無限地掀開了自己的大陰唇。郭子昆笑道,“想不到你都六十了


還這麽誘人!來吧,讓我喂你,把你喂個飽!”兩人糾纏在一起,熱烈地性交起


來。


當時,白妮妮三十八歲,恰值一個女人的成熟期,比當年的王曼媛還要性感。


所以郭子昆幾乎是長住在她的房間裡,並且規定她不許穿衣服,以便及時行樂。


其實白妮妮非常樂意這樣,她光著雪白的身子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有時還故意走


到窗戶旁邊,將她那顫巍巍的大乳房探出窗外……於是郭子昆就猛撲上去,用雞


巴頂開她的屁眼兒,罵道,“你這個騷貨,想讓別人吃豆腐是嗎?我搞死你!我


搞死你!”白妮妮回過頭來,一邊幸福地承受著,一邊媚眼如絲地說,“人家是


想引起你的注意嘛!哎唷!哎唷!舒服死了!大雞巴老公,你別光顧著操人家的


屁眼兒呀!你摸人家的屄,在流口水耶……”


郭子昆死於二○○二年十一月,享年七十三歲。他死的時候,雞巴還是立著


的,像一根旗桿。


PEINEILI持久液降敏噴霧, ROYALHORSE延時噴霧劑

印度犀利士 | 藍鑽威而鋼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超級樂威壯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愛上輪姦的人妻
上一篇:真愛─換妻的故事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