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美女犬校園情侶

美女犬校園情侶


「喝!」

隨著簡潔有力的喝聲,和也的身體往後倒飛出去,整個人結實的撞擊在地上再滑到牆邊,雖然在撞擊的同時熟練的使用受身減少了衝擊,人還是頭暈目眩的倒在地上。

延時噴霧劑 持久液


看著倒在地上的和也,朔月倒是沒有趁勝追擊,雖然來往不到半年,但是朔月已經很了解和也的個性,如果不是身體真的撐不住了,他是不會假裝受傷來逃避的。

「你沒事吧?」

「我、我不行了。」

和也眼花繚亂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手上不知何時多了只小白旗在晃動,看得朔月哭笑不得,轉身對著道場裡的練習的同學們說道:

「好了,今天練到這裡,收拾以後,統統去洗澡,早點回家去。」

「是,社長!」

櫻花高中,在四年前還是一所專收女生的學校,在新任理事長上任後,才改成男女合校制。

因為沒有特意的宣傳加上高標準的入學測驗,所以四年來進入櫻花高中的男學生是少之又少,並且分散在各個年級及班級,加上理事長的「要精進學生的團結力,便要從日常生活做起」的理念下,同一個社團的學生幾乎都編在同班,成效如何姑且不論,但在這種朝夕相處的情況下,與社團成員成為男女朋友的桉例不在少數,就像武術社的五十嵐朔月及籐本和也一樣。

五十嵐朔月,櫻花高中二年級,在剛入學不久便成為武術社社長,但依靠的並不是自身的實力,而是因為她入學的當時,武術社根本就沒有二年級的社員,在三年級畢業後,整個武術社變成只剩下一年級的菜鳥,本身就是身為道場子弟的朔月便被同學們趕鴨子上架,硬是變成了社長,成為了櫻花高中建學以來最年輕的社長。

當時朔月也曾經問過三年級的學姐,為何道場裡沒有二年級的學生。我的網路情人

結果學姐苦笑著告訴朔月,因為現在的二年級在還是一年級的新生入學時,剛好知名的偶像男歌星也進入學校就讀,結果全部的學生都跟著那個歌星跑去戲劇社,少數幾名不受影響的學生才參加其它的社團,而不幸的,武術社連這少數的幾個學生都沒爭取到。

即使再不願意,既然接下了便要做好它,這是朔月的優點,而她也確實展現了自身的本領,將當時差點遭到裁社的武術社拉拔到現在這樣不高不低的位置,之所以沒有太大的發展,是因為朔月本身對訓練雖然嚴格,但卻沒有興趣爭取比賽的排名,所以名聲比起其餘的格鬥系的社團較低。

籐本和也,由外縣市轉進櫻花高中的學生,雖然成績表現優秀但身體卻一直有體弱的毛病,為了要改善這個缺點,和也選擇進入了武術社,但入社沒多久,便因優異的頭腦受到社長的賞識,在社長「真誠」的拜託下,接下武術社的副社長兼財務管理委員會委員長兼社團經費爭取委員會委員長兼工友委員會委員長,當然;這些委員會的會員………從缺。

只不過這兩個在公事外看似沒有任何交集的正、副社長卻在某天成為男女朋友,剛開始時砸破不少人的眼鏡,不過過一陣子後,大家都認為他們大概與之前的桉例一樣,都是日久生情才開始交往的,也就見怪不怪了。

再說朔月本人的樣貌也不差,高佻纖細的個子,身材雖不見豐滿,但卻也是凹凸有致,及腰的長髮最常綁成馬尾,給人健康有活力的美少女形象,只是因為平日在武術社的女暴龍姿態表現太過突出,所以沒有人敢與她交往罷了。

而和也雖然外表看上去有些虛弱,但斯文的臉孔加上溫和的微笑,反而給人一種溫柔的身世形象,而且與朔月相比,和也還比朔月高出半個頭,站在一起更是郎才女貌,一剛一柔的搭配,讓大家對這兩人的交往,反而覺得理所當然,而且認為無比相配。

只是在正式交往後,朔月卻以「我的男人就算不能比我強也要比一般人強」的理由,對和也展開地獄特訓,並將他拉進自家道場,特訓的慘烈讓和也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變得與從前判若兩人,雖然實力還不能說是高明,但是已經算成效卓著了。

「和也,待會留下來,我要給你特別訓練。」

「啊—!」

「啊什麼?」

「沒有,沒有,我知道了。」

面對強勢的朔月,和也垂頭喪氣的坐在牆邊,路過的社員都投以同情的目光,但卻沒人注意到掛在和也嘴邊,隱隱約約浮現的微笑。

「嘿咻!」

關上道場的大門,和也再繞著道場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窗簾是否都拉上,及門窗是否關好,確定沒有問題後,拉拉手中的繩索笑道:

「如果大家知道所謂的特別訓練結束後是這個樣子,不曉得他們會不會覺得羨慕?」

繩索的另一端連接著一個項圈,而項圈正戴在朔月纖細的玉頸上,朔月本人則全身赤裸,像只母狗般的趴在地上跟在和也身邊,雪白的屁股上還插著一只造型逼真的狗尾巴。

聽到和也的話,朔月的小臉浮現紅暈,腦袋貼著和也的大腿撒嬌似的磨蹭。彎腰拍拍朔月的頭,和也笑道:

「別撒嬌了,準備回家囉。」

「汪…汪……」

朔月抬頭對著和也低吠幾聲後,便起身向前爬去,和也則是牽著被朔月拉得筆直的繩索,一邊欣賞朔月左右晃動的屁股和尾巴,一邊慢慢的跟上。

因為時間已經很晚,學校裡面的燈火並沒有全部打開,只有幾盞路燈還在遠處照明著,朔月身體在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朦朧,看得和也深深入迷。

「坐下。」 一次偷偷摸摸做愛的經歷刺激又好玩

聽到和也的命令,朔月立即轉身面對和也,屁股著地雙腳分開,雙掌置在雙腿之間,像極了一只乖巧的小狗,和也放下繩索,伸出手。

「握手。」

「哈、哈、哈……」

朔月立刻提起雙手,並將左手放在和也的手上,吐出舌頭喘氣,完全與狗一模一樣,和也滿意的拍拍朔月的頭。

「汪…汪…」

響應和也的撫摸,朔月一臉高興的吠叫,接著伸出小舌頭舔著和也的手。

「你學得真快,越來越像只母狗了。」

「汪…汪…」

聽了和也的話,朔月汪汪的叫了兩聲,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著和也。

「好…好可愛……」

雖然覺得這個形容詞不適合朔月的情況,但朔月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怎麼看都只能以可愛來形容。

「好啦,來照以前一樣的方法吧。」

和也一邊說著,一邊由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球,在朔月面前晃了晃後隨手扔出去,朔月立即學狗奔般追出去,用嘴叼起球後跑回到和也面前,同樣的動作重複三、四次後,朔月光滑的額頭已經浮出點點的汗滴,和也拍拍朔月的頭,命令道:

「趴下。」

聽到命令,朔月一點也不遲疑的趴在地上,手臂和小腿齊貼著地面,腦袋伸得筆直,努力的用眼睛向上看著和也,同時晃動著屁股搖動尾巴。

看著朔月的表現,和也滿意的笑著又下了好幾個命令,坐下、轉圈、撿球,朔月都是毫不猶豫,一臉喜悅的去進行。

朔月與和也會發展到這種關係,是在兩人交往後兩個月的事,與和也已經發生關係的朔月,在到和也家中玩的時候,發現和也收藏的幾本SM雜誌,當時的她便被雜誌中幾名女優女犬的扮相而深深打動,在和也的慫恿和好奇心驅使下,朔月與和也開始了調教的遊戲。

一開始和也和朔月都還有點緊張,但或許兩個人都有這方面的天分吧,兩人越玩越投入,深深陷入這種奇異的快感中。

玩了十分鐘左右後,即使朔月的體力再旺盛也有點累了,蹲坐在和也身邊,像狗一般伸著舌頭直喘氣,這些小動作並不是和也要求的,而是朔月在觀察狗狗的動作後,自己學會的,對於朔月這樣的投入,更讓和也感到興奮,拿起狗繩,和也又牽著朔月往前走,來到一段路旁時,和也又下了命令。

「朔月,去。」

「汪、汪汪……」

聽到命令,朔月紅著臉低聲吠叫幾聲後,爬到路旁的一株大樹前,先低頭嗅了嗅樹根後,將一腿抬起對準著樹根,金黃色的細小水柱,從朔月的腿間噴在樹根上,和也則是靜靜欣賞著朔月的表現,當尿完後,抖了抖屁股,朔月滿臉通紅的奔回到和也的身前,不斷在和也腿邊磨蹭和叫吠,淫水已經流滿她的大腿。

「想要了嗎?」 對不起,老公,我失身了

「汪汪……」

一邊譏笑著朔月,和也伸手拉開褲子拉鏈,掏出自己的肉棒,朔月立即飢渴的含住他的肉棒,但和也卻怒哼一聲,用力踢了朔月的屁股一腳。

「嗚…」

被踢了一腳後,朔月立即低鳴一聲,敬畏的看著和也,趴到他身前,搖著尾巴,身為母狗,是不能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自把自為,所以明知朔月已經快要無法忍受,但是和也還是要堅守主人的立場。

看到朔月已經表現出歉意,和也才點點頭,朔月立即高興的叫了幾聲,張嘴含住和也的肉棒,努力的吸吮著,不斷發出淫穢的聲響。

「吸肉棒吸得這麼淫蕩,朔月真是只淫蕩的母狗呀。」

「嗚……」

面對和也的調笑,朔月只是含著肉棒發出一聲悲吟,通紅的小臉上卻佈滿春情,更加用力的吸吮著肉棒。

「唔,好、好棒,要出了……」

在朔月的努力下,和也很快便承受不住,緊緊抓住朔月的頭髮,將所有的精液全部射進朔月的小嘴了。

「唔…唔唔……咕,呼、呼、呼……唔嗯……」

吞下和也濁熱的精液後,朔月又乖巧的含住肉棒,將馬眼內的精液吸出後,又將肉棒仔細的舔過一遍,清潔乾淨,看著朔月一副認真的樣子,和也突然興起一股衝動。

「張口。」

待朔月放開肉棒後,和也扶著肉棒對朔月下令,當朔月一臉疑惑的張開小嘴看著和也,金黃的水柱突然從肉棒射向朔月的小嘴。

這樣子的作法和也也是第一次,而且事先沒有跟朔月做過溝通,所以和也的心中還是充滿緊張,深怕朔月會當場翻臉,但朔月先是驚訝的睜大眼睛,隨即張大嘴巴承接和也的灌溉。

但是尿太急太快,雖然朔月拚命承接,尿水仍舊由她的嘴角溢出,沿著嘴角一路流到她的胸上,再從蜜穴處滴到地上,形成一灘水澤。

一泡尿尿完,朔月跪坐在地上,小嘴微張著,但眼神已經失去焦距,整個人還沉浸在剛剛飲尿的快感中。

看著朔月的樣子,和也並沒有一絲厭惡,反而充滿衝動,正想要撲倒朔月大幹一番時,遠處卻傳來一陣腳步聲和手電筒照射的光芒,和也這才注意到自己太沉迷於與朔月的嬉戲,忽略掉守衛巡校的時間,連忙抓起狗鏈,牽著朔月快速的離開現場。

「啊…啊啊……」

「早安,副社。」

「早…」

和也有氣無力的響應同學招呼,昨晚被守衛一搞,心情從大起直直大落的和也,一整晚無法合眼,反觀同樣情況的朔月,這時卻是精神十足的在跟女同學聊天。

「這是訓練的差別嗎?」

委靡地趴在桌上,和也疑惑的自問著,這時朔月卻離開那群同學,走到和也面前。

「怎麼啦,精神這麼差?」

「昨晚沒睡好啦。」

聽到和也的回答,朔月一副了然的神色,臉蛋突然微紅地說道:

「你知道嗎?守衛伯伯說最近總是有野狗偷溜進校園,到處大小便,他已經決定以後要加強巡邏了,以後就沒那麼方便了。」

「是嗎?那你認為呢?」

對於和也的話,朔月只是輕輕的撩起裙子,快速的露出沒穿內褲佈滿淫液的蜜穴和那根毛茸茸的尾巴,臉蛋通紅滿眼春情的看著和也,看著朔月的樣子,和也只覺得自己的肉棒又變得堅硬起來了。
 



下一篇:邂逅成熟男人如何讓他一夜就范
上一篇:歡淫的男女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