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被女同學設計

被女同學設計




壯陽藥散賣便宜試用看效果

重考的生活,不消說,是又苦又悶的。


我不懂為什麼所有人重考都要跑上臺北,為什麼要跑到南陽街。習俗還是習


慣我搞不清了,反正每天浸在書裡,連逛逛街的時間都沒有。離鄉背景也有個好


處,豬窩再亂都沒人理,每天倒頭就睡,起床就是上補習班,就算住家裡也沒辦


法領略家的溫暖。


我,二十歲,喜歡打籃球,喜歡村上春樹的小說,喜歡Bon Jovi,喜歡>裡留平頭的基努李維和>裡披肩散髮的珍西摩爾。雖然整


整一年沒有享受到這些,記憶中還是喜歡的。


民國八十年,沒有網路的時代,沒有檳榔西施的時代。感覺上檳榔西施是很


重要的,比鋼管辣妹和紅茶辣妹還要重要。因為她們像SevenEleven一樣,滿街都


有,不用花錢或花少許的錢就能得到部份滿足。之所以會這樣想,因為在沒有檳


榔西施的時代,年輕女孩的胴體可不是那麼輕易就看得見的。所以,年輕男孩的


腦中都是充滿了幻想,幻想的對像,大概不會是每天包得緊緊的,連手臂都很少


露出來的女同學,而是一本又一本的洋文成人雜誌。


至於東西怎麼來的,別問我。外宿的重考生對一塊兩塊都斤斤計較,哪來的


閒錢和閒工夫去買這種東西。大約都是傳閱,所以雜誌裡的金毛洋妞遭過多少人


的毒手,大概數也數不完了。


現在,望著補習班外一串又一串放個不停的鞭炮,象徵著苦日子結束,新的


生活可以開始,班主任拍拍我的肩,「如你的願,X大。」我笑笑,他好像比我


興奮。也難怪,這家小號的補習班,除了學費便宜之外,簡直一無是處。難得有


個人可以放在廣告單上,高興是應該的。而我,只想在兩天後的謝師宴前,找幾


個平日只能紙上談兵的同學狠狠的打幾場籃球,痛快的去MTV磨上個通宵。謝師宴


過後我就得動身回南部了。


「小P,等等要去哪呀?考完試後就沒看到你了,放榜了才回來,真是的。



喊住我的是班上的八婆….不該講這麼毒的,她雖然長得矮,但是個性還不


壞,滿健談,五官也很端正,就是有點三八。不過靠她那張嘴,男生女生間都滿


吃得開。


「考完當然躲起來咩,考不好就不用現身了。」


「『獻身!?』,對象是誰呀?怎麼不找我?呵呵….」


我的臉唰地紅了起來,「講什麼啦,小雯喔,講話留口德哩….」


「對了,馬瓜說你住的地方有一套音響,可不可以借來聽聽?」


「行呀,可是重得很,你搬得動?」


那個年代,CD剛剛問世,託我敗家老爸的福,接收了他不要的次級品。刨


空了我點滴苛扣的飯錢,買了不少當時還很少人願意花錢去買的CD片,當時的


片子可沒盜版與燒錄,每片都叫價七八佰,黃金膜的甚至上千。


「你呆了喔,當然去你那兒聽。」


這怎麼成,孤男寡女,我的豬窩可沒女生去過哩。也許我直接把房間鑰匙給


她算了,老子還得去球場發洩一下精力。


就在我伸手到褲袋裡掏鑰匙,準備施脫殼之計時,小雯伸手往我後面招了招


,「文欣,小茹,快來!小P在這兒,我們一起去聽。」


我嚇了一跳,謝文欣和紀小茹,這是一對拆不開的死黨,連上廁所都要擠一


間的兩塊麥芽糖。小茹很高,甚至有點壯碩,只有臉孔和名字一樣清清秀秀的。


記憶中好像沒聽過她講幾句話,這麼高的個子聲音卻像蚊子一樣輕。文欣可是班


上的大美女,標準的黑珍珠。上課下課裡裡外外都有不少蒼蠅之流的護花使者跟


著。我一直猜想小茹的存在價值就是幫她擋掉這些蒼蠅。


我對文欣是很有好感的。她有著健康的古銅色皮膚,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半


失血的微紅嘴唇配上乾淨得發亮的牙齒。對我來說,她笑起來就是傾國傾城。


而她現在正在對我笑!


不但對我笑,還在對我說話。但是說什麼我已經聽不進去了。我只覺得頭很


暈,眼睛很熱,好像剛打滿全場四十分鐘還沒休息一樣喘不過氣來,不過,我隱


約能感覺到左腰部傳來的刺痛………..


小雯在掐我!


「你說好不好呢?」文欣的聲音和人一樣美。


「啊,好,當然好。」好什麼?


「好什麼呀?」我低下聲去問小雯。小雯又好氣又好笑。


「我們要一起去你那兒啦,小茹剛去買了一片Paul Young的Everytime You


Go Away,想借你的音響聽聽。」


「是。啊,好,當然好。」我吶吶的重覆了一次。


二十分鐘之後,我們,三男一女,擠在我那間五坪大的豬窩。


我雖然窮哈哈,那是因為財源被老媽扣住,避免惹事生非。家裡倒是小有餘


富的。老媽心疼寶貝兒子,給租的套房,冷氣電話廚具衛浴一應俱全。除了滿大


的一張雙人床,還有梳妝檯(拿來當書桌),床邊還用木料隔了一間小客廳,隔


間正中有一個直徑差不多一公尺半的圓洞,洞內有些層板,想來本來是放酒還是


裝飾品的,被我拿來當書架了。當然,後天我就要搬家,那些書都打包送回去了


,架子上顯得空蕩蕩,一進門到小客廳就可以輕易透過圓洞看到我那亂七八糟的


豬床。


「嘿嘿,嘿嘿嘿……..」小雯不懷好意的奸笑著。


「嘿嘿,嘿嘿嘿嘿……..」我是不好意思的苦笑著。


金毛洋妞!慘了,我從被子揉成的山裡搜出那幾本雜誌,迅速的捲成一團。


「我上個洗手間,音響在那邊,請自便。」開玩笑,毀屍滅跡去。


匆匆忙忙的把金毛洋妞塞到衛生紙底下,帶著做賊的心態在廁所窩了兩分鐘


,沖了沖馬桶,輕咳一聲緩步走出。隱約聽到文欣帶著催促的音調說:「快點,


他出來了。」嗯?


小茹紅著臉坐在床沿,床上被單枕頭整整齊齊。小雯裝模作樣的在研究我那


臺Marantz 擴大機的前級,文欣手上拿著一杯可樂,笑著說道:


「好熱喔,我們開了冷氣,不介意吧?請你喝一杯可樂。」


嗯嗯?


原來是幫我整理床舖來著。顯然是賢妻良母型,一定要慫恿馬瓜去把小茹。


我一手接過飲料,淺啜一口,一邊向文欣說聲儘量自便,一邊教導滿臉呆樣


的小雯如何先開擴大機熱機,如何使用Luxman 的CD Player選曲,我的久禮喇叭


聽爵士如何如何的悅耳……….


講得口乾舌燥,三個女生似乎都在耐心的等待我講完。嗯嗯嗯?急著聽保羅


楊?我一口喝光杯子裡的可樂,順手把小茹手上的CD接過,輕輕的送進機器裡



可樂有點粉粉的,氣也不夠多,又沒冰。喝完沒多久,我覺得更熱了,熱得


有點頭昏。片子的第一首是快歌,聽了兩分鐘聽不下去,隨手按下2。沒錯,是


Everytime You go away。


喇叭裡傳來Paul Young沙啞的歌聲…


Go On And Go free,ya…..


Maybe You too Close To See…


I Can Feel Your Bodys Move ……


耶,I Can Feel Someones Body Moving,真的,有人靠在我身上哩。是小


雯,帶著一臉奸笑。好熱,但是好像靠過來也不錯。一把摟住小雯的腰,也沒想


過平常膽小如鼠,連女生小手都沒摸過的我怎會大膽的摟著人家的腰,還大聲的


跟著唱。


Always the Same thing,


Cant You See,


We Got Everything Going on and on and on ….


小雯的嘴唱「on」圈成了一個O型,我順勢就吻了下去。右手沒地方擺,握


住小雯的胸部開始揉了起來。小雯嘴巴被我的嘴封著,左手環著我的脖子,從喉


嚨裡發出唔、唔的聲音。意亂情迷中,聽見文欣說道:


「好像可以了,雅雅這個騷包給的東西真的能用。」


什麼東西,管它那麼多,右手隔著衣服隔著胸罩摸,不夠舒服。將小雯的T


恤往上一拉,手鑽到胸罩裡,毫無阻隔的搓著小雯硬挺的乳頭。脖子一偏,吻起


小雯的耳垂,再往下舔著頸子。小雯像觸電一樣,唔唔聲更加急了,右手直接往


我小腹底下搓。我因為等下要打球,穿著寬鬆的運動短褲,陽具像頂帳篷一樣的


將短褲撐個老高。小雯先是隔著兩層褲子搓著陽具,搓沒幾下就短褲連內褲一把


拉下來……………..


「要死了,怎麼這麼大呀!」小茹驚呼著。


「先看著辦,小雯教教小茹,做示範一下。」文欣說。


小雯抓著陽具上下套弄著,套得我好舒服。嘴巴離開頸子往下舔,碰到胸罩


阻隔著的乳房,拉著肩帶正想用力扯斷,小雯急叫:「別扯別扯,我自己脫。小


茹來接一下『手』,我脫衣服。」



https://www.poxet.net/goods-139.html

白金日本丸奈延時噴霧持久液, 高潮萬歲延時噴霧劑持久液
下一篇:邂逅成熟男人如何讓他一夜就范
上一篇: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