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那一天,在高雄的4P經驗

那一天,在高雄的4P經驗


那一天,在高雄的4P經驗



我的同學妮妮嫁到高雄已經三年了,在學校時我與PEGGY、妮妮三人是死黨,所以我與PEGGY每年都會從臺北到高雄找妮妮敘敘舊兼渡假。

我的放蕩新娘
我與嫂嫂
擠車也能作愛


由於妮妮只與她老公住,沒有和公婆一起住,所以晚上就住在妮妮家,除了市旅館錢外,也比旅館舒服。

他們家是透天的別墅,在頂樓設了一間視聽室,除了全套的DVD家庭劇院外,還有120吋大螢幕和一個小吧臺,舒服的沙發與幾個懶骨頭,配上柔和燈光,軟軟的地毯,光看就覺得舒服。

因為是120吋的投影機,所以看影片時必須把燈全關掉,只留下一盞可調亮度的投射燈,投射在沙發前放飲料的桌子上。

雙效犀利士


他們家我最喜歡這間視聽室,據妮妮的老公說,這間視聽室有20坪大,天呀!這簡直是住在臺北的我不敢奢望的事。

妮妮的老公一直強調因為高雄的房價、物價都比較便宜,所以才能將房子佈置成這樣,而且花了三年的時間才陸陸續續添購完成。

我想也是,因為去年來時還沒有這間視聽室,他們的年收入也不是很驚人。

有機會嫁到高雄其實也不錯,可惜我現在的男朋友也是臺北人。

妮妮的老公長得斯斯文文,有著運動員的體格、豪爽的個性,不能算是英俊,算帥帥的那種,其實不算是我愛上同學的老公,只是那天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

那天因為高雄下大雨,所以我們就沒有出去玩。

晚上開車到東港吃黑甕串。

由於高雄到東港有一段距離,所以妮妮的老公怕危險不敢喝酒,意猶未盡下,妮妮就提議回高雄再到廣東路一間叫經典花園的啤酒屋。

我們三個女人各點一杯Longisland,妮妮的老公則點一壺啤酒、幾個小菜,三個女人嘰嘰喳喳聊個沒完,倒把她老公冷落在一旁。

也許聊得太高興,不知不覺已叫了第二杯,這一杯還沒喝完,酒的後勁已開始發揮作用,三個女人臉喝得紅通通的,話也越來越大聲,妮妮的老公在一旁時而搖頭嘆氣,時而要我們小聲一點,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會妮妮先喊不行了,想回家,於是要她老公幫她喝掉剩下的半杯Longisland,她老公一口氣喝下去。

看到這情形,我和PEGGY如法炮製也吵著要她老公幫我們喝,以前可不會這樣子,大概是與她老公越來越熟,且在酒精的催化下,大家起鬨。

這下子可苦了她老公,將近一杯半的Longisland她老公皺眉喳舌的喝了將近半小時才喝完。

買單離去。

回到家,一個個洗完澡,大家都換上輕鬆的家居服就窩到頂樓視聽室,挑了一部她老公收藏的DVD《顛峰極限》,畫質、音效都很棒,比在電影院看還舒服,因為隔音做得很好,所以雖然時間不早,也不怕吵到鄰居。

而妮妮大概因為已經看過,而且喝了酒,所以看沒兩下就回房間睡覺,只吩咐她老公陪我和PEGGY。

我和PEGGY喝茶,妮妮她老公則倒了杯XO喝,或許是PEGGY喝了一杯半的Longisland,不一會就睡著了,妮妮她老公只好帶她去客房睡覺,順便下樓洗澡。

我喝得最少(大概只一杯的Longisland),又因為這部片子實在很好看,所以就繼續看下去。

我很怕一個人在深夜獨處,便藉口看完後機器、電燈都不會關,要求妮妮她老公要回來陪我看。

他有點無奈地答應,因喝了三種酒,使他覺得昏昏沉沉想睡,並說要先洗個澡,提提神再上來陪我。

安置好PEGGY之後,妮妮的老公洗完澡換了件短褲和內衣回來,坐在我後面的沙發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酒,不時還評論一下劇情,而我則是半躺在地板的懶骨頭上。

也不知看了多久,後面居然傳出了一陣陣的酣聲,我本能地回頭看了一下,這不看還好,一回頭居然看到她老公春光外洩的一小部份下體,我趕緊回頭盯著螢幕。

影片中爆炸、雪崩轟隆隆的音效聲似乎掩蓋不住心裡頭怦怦跳個不停的心跳聲,因喝酒而微熱的臉一下子變成灼燙,劇情在演些什麼已經不知道了。

而後面的酣聲持續而平穩傳來,使我更加按捺不住偷窺的欲望,仗著酒精鼓起的勇氣再回頭看一眼。

因為我是躺在地板的懶骨頭上,而妮妮的老公是坐在沙發上,所以我一回頭,看過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

因桌子上的投射燈有投射範圍的關係,造成她老公的上半身是陷在黑暗中,而下半身確恰好在昏暗光亮之中而顯得朦朧。

我定了定神,先找到投射燈的開關,將它扭到最大的亮度,然後將音響主機的音量調低,再仔細地看:她老公穿一件很寬鬆的四角平口褲,因為睡著了使得腳張了開來,讓我很方便的能從褲口順著大腿往裡看。

從這裡只可以隱約看到一小部份,實在無法滿足我的偷窺慾,我慢慢地爬過去,跪在柔軟的地毯上,先深呼吸幾下,摒住氣息便將褲口輕輕的往上拉,因為那件褲子很寬鬆且不會很長,於是很輕易地能拉到我能一覽無遺的程度,並一面傾聽酣聲有無改變。

只見略呈粉紅色的龜頭被包皮蓋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狀溝,所以更加增添了點神秘感。

整個陰莖的顏色並不深,與旁邊大腿根部的顏色比較只稍微深了點;陰莖慵慵懶懶的枕著陰囊裡面的兩顆蛋蛋,不很粗,而長度比陰囊稍長,目測一下大約有9-10公分,龜頭因而感覺懸空於陰囊之外,使得陰莖看起來有一種修長而討人喜歡的感覺。

陰囊的顏色與陰莖是一樣的淺褐色,更襯托出粉紅色龜頭的……可愛(那時腦海閃過的形容詞,也許看起來像小孩子一樣白白淨淨的,當然尺吋要大很多。

專家新鮮出爐的護腺計劃
情侶們的性生活要性福好處多
攝護腺炎能治愈嗎


而我的男朋友,陰莖、陰囊的顏色都是暗褐色,更沒見過白裡透紅的粉紅色龜頭)。


我現在的男朋友勃起時長度約有12公分,做愛時我都已經感很滿足了,真不知妮妮的老公勃起時會有多長?被這種陰莖插入體內的感覺不知是什麼滋味?想著想著,開始覺得陰戶的淫水在分泌,內褲有點濕濕的。

移動一下眼睛的角度再往上看,咦?真是太神奇了!她老公居然沒有陰毛,難怪剛剛有覺得像是看到小孩子的感覺。

再仔細一看,卻發現其實有很短很短的毛,我恍然大悟,原來他把毛給剃光了,真不知他們夫妻倆玩什麼性遊戲,搞不好妮妮也剃光了。

看著她老公整個陽具的感覺,真是越看越好看,好想拿在手上玩一玩,低下頭去用嘴巴親一親、含一含。

對我男朋友從來沒有這種主動要去含的衝動,我男朋友的陰莖屬於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捲,看起來就覺得好像髒髒的,跟她老公的比起來,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著,這次回臺北要想個辦法讓我男朋友也剃光看看。

就這樣看了好一會,身體越來越感到燥熱,這時突然發現龜頭的馬眼上有一滴液體,不知道是尿,還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興奮起來,聽酣聲並沒有降低,反而比剛才更大聲,我想他已經達到酒醉熟睡的狀態,便大著膽子用左手提著褲口,將右手緩緩伸到裡面,並小心不去碰到大腿與其它地方,怕他突然驚醒,那我就真的糗大了。

然後我用食指將馬眼上那顆液體輕輕的摳下來,手縮回來時那液體卻拉成一條細絲,在投射燈的照射下,閃耀著晶瑩的光芒。

看著這情景,我越來越興奮,將手指拿到鼻端聞一聞,沒有味道,再將手送到嘴邊,用舌頭小心的舔著,有一點點鹹味,似乎還有一點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裡不容易化開。

因為從沒嚐過這種味道,我貪婪地用手指再去搜括,這次更大膽地用食指與姆指輕輕的、輕輕的在馬眼上擠一下,有一小滴,比剛剛多,這次直接送進嘴裡吸吮起來,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樣,(寫到這裡還是覺得那時好丟臉),並幻想著如果現在噴出精液,能讓我滿口接住不知道有多幸福。

回想著與男朋友做愛的感覺,品嚐愛液在兩片嘴唇與舌頭間滑滑的、有點張力的味道,這時子宮與陰道突然感到一連串強烈的收縮,我這沒用的女人竟然就這樣高潮了!我的內褲早已濕透了,一些淫水甚至沿著大腿流下來,雖然沒人看到,我還是覺得很尷尬。

那時真不知自己在想什麼,我竟然將流下來的淫水用手指頭刮一刮收集起來,一些抹在他的龜頭上,一些則小心翼翼地抹在他的嘴唇上。

也不知道是我手太用力,還是他的嘴唇比鳥鳥敏感,他居然頭搖了兩下,我嚇得趕快將褲子放掉,一顆心快停止了。

還好他只是用舌頭舔了舔嘴唇,然後繼續打呼,沒醒過來。

這下子不就把我的淫水也舔了進去?心裡頭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感覺。

轉頭一看,影片不知何時早已演完,坐回原位,將所有遙控器的power鍵一一按掉,四週恢復寂靜。

我回頭看著妮妮的老公,呆想著剛剛的事,腦海中一直幻現那粉紅色龜頭,它勃起的樣子、噴出精液的樣子,又想著馬眼上分泌的愛液,心想男生在沒勃起時怎麼會分泌?還是在睡著前對誰動了淫念:是妮妮?他剛剛去洗澡時有回房裡拿換洗衣褲。

以前我跟妮妮睡在一起過,知道妮妮有裸睡的習慣。

而且他今天好像回房很久才下去洗澡,該不會剛跟妮妮做完愛才下去?是PEGGY?他剛剛帶PEGGY去客房睡時不知有沒有怎樣?印象中PEGGY今天晚上穿得很暴露,PEGGY晚上不但沒穿胸罩甚至沒穿內褲,剛在洗澡前她跟我講說內褲帶不夠,晚上洗一洗還晾在客房外的陽臺上,還問我現在穿的那件短褲會不會走光?我還跟她說:「當然會,小心點,要常常遮掩一下。」

妮妮她老公剛才是又扶又抱著半醉的PEGGY下樓。

還是我?我是最後一個跟他同處一室。

我現在的穿著很隨便,一舉手一投足都會走光,從細肩帶背心的任何一個角度,都能輕易看到我沒穿胸罩的乳房與印在衣服外的乳頭,短短的熱褲,我一低頭就能看到跑出內褲外的幾根陰毛。

想到這裡...低頭看著自己濕透藍色鏤空蕾絲內褲,突然一陣慾火又起,趁理智還沒被性慾蓋過時,趕快去洗個冷水澡,要不然真的會對不起妮妮,於是我起身要將妮妮她老公搖醒。

一開始我只是輕輕搖,一點效果都沒有,到後來加上聲音,用力搖晃一陣子也只換來他糢糊不清說:「唔...婆,好啦!我等一下就下去。」

原來他真的很醉,根本不知道誰在叫他,因為妮妮當然是叫他「老公」,而我叫他「大哥」。

早知道剛也不用那麼小心,忍不住將手伸到大哥胯下隔著褲子撫摸起來,感覺上像是稍稍彌補剛才的蠢樣,他突然移動了一下身體,怕他醒來,我趕緊放手,臉紅心跳往一樓浴室衝。

夜尿怎麼辦,男性頻尿看哪一科
泌尿科陽痿的3種治療方法
吃也能助性:天然催情食物


妮妮他們家浴室也頗大,是利用後面留下法定空地增建的,裡面佈置就像飯店一樣,可惜沒有按摩浴缸。


我早已洗過澡,所以只是用蓮蓬頭沖著冷水,一面沖一面看著大鏡子中自己,微暈紅雙頰、因著高漲情慾而硬挺乳頭、全身漾著酒後的熱,這時,我從鏡子中看到洗衣桶內有大哥剛換下白色三角內褲。

衝動下,像發現寶物般不自覺的將它拿起看了一下,沒有黃色污漬,很乾淨,拿到鼻端聞了起來,完全沒有尿騷味,衝鼻而來是一股不能算香,也不算臭男性荷爾蒙特有味道,完全沒有像經過類似學校這種公廁時,所飄散出令人牙酸鼻皺氣味,這股純粹味道深深吸引著我,陰道不覺的開始收縮著、我發現又快不能自己了,一股要噴洩而出慾望快將我吞噬了。

大哥的內褲套蓋在我臉上、在一次次大口深呼吸中,激起一陣陣悸動,不自覺右手便往陰唇移去,起先慢慢搓著、圓形的來回摩蹭、在越來越急促呼吸下,顧不得浴缸要不要先沖水就躺了下去,一隻腳跨出浴缸外,讓我陰戶盡可能張開,粉紅小陰唇、小而神奇陰蒂微微漲大、配上直、短,不濃密的陰毛。

我自戀認為這是最美陰戶,伴隨著蠕動身軀,中指也加快了對陰蒂律動速度、在大、小陰唇與陰蒂間來回搓揉、陰道因情慾激發而流出潺潺淫水,漸漸在浴缸裏積蓄成了小小一灘,中指慢慢滑向陰道裡,想像著龜頭抵著我的陰唇;「嗯...噢...啊...好想被幹!好想被大哥插喔...」好想有粗長陰莖插入穴中、充滿我體內、一次又一次的進出...搗我、兩顆蛋蛋也一次又一次撞擊著大陰唇。

「嗯...噢...啊...嗯...噢...啊...啊...」、不行了、承受不住快感,如排山倒海般向我襲來,好想讓梗在喉間滿足宣洩出來、但我不敢,只能嚶嚶咽咽的低聲喘呼著,在一次次的陰道收縮放鬆後,彷彿繞了黃山層層疊疊,抓玩揉捏自己的奶子...一波接一波的刺激,終於登上山頂,我又達到一次高潮,不知是否酒後自制力較薄弱,讓我想要更放縱,還是一直處在不敢盡情呼喊抑制中,雖已高潮,但我手指仍不願就此停住,不停的搓揉陰蒂,直到我尿憋不住,配合著陰道的收縮,讓它盡情而強力噴灑出來,看著尿液從散射噴灑的飛珠濺玉狀,漸成為涓涓細流,而後伴隨著原來那一小灘淫水,緩緩消失於浴缸排水孔中。

腦中一直不斷聯想著龜頭射精樣子,聞過但沒有嚐過精液,所以想像不出那種味道。

我倒是嚐過淫水的味道,那是與PEGGY、妮妮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時的事。

'漸平息了喘息思緒,聽著外面雨聲,只感覺到一股深沉的空虛,我嘆了口氣,拿著洗好內褲回到房裏晾好。

整個屋子就剩我一人醒著,躺在床上是怎麼樣也睡不著。

一直以來不喜歡口交,總覺得男人的陰莖總是會伴隨著或多或少尿騷味,此時的我突然有很強烈慾望想喝喝看,這是我從來未曾有過的想法,為何在今夜會有如此轉變?我想應該是妮妮她老公給我感覺很乾淨吧?搞不好她老公有潔癖。

還是我不夠愛現在這個交往近三個月男友?該不會如一些小說情節般不知不覺喜歡上別人老公吧?分析不了內心的想法,現在只是任憑感覺在導引我。

在要不要上樓的天人交戰中,我突然想:或許酒喝到正值亢奮期吧?再喝點,醉醉地可能就好睡了,想好了為自己想上去視聽室所找的藉口,我故意加重腳步聲往樓上走,看妮妮她老公會不會醒,如果醒了,就這樣陪我喝一杯,就這樣結束今晚也好,如果沒醒,至少有酣聲陪我,減少一個人在深夜獨處的寂寞感。

上到頂樓,孤男寡女,大哥鼾聲依舊,只不過從原本坐在沙發上,變成躺平在沙發上。

我先挑了張CD,是ConnieDover的專輯,在悠揚帶點哀傷蘇格蘭風笛聲中,ConnieDove淺唱低吟著來自愛爾蘭與蘇格蘭民謠,將先將投射燈調暗,倒了些伏特加,加了些冰塊與檸檬水,一小口,一小口喝著,我也有張同樣的CD,但從沒聽如此絲絲入味感覺,想了想猶豫了一下...黑暗中,我大膽的將身上僅存的一點衣服脫光...然後在熟睡大哥前面開始展現軀體...跳起了輕柔慢搖的豔舞...捧乳開腿...自我愛撫...舔舌剝穴...心裡與身體做著挑逗,極盡淫蕩猥褻之能事...再次自我安慰,揉弄濕淋淋花瓣,蕊心,放浪與緊張中卻隱約期待他此時突然醒來...看到我在他面前赤裸裸手淫,起來粗暴對我...猛烈的操我!幹我!這套喇叭特別注重高音解析度表現,因此將這張專輯高低轉折,表現的細膩動人,令人聽起來會有起雞皮疙瘩感覺。

性事頻繁多喝雞蛋大米粥
勃起硬度不夠怎麼辦呢
G罩杯美女的性幻想


雖然旁邊有不搭調鼾聲,但大哥不算是陌生的人,所以也不覺得厭惡,反而有一種規律造成安全感;點滴雨聲造成寂寞感,配上輕柔音樂與美酒,在這種容易沉醉的氣氛下,我開始有陶陶然的感覺。


一面喝著自己調的酒,一面想著以前與PEGGY、妮妮我們三個人住在一起時的事,三個女人纏綿達到高潮,其實不亞於與男人做愛的感覺。

熟悉的音樂總是很容易將思緒拉回過去某一段時光。

記得那一天的空中也是飄散著ConnieDover,那是在大三下學期,在我們住的地方慶祝期末考完,疏解一個禮拜來緊繃情緒,我們自己煮幾個菜,喝玫瑰紅加蘋果西打,一開始只是談談考試內容,互訴心事,喝到有點微醺後,聊起男友與性話題,不知怎麼的後來竟划起五、十、十五的酒拳,輸的當然喝酒,喝不下的可以脫一件衣服抵數,溽暑的台北能有多少衣服可穿?我們的酒量又能有多好;不多久我們三個人就全都脫光了,脫光了又喝不下酒的,必須做出自認為猥褻的動作10秒鐘,喝喝鬧鬧之下,三個一絲不掛的女人使得全室春意盎然.PEGGY先醉倒,我和妮妮原本只是想鬧她,四隻手在她身上搓揉,原本的目地只是不想讓她先睡著而已。

忘記是誰先去撫摸PEGGY的陰戶,她居然舒服哼了出來….,結果就在ConnieDover音樂中我們有了第一次屬於女人間獨有的高潮經驗。

之後在有或沒喝酒情況下,我們之間也有過幾次,雖然那時也有男友,但感覺就是不一樣,那個時後根本不會有想找男友來發展異性群交關係,我想,我們都有點雙性戀的味道吧!畢業後各奔職場,也就沒有再與同性間有過關係了。

想到這兒,不禁好奇心起,妮妮不知有沒有像他老公一樣將陰毛給剃光,於是我仍裸身下樓到妮妮的房間,房門沒鎖,我開門一看,床頭燈開著,妮妮只用棉被一角蓋著睡覺,她裸睡習慣依舊,我躺在她旁邊,將棉被掀開,果然妮妮她也將陰毛剃光了,看起來蠻好看的,順著鼓起的小丘往下看,沒有毛陰阜雖少了點神秘感,卻有光滑潔淨的感覺,我側著身子一手撐著頭,一手撫摸著妮妮胸部,用手指輕挾乳頭,果見妮妮的乳頭漸漸挺了起來,她嘴裏嗯的一聲,沒睜開眼說:「嗯...老公,我現在不想要...」她側了身子將頭往我懷裏鑽,頭碰到了我的胸部,停頓了一下,手在我柔軟身上摸了摸,妮妮抬頭瞇著眼睛半睡不醒的說:「耶?!要死了!萱,怎麼是妳?」「我...我睡不著!」「?!睡不著,幹嘛...脫光光跑來我房間,這樣子...不怕剛好被...我老公看見,把妳強姦了?!!」「強姦?!...不...不會的,他在視聽室喝醉睡著了...」「那妳...幹嘛一副慾火焚身的樣子,脫光衣服...來房間挑逗我?」妮妮一面說,一面撫摸著我身體。

「我沒有故意要挑逗妳,我只是來看妳是不是也將毛給剃光了。」

我說「我是看老公剃掉後很好看,所以也跟著剃。」

「?咦?!妳...怎麼知道我剃毛?妳...碰過我老公了?」

妮妮雖有點生氣的說著,手卻還撫摸著我身體。

「?!!沒有,大哥的小弟弟不小心跑出來被我看到...不敢碰他。」

我心虛回答。

「喔!不是不想,是不敢。

你也看得太完整了吧!沒有碰到他居然也可以看得到沒有毛的部份?」

我不敢講話,沒有回答。

這時妮妮的手摸到了我陰戶,我縮了一下卻沒有拒絕。

手也伸過去開始輕撫著妮妮光滑無毛的小丘。

過一會兒妮妮才說:「?!喂!才碰妳一下...水怎麼就那麼多?老實說...妳...剛剛做了什麼壞事?」

我怕她誤會,只好吞吞吐吐告訴她,剛才自己在浴室自慰,大概高潮過後,淫水還有一些在分泌,妮妮聽了好像也沒有很生氣的問我說:「?!那妳愛上我老公囉?」

「...也不算愛吧!只是有點像自己人的感覺,對他沒什麼好提防的。」

我另外再舉晚上我與PEGGY的穿著很暴露為例,說明我們並不是想勾引他老公,只是覺得很自然像一家人,在他老公面前撥托著乳房...整理胸罩也不是第一次.但真的是這樣嗎?隨著與妮妮的對話中,心中疑慮似乎愈來愈大。

我幾乎要脫口說出喜歡大哥的話,但又不能確定,如果是的話,那PEGGY也是跟我一樣嗎?心中飄渺交錯片段情景,更讓我如在大霧之中伸出雙手,一點答案也抓不到。

前兩次來她們家還不敢這樣,但這次來高雄,我們兩個大膽到連胸罩都沒穿上,有意無意間僅穿寬鬆領細肩帶在她老公面前彎腰...讓他目光可盡覽我胸前丘壑...內褲?有沒有穿也不是很在意,心底還隱約想故意走光...曝露自己身體...包括重點私密處,甚至在她們家浴廁裡尿尿也沒關門,舉止就像在自己家一樣自在隨便。

壯陽藥對比,威而鋼與犀利士該如何選擇?
教你夫妻最標準的性愛順序
龜頭太敏感治療


與妮妮聊到這時,驚訝發覺這一點,我們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這樣的舉動,或許我們三人之間,是有著比一般姐妹、朋友還要更親密的一層關係在,所以根本不會感到拘束,然後在『愛屋及烏』心理下,對他老公也開始有親密的感覺。


疑惑的我,隨便給自己一個隨便答案。

是這樣嗎?我覺得很矛盾。

不想再回答妮妮問題,我翻身親吻妮妮胸部,輕囓著乳頭,手指感覺她淫水分泌,妮妮淫水分泌較慢,我不敢馬上將手指插入陰道內,只先在外陰部輕撫,間歇的刺激陰蒂,然後我變換位置趴在她雙腳之間,將膝蓋曲起,雙腳打開。

恣意觀賞她無毛的陰戶,從小丘延伸下來大陰唇至菊花。

.茂密草原景觀已然變成一片潔淨而光滑的沙灘,白晰大陰唇將粉紅色的小陰唇微微吐出,散發著純潔女孩與成熟女人綜合的美,撥開陰唇,一絲絲淫水分泌在小小的陰道口周圍,我先試探著用手指去碰觸陰唇,輕輕的來回撫摸,偷偷瞄一眼妮妮,見她閉起眼睛不發一言.我更進一步揉搓陰蒂,妮妮喉間開始發出一陣陣舒服哼聲,陰蒂開始因為充血而微微漲大,於是我開始用著舌頭來回舔著陰唇與陰蒂,妮妮終於忍不住叫出聲來,淫水分泌愈來愈多,但比起我來算少了,我看淫水分泌差不多了便用中指插進陰道中,進進出出磨擦著陰道壁的皺折,妮妮「啊」的一聲叫出來,身體逐漸的弓起,我進一步直接著用舌尖舔陰蒂,並加快手指的動作,直到妮妮閉住呼吸,然後急速的喘氣,淫水泊泊流出,身體扭動著要躲閉,我知道她已經達到高潮,便放緩動作慢慢停止,起身躺到她旁邊,我們不發一語,互相輕撫著對方。

各自想著自己心事。

不說話,欲言又止,不知在考慮什麼,我猜想大概是要結束我們這種不正常關係,而不知如何開口吧!畢竟這種荒唐關係已有三年多不曾發生。

況且她已經有男人了。

不能確定這種同性關係,是否有對我們的心理造成或多或少影響,我的感情生活一直不穩定,我自認長得不差,168cm,48kg,雖然只有B罩杯,身邊總不乏有條件不錯男士追求,可是總覺得少了那一份感覺,所以戀情總是很快就結束。

而PEGGY更是在大二與男友分手後,這六年來一直沒交過男友,PEGGY條件很差嗎?不!她身材玲瓏有緻,169cm,49g,卻有C罩杯的身材,早在大學時期追她的男人就不知有多少。

我和PEGGY曾探討過我們是否有「同性戀」這個傾向的問題,覺得應該沒有,我們還不至於對男人沒興趣。

撫摸著我的陰戶,害我喉嚨一直癢起來,淫水漸漸將床單弄濕了一片,一會兒她閉著眼說:「我老公口交技術...很棒,他只用舌頭和嘴巴,不用手。

如果妳試過,絕對會上癮,要不要試試?」

「哦!意思說...妳上癮了,我?!哪敢找妳老公啊。」

我口是心非回答。

「不,如果他和別的女人我無法忍受,其實我也曾幻想我們三人一起跟老公做愛的樣子,也想偷看老公和妳們做愛樣子,有時想著、想著...就會自慰起來,但我總不能主動開口要求妳們和我老公做愛吧?」0似乎鼓起勇氣慢慢說出她心裡的話。

「妳不吃醋?」「不會!」我聽了不知該說什麼,只覺得心裏暖暖的,又很驚訝。

我閉眼享受著妮妮愛撫,嘴裏不自覺的哼出聲,過一會兒也鼓起勇氣說:「...其實我...想吃大哥的...精液!」妮妮瞪著眼睛驚訝的問:「耶?!!妳不是有男朋友,妳…沒吃過?」

我答不出話,只能搖頭。

突然收手說:「妳先上去,我老公喝醉酒很難舉起來,看妳有沒有本事將他弟弟弄醒。

我等一下上去,在旁邊偷看妳們。」

男人性功能低下怎麼辦?每天吃10顆紅棗
吃威而鋼會上癮嗎
男人為何喜歡看女人的罩杯


說著就起身走到隔壁他們的衣物間拿了條浴巾丟給我,說:「墊著,免得弄髒地毯,不好洗。」


然後就下樓了,弄得我湯汁淋漓卻不理我,只好光著身體帶著一絲緊張而興奮的心情拿著浴巾往樓上走,順便擦一下氾濫的淫水。

音樂早已停了,於是我挑了一片【馬修連恩】-狼的專輯,讓開闊而狂野不羈曲風,將我帶回原始生物本性,我感覺這時的我,像一匹飢渴而寂寞母狼,我的心思甚至連我自己也不明瞭。

赤裸裸的我只想回歸到生物原始本性,將所有教條倫理拋諸腦後。

我將大哥一隻腳從平躺的沙發上移下來到地板,這樣他兩腳就自然張開,我跪坐在沙發旁,手從褲口伸了進去,輕輕撫摸沒有陰毛下體,有種很不一樣的感覺,沿著陰莖往龜頭摸索,龜頭被包皮全包住,再撫摸至陰囊的兩顆蛋蛋,感覺好飽滿,畢竟還是不敢將他褲子脫下來,還好褲子夠寬大,褲口一翻,整個陽具毫不費力,便能完全露出褲外,我先將陰莖捧在手中,湊過鼻子深深的聞一聞,沒有絲毫的尿騷味,還殘留著淡淡的檀香皂味道,將蓋住龜頭包皮緩緩褪至冠狀溝之下,讓整個龜頭完全露出來。

我反覆這動作,看著龜頭一點點慢慢出現,又一點點包回去,突然有一種花朵慢慢盛開感覺,(拿男人陰莖與盛開的花朵相比,除了我之外,不知還有誰有跟我一樣的想法,如果沒記錯的話,作家【李昂】曾用火鶴,來暗喻陰莖與陰囊,正確與否,忘了!也懶得查證)-H!K'y+p&v: ^.]將陰莖拿在手中玩弄,上捲、下捲、側捲、左搖搖、右晃晃。

軟綿綿一點反應也沒有,男人喝醉酒果然都舉不起來,我跑到書房拿了一把尺,卻遇到妮妮準備上樓,我告訴她準備量大哥的長度,她卻作個鬼臉,要我自己動手試試,看我能不能”喚醒”大哥的弟弟。

,妮妮並舉起手上拿了一台SonyHi8,用詢問眼光看了我一眼,我猶豫了一下搖搖頭,妮妮笑了笑將裏面帶子拿出來,仍然拿著Hi8上樓,我狐疑的一起到了樓上,妮妮架設著Hi8攝影機,並隱身在投射燈照不到黑暗中準備看我表演,我回頭看她一眼,這是我第一次做這種事,旁邊有人看著,感覺很奇怪,妮妮大概看我遲遲沒有動作,於是過來,一面呼喚大哥調整姿勢,一面將他的衣褲全脫下來,大哥迷迷糊糊配合著,眼睛雖沒睜開,但在妮妮脫他衣服時...我早已害羞的躲到黑暗中。

這下我成了旁觀者,見到活色生香一對男女全裸著身體在眼前交纏,與看A片是完全不一樣的感受,我只覺得血液一下子沖到頭頂,使耳朵發熱,然後盤旋而下至我的小腹,下體一陣暖流激盪,我不禁將手滑向我的陰部搓揉起來,淫水氾濫程度超乎我的想像,我忍不住喉嚨發出一陣斷斷續續哼聲,就在我感覺快高潮時。

妮妮輕聲的呼喚我,我睜大迷矇雙眼,見她嘴裏滑出一條軟軟陰莖要我去接手,剛剛害羞的心情已然消失,我幾近貪婪的握住弟弟用嘴含住龜頭套弄著,一陣陣激情充塞全身,妮妮則含住陰囊一吞一吐的吸吮著兩顆飽滿的蛋蛋,一會兒才全讓給我退到一旁觀看。

我沒忘記先拿尺從陰囊與陰莖交接處一量,有9.5公分長,放下尺我貪心地將陰莖與陰囊一口含了進去,卻發現嘴太滿而使得舌頭活動不順,只好先含住陰囊,用舌頭攪動那飽滿的兩顆蛋蛋,一方面用手握住陰莖上上下下輕輕套弄,我將蛋蛋靈活的運用嘴唇與舌頭,含進、吐出,或者一次一顆的左右交替進出。www.poxet.net

8G!x:W-p8M-j#d"v這招果然有用,陰莖開始一跳一跳慢慢勃起,我嘴巴放棄陰囊,改用手掌包住,用指腹搓揉,嘴巴開始進攻陰莖,我將它先含到底,再慢慢吐出來,重覆幾次之後,感覺陰莖在我嘴裏漸漸漲大,我已經無法含到底,硬要含到底的話,會刺到喉嚨深處使我有嘔吐感覺,我趕忙拿尺來量,有14公分,還繼續增長,最後停在14.5左右,不到15公分,我原本還以為會增長一倍至16甚至18公分,結果沒有。

$T+D8H*h)S-W&T0 `8L龜頭昂然舉在面前,紫色而光亮,包皮已然不見,皮膚顏色不深,整支陰莖修長硬挺沒有彎曲,青筋糾結在上,整個感覺真的很好看,妮妮果然所言不虛,各種角度欣賞了一會兒,我回過頭去,本想向妮妮讚嘆一下這是我所見過最好看的弟弟,一回頭,居然看見120吋大銀幕上有一根佔據整個銀幕超大陰莖。

原來妮妮將Hi8接到投影機上,妮妮調整一下鏡頭,畫面上出現了我一副淫蕩的臉,往下移到我尖挺乳頭,我不禁調整姿勢,掰開我陰唇將我陰部全特寫在120吋的大銀幕上,只見淫水沾滿了大腿根部及陰毛,好在鋪了浴巾,要不然真會沾濕在地毯上,看著大陰唇上有一些陰毛,實在不怎麼好看,我也想要將毛剃掉。

接著妮妮將鏡頭拉遠並用腳架固定Hi8,銀幕呈現出我和大哥身影,妮妮走過來出現在銀幕上,她趴下來將我的淫水從大腿到私處一面親吻一面舔掉,在大銀幕上看自己的Live秀,給我深深震撼,我想留住這一幕,於是變成我要求妮妮將今晚春光記錄下來,妮妮輕笑一聲將錄製空白光碟裝上。 印度威而鋼學名藥 便宜壯陽藥

"w$u7S"Q'};v"QW&t我回過頭去,被我們冷落,一下子肉棒又逐漸軟化了,我手握住套弄,卻擠出好大一滴愛液,忙用嘴巴含住,盡情吸舔起來,馬眼上的愛液分泌愈來愈多,我也樂得將它一舔而盡,有時用手快速套弄肉棒,一面用嘴挑弄著蛋蛋;有時用嘴巴上上下下全根吞吐肉棒;有時嘴巴含住用舌頭纏繞龜頭刺激馬眼,一面用手套弄肉棒;過了不知多久,所有招式用盡,直弄到手酸嘴也酸,還是無法讓他射出精液,想放棄算了,唯一的成就是大哥停止打鼾,將醒未醒的樣子,看樣子正作著春夢。

z6X"t/B!Q/N-S8P懷著些許失望,我坐在一旁左右手互換繼續套弄那肉棒,忽然妮妮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說:「能這樣勃起已經不錯了,我老公喝醉酒要嘛舉不起來,舉起來嘛,就很久,搞得我每次都受不了求饒。

後來只要他一喝酒,我就不和他做。」

「那怎麼辦?」

我帶著失望的語氣問。

妮妮倒了一杯不很燙的溫水,一杯加了冰塊的冰水,坐到我旁邊,要我選一杯,我拿起冰水咕嚕嚕喝掉大半杯。

「?!喂!誰要妳喝下去的!]妮妮笑罵著打我一下,我不解的問:「?!!不然...要幹嘛?」

妮妮起身再去加冰水一面說:「要使出大絕招。」

我不解的再問:「!?什麼大絕招?」

妮妮坐回我旁邊大笑著說:「冰火九重天!」說完便含一口熱水,將肉棒含住,並上下小心套弄,不讓水流出來,或含住用舌頭磨擦龜頭,直到水溫降下來,這時就換我用冰水做同樣動作,這招果然厲害,我第一口冰水含上去時,大哥已經舒服的「喔」一聲叫出來,妮妮一面搓揉著蛋蛋一面說:「老公,舒不舒服?」,大哥回答一聲「嗯!舒服」將眼睛瞇瞇睜開一線.我想躲也來不及了,只好將冰水嚥下去,手卻還握住他陰莖,尷尬的叫了一聲「大哥」,大哥眼迷離,感覺像對不準焦距般,茫然空洞的,妮妮先吻了一下大哥才問:「還要不要繼續~」大哥楞了好一會才嗯的一聲,妮妮又說:「喂!你不起來看萱萱啊?」大哥咕咕噥噥的...聽不懂他講些什麼,妮妮回過頭苦笑一下說:「...他今天真的喝不少。」

說完含口熱水又繼續一上一下套弄著,我倆就這樣輪流交替,一下冰水,一下熱水,間或用手搓揉陰莖、龜頭,用冰水、熱水去含陰囊。

【冰火九重天】不愧是絕招,沒多久就感覺大哥興奮的反應,這時妮妮用手搓揉陰莖,舌頭舔著龜頭,而我是含著熱水用舌頭與蛋蛋攪和著,我感覺到蛋蛋正在往上收縮,大哥腳上肌肉開始繃緊,差不多要射了,我將水嚥下,正想要告訴妮妮,只聽見妮妮一聲輕呼,一道白色濃稠陽精已射在妮妮嘴邊、臉上,大哥筋臠似挺著腰,屁股卻還拼命的想往上頂,雙手拳頭緊握,喉嚨發出好像硬憋住不敢出聲哼聲,看得出他正處於極度快感中。

將她老公粗壯陰莖交給我,我忙接過含住,但有一些還是噴到頭髮與臉上,我含著龜頭,手握著陰莖不急不徐,不輕不重套著,一股股滾燙、微帶點腥味與鹹味的精液激射衝擊著我的喉嚨,充塞著我的嘴,好多、好多,似乎讓我來不及細細品嚐就得要一口吞下去,說實在的,若說好吃、美味是騙人的,只是現在的我沉浸在淫亂情緒中,心態上滿足完全蓋過味覺的要求,當下氣氛,就該是配著這種濃稠黏滑的味道,我吞吐著肉棒,看著射出精液龜頭,故意讓一些射在我的臉上、眼角,此時我真感覺已化身為一匹飢渴而孤獨的母狼。

射完精肉棒依然倔強挺立著,我翻身起來面對著大哥,淫蕩的將陰莖對準我泉流源頭緩緩坐了下去,「噢!」瞬間,一陣強烈充實感滿滿充塞體內,長陰莖甚至緊壓迫著我的花心,讓我有點吃驚,雖然有點痛感覺,但卻有種好像從頭到尾、完整而強烈快感,我將龜頭退至陰道口,再完全坐下去,我幾近瘋狂擺動,感覺龜頭冠狀溝與陰道壁皺摺強烈磨擦,滿溢淫水的蜜穴與吞吐進出肉棒所發出節奏般的噗噗聲,與我浪叫聲相和著。

才沒幾下身體深處便傳來一陣陣強烈悸動與收縮,全身繃的好緊、好緊,呼吸感覺困難,缺氧的感覺使我感到頭暈而無力,胸中卻滿溢著幸福感覺,我有了一次前所未有高潮。

我虛弱的趴在大哥厚實胸膛上喘著氣,看著在旁自慰即將高潮的妮妮。

大哥輕撫著我的背,口中兀自喃喃不清的說著囈語,看這樣子,我想他仍未清醒。

我還真有點希望他知道,現在擁著的人是我,抓著他的大手,引導其撫摸包覆我的乳房,奶頭...但我想他不知道...現在雞巴插入...摸的...幹的人是我,激情慢慢褪去,一如陰莖在我體內慢慢軟化,孤獨感覺卻冉冉昇起。

孤獨---是因為從不曾對男人有這種感覺,而這個男人,陰莖還插在我體內這個男人,卻是我好朋友老公,無力感包圍著我,讓我欣賞的男人至今未曾遇到,如此激情歡愉,可能不會再有。

我甚至連聽的音樂、看的書、都碰不到一個與我相當對象,更煌論與我心靈契合的男人,造成現在這種孤單感覺,我想一定是酒精在作祟。

『酒』,是一種放大劑,在你開車時,它會將路面放大,時速錶放大,會將你喜、怒、哀、樂、愛、惡、慾種種情緒都放大,喝了酒,會因為一點小事而開懷大笑;喝了酒,會因為一點小事而放聲大哭,而今天的酒卻將我的情慾放大;將我膽子放大;將我對大哥好感放大;將我的孤獨感也放大,只是沒將對男友的愛也放大,反而,升起了疏離感,但卻一點也沒有背叛愧疚感。

當我想到有點哀怨時,聽到妮妮唱起「喔~它燙不了你的舌,也燒不了你的口,喝它吧!別考慮這麼多。」

那是【紅螞蟻】-【愛情釀的酒】,古靈精怪的妮妮在這個時候唱這一段還挺貼切。

加上她正用手指,把剛噴在她臉上精液送進口中,那種裝陶醉表情,相對於現在情景……我愈想愈好笑。

我與妮妮兩個人一直憋住笑,不想吵醒大哥,只好趕快下樓到妮妮的房間才笑了開來,就像偷偷做了件壞事一樣。

笑完了我們回到樓上『添酒回燈重開宴』。

兩人都裸著身體另調了兩杯酒聊了起來,不知何時...我就睡著了...)吵醒我的是陣陣嘻鬧浪叫聲,瞇眼慢慢張開,映入眼簾看到竟是渾身赤裸的PEGGY跪趴在沙發上,秀髮散亂...表情痛苦,皺眉慘叫呻吟著「嗯...噢...啊...嗯...嗯...啊...」兩個飽滿渾圓乳房垂盪被迫前後搖晃,精神充沛的大哥抓按著她臀部正從後面猛烈推送抽插,亢奮的陽具陰囊也前後衝刺擺動,發出連續啪...啪肉體撞擊聲...而身無寸縷妮妮則拿著Hi8,邊撫摸著PEGGY的奶子,邊忙著用各種角度拍攝做愛的倆人。

外面天色已亮,新的關係形成...看著這一幕.....房內因赤裸裸的三女一男...伴隨呻吟叫床聲...充滿著原始需求與野獸般淫靡氣氛,大哥這時轉頭看到我,臀部仍搖動奮力抽插幹著PEGGY...目光則停留在我身上...此時躺著的自己仍一絲不掛...兩腿敞開毫無遮掩...私密處被一覽無遺,目光相接,大哥點頭對我笑著示意,妮妮眨眼示意我起身加入,慾念復燃...感覺那裡又濕了...4P的淫亂戰火將要炙熱延燒...~完~
 



印度犀利士 | 威格拉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卡瑪格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珍琳與公車癡漢
上一篇:用身體報恩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