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愛對象

妻的朋友是你幻想做愛對象




犀利士100mg 雙效 壯陽持久

作者:雲鵰(a787a568)


2008/09/18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正文:


(一)


公事化做愛,久了就會變得單調。妻有一位朋友常來我家,她身材好、愛唱歌,他們夫妻時常來找我老婆聊天,久了很熟識,常常一起去唱歌、出去玩。


老婆看我色迷迷的,又喜歡找她唱情歌,有一天問我:「喜歡小梅嗎?」問得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老婆說:「老實說,我會讓你夢想完成。」停了好久,我才說:「真的嗎?妳不會生氣?」老婆答道:「是真的,我不會生氣。」那我就實說了:「我想和她做愛,幹她。」


老婆一臉錯愕:「是真的想嗎?你們男人都是賤骨頭,抱著自己老婆又去想別的女人,想著人妻熟女,也不想想自己老婆也是人妻熟女。」老婆生氣的說:「如果你老婆也是別人幻想做愛的對象,你會怎樣?」


我無言以對:「好,那算了,就當我沒說。」我有點生氣道:「也是妳要我實說的。」老婆看我如此,就說:「那有機會我找小梅談看看。」


居然如此!當然要找老婆好好幹一炮啦!我拉著老婆往房間走,抱著她一陣狂吻,一手脫衣、一手摸奶,好充實的感覺。


老婆直說:「老公,我要!我要你的大雞巴好好幹我!」老二早就舉旗了,老婆握著我的老二:「喔……好大……我要……老公……快幹我……」


我一插見底、整根沒入,妮妮爽快地迎合著……我用力猛烈地幹,不曉得為什麼今天我怎會這麼勇?怒漲的雞巴不斷地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撞擊妮妮屁股時一聲一聲「啪!啪!啪!」的肉聲。


「啊……呀……老公,幹我……哦……哦……幹我……哎……哎……哎……爽!操死我……幹我……妮妮愛你幹呀!」


老婆好淫蕩喔!抽插了兩、三百下她就差點爽昏了。我的動作越來越猛,大力猛抽,幹得妮妮淫水流了一大片。


「老公……操死我……爽!啊……呀……啊……我是你的淫妻……老公……呀……啊……淫妻……妮妮想要你幹……用力幹我……老公的陰莖又硬又長……插得我很舒服……」


「嗯……嗯……妮妮愛你幹……好爽……嗯……嗯……哎……哎……哎……哎呀!又……又來了!老公用力幹呀!爽死我了……啊……噢……噢……老公我愛你……愛死你的大雞巴……噢……呀……」老婆一爽就亂叫:「射吧!啊……射死我吧!啊……呀……」


我把暖暖的精液一大股一大股的射進老婆體內,實在好舒服(忘了告訴各位大大,我老婆叫妮妮)。我對高潮後的老婆說:「小梅的事妳可不要忘記喔!」爽歸爽,再次提醒總是要的。


漫長的等待總是很長,希望老婆會給我好消息。有一天我問老婆:「小梅什麼時候可以給我?」老婆說:「你真的想要我就告訴她。你等著,我去找小梅唱歌,逮到機會我會試探她的。」


老婆一去就是一天,我等得不耐煩,打她手機又不接,真令我心焦急如焚。到了晚上老婆才回家,看她面有喜色,應該有好消息。


老婆問:「你真的想幹小梅嗎?」


我馬上答道:「那還用說,想很久了!怎樣,有好消息嗎?今天妳怎麼去那麼久?」


老婆嘟嚷著說:「還不是為了你!說了你不可以生氣哦!」


「好,我不生氣,妳說。」眼見有門,我連忙追問著,老婆卻欲言又止。


「那妳們去了哪裡?唱歌哪有可能唱那麼久?」


老婆被我吵著問,只好和盤托出:「當我告訴小梅,你想找她做愛時,她開始很生氣,但又想起大家都是這麼久的好朋友,就算了。小梅說:『朋友妻,不可戲。』我說:『朋友妻,偷偷騎,一次兩次沒關係。』


小梅說:『這是妳說的,不可以後悔。妳先給我老公幹,我再給大哥幹。』沒辦法,我這時倒變得騎虎難下,只好回答她:『好,就這樣說定了。』


小梅說:『那妳現在到我家,我老公今天沒上班,回去跟他商量一下,看看他的意思。』


當我們去到她家,小梅老公正在客廳看電視,小梅一把拉著她老公就往房間走。大概十分鐘後小梅出來笑嘻嘻的叫我進去:『我老公在房間等妳。』我一時轉不過來:『太快了吧?』小梅推著我往房間去:『快!快進去,老公後悔就麻煩了。』


我只好無奈地往房間走,她老公早就在房間裡等著我了,他一看到我馬上抱著我摸奶,另一只手就伸往內褲裡挖雞邁,挖得我好難過,猛叫著:『不要……不要……小梅在外面,會讓她看到……』


『沒關係,大家不是說好了麼?』小梅老公一邊說,一邊脫著我的褲子,我一路拒絕。但是我越反抗,他性趣就越高:『妮妮,我想幹妳很久了,有這麼好的機會我又怎會輕易放過呢?這可是妳自己送上門來的。』


可能小梅老公心想著就在自己夫妻的床上幹人家老婆一定很刺激,二話不說將我壓在床上,親我的嘴、摸我的奶,一只手不停挖著我的雞邁。我不停掙紮反抗著:『不要這樣……不要……要是給我老公知道就慘了……』


可是這時哪由得我?還是男人的力氣大,他用身體壓著我,一邊脫掉我的內褲,跟住就提著大雞雞插進我的雞邁裡了。人家那時下面還是乾乾的,他一插進來我就慘叫一聲:『雞巴好大喔……好痛……我不要……你這樣偷偷幹我……我老公知道準會打死我的……不要……不要啦……』


小梅她老公卻沒有停下來,一直幹一直幹,絲毫不管我反應,『幹死妳!幹死妳!幹死妳這個騷貨!操破妳的臭雞邁……』他一面幹,還一面用粗語罵我。


他的雞巴好大,又插得很深,人家不一會就給他幹到有反應了,下面不單湧出水來,還情不自禁地抱著他大叫:『喔……好爽……好舒服……小梅老公……幹我……用力插……不要管我老公了……快……』還配合著他陽具的抽送自動挺動起下身。


我就在小梅他們家的床上給她老公操到高潮了,『喔……喔……好爽……好舒服……幹我……用力……喔……爽死了……喔……啊……我要上天了……』她老公仍然挺著直直的陽具,兩手按住我張開的大腿,大雞巴快速地在人家的雞邁裡抽插著。我一邊丟精,一邊迎湊著他的挺送,『哦……幹死我了……喔……爽死了……喔……』的繼續叫床。


迷迷糊糊中只覺得他猛烈地挺動了幾下,接著全身舒服的一抖,就在我裡面射精了!一股股濃稠的精液不斷射入人家的雞邁深處,燙得我忘了一切地緊緊摟住他,無比淫蕩地撒嬌著說:『親哥哥……你好壯喔!射精了,陽具都沒有軟下來……還很硬呢!我還要……』


這時我發現小梅正在房門外偷看著我和她老公的活春宮,她一定心想著,如果現在有男人幹她,不管是誰,一定會給他的。我還隱約聽到小梅在低聲叫著:『老公,你還行嗎?人家的雞邁好癢……來幹我嘛!』小梅老公說不要


小梅說:『那我要……我要讓妮妮她老公幹,聽說他很勇猛,一天可以幹三次呢!』


(二)


妮妮回來後告訴我:「看來你要幹小梅應該沒問題了。只是人家為了你先給她老公了,我為你犧牲,你要好好疼我啊!」


聽完妮妮的敘述,我假裝有點生氣的說:「妳去了一整天,原來是和小梅老公幹炮!哼!那為什麼不給個電話我?手機也不接。」


見老婆委曲得幾乎要掉下眼淚了,我才摟著她說:「嘻嘻!我是跟妳開玩笑而已,妳卻當真。老實說,有爽嗎?小梅老公是怎樣幹妳的,是3P,還是一對一?小梅有看到她老公幹妳嗎?她後來有加入嗎?他的『懶叫』是長還是粗?有比我大嗎?」我有點急了,一連串的追問著妮妮。


「唉!幹都幹了,現在問這些有什麼用?是你自己願意,我才去做的,你現在卻後悔了!人家還不都是為了你,才作出如此犧牲吶!哼!」老婆也佯怒的嬌嗔道。


「糟了!小梅是看現場的,完了,完了,她準會傳出去。妮妮,妳怎麼不關門呢?」但想想這也難怪她,於是我話鋒一轉:「那小梅什麼時候願意給我?」


「你放心,她不會傳出去的。為了堵住小梅的嘴,我要她今晚就來陪你。」


我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她老公願意嗎?」


「都說叫你放心啦!我們已經講好了,所以我才給他,不然你以為這麼容易就可以上到小梅喔?」


果然沒多久外面的電鈴就響起,「我來開門。」我急著往大門走去。門一打開,「真的是妳啊!小梅。」我高興到心都快跳出來了。



看她表情忸忸怩怩的,有點不好意思,手上還提著包宵夜,看來有得吃了,這算是暗示嗎?


我招呼著說..「來,進來坐,妮妮在裡面。」我忙對小梅打招呼。她們兩個一見面就有說有笑的,我卻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坐……看電視……妳們今天去唱歌好玩嗎?」


其實我當時心裡想著的是:『妮妮騙我,這不是真的。小梅確實一向很少在晚上來我家,這麼說來就來……』


我還在忐忑之間,就聽到妮妮說:「好了,別發呆了,春宵一刻值千金,今晚你就好好陪小梅幹炮吧!我出去一下。」


「哇!是真的!我的夢想成真了!」我興奮得忘形大叫。


妮妮又說:「看你的豬哥樣!討厭!別有了新人忘舊人,只想幹別人老婆,自己老婆怎樣都沒關係,好歹我也是人妻哎!」。



看她彷彿有點生氣了,二話不說就開門出去,臨走前丟下一句:「開炮時記得告訴我,我要看現場。」就留下我和小梅兩人,一時尷尬得無言以對。


終於還是我打破沉默,問小梅:「要先洗澡嗎?」


「不用啦!我來前有洗。」


「那要喝酒嗎?這樣比較有情調。」


「好呀!來一杯。」


平時跟小梅他們出去玩時她都有喝,今天氣氛有點緊張,當然更需要用酒精來舒緩一下,小梅轉眼就喝了一大杯。男人酒醉辦不了事,我只喝了一小杯,就藉著酒意抱起小梅往房間走去。


將她放在床上,當然先脫衣、脫褲,再摸奶,半推半就下,她很快就給我脫光了。『我要好好幹妳,今晚一定要幹得妳半死!』望著小梅赤溜溜的肉體,我心想著:『我要報復,嘿嘿……』


我一邊親吻小梅,一邊安慰著自己慢慢來,但硬得發痛的老二卻讓我無法再忍耐下去,一把提著大雞巴就插進小梅的雞邁裡。只聽小梅慘叫一聲:「喔……雞雞好大……好痛啊……我不要……」我腰一挺,陰莖又再進入一截,小梅大叫著:「好脹啊!痛……」


我不管她,繼續挺進,陰莖進入一半便開始往外抽一些,然後再慢慢插入。抽送了一會,小梅有點習慣了,不再抗拒,腿漸漸張開了,淫水也流了出來,於是我推、推……大雞巴也越來越多的進入小梅體內。


當整支陰莖都插進了小梅的陰道裡後,她的小穴給撐得開開的,陰唇緊緊裹住我的雞巴。



隨著我的抽送節奏,小梅也叫床聲連連:「啊……啊……幹我……啊……啊……老公……用力……好爽啊!幹死我了……啊……親愛的……你的雞雞好大喔……難怪妮妮愛你……愛你幹……呀……我要上天了……呀……呀……好老公……」


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猛、越來越快,小梅也顯得越來越淫蕩,雙手扶著我的腰盡情地叫:「喔……喔……爽……被你幹得好爽……啊……爽啊……啊……幹我……老公……小梅愛你幹……喔……喔……喔……」看她在床上浪態百出,已經完全忘了現在是誰在幹她,讓我幹得既暢快又過癮,真是爽極了!


幹了一半時電話響起,只聽妮妮說:「老公有爽嗎?加油!」我答道:「好爽!我現在正在幹小梅,不要吵。嗯,妳在哪裡?喂!喂……」妮妮沒答話了,我正忙著插小梅的雞邁,管他的,先幹完再說。


手機放到一邊,我繼續幹著小梅,沒想到妮妮卻忘了關機,從那邊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喔……好爽……好舒服……」、「騷貨,妳真會玩!」、「親哥哥……好舒服……很硬……喔……喔……好爽……我還要……」妮妮在撒嬌著。


他媽的!這對狗男女,竟背著老公偷情。聲音聽得不是很清楚,更聽不出那男人是誰,到底是誰在幹妮妮呢?「喂!喂!喂……」我拿起手機連叫幾聲,還是沒答話。


我把手機放到耳邊仔細聽著,那顯然是做愛的聲音,難道妮妮一離家就立即找人幹炮?那又是誰在幹她呢?是小梅老公嗎?


(三)


老二抽插著小梅的雞邁,報復心理油然而生:『都是妳!一定是妳帶壞我老婆,今天一定要好好幹妳,幹死妳!』我心想著,動作卻沒停,抱著小梅的腰用力插,支支到底:「幹死妳!小梅,我幹死妳!」


小梅大叫:「喔……好爽……親哥哥……我愛被你幹……比我老公還行……愛你……喔……喔……用力……我要飛上天了……喔……喔……又洩了……親哥哥……我愛你……我要你天天幹我……不要再幹妮妮了……」


「她有人幹,你放心,小梅一時說溜了嘴」。正說著,我又再狠狠一插。


「幹我……喔……喔……好爽……你是我親哥哥……」小梅忘神亂叫,我聽在心裡酸溜溜的。小梅不知道洩了幾次,我幹得滿身大汗,她卻爽得半死,雙重刺激下,一陣快感,我洩了,射出濃濃的一股精液。


其實我早就想知道,小梅跟妮妮的秘密,但是又想不出辦法讓小梅說出來。她們兩個一定有問題,小梅不可能這樣容易上手,妮妮ㄝ不可能心甘情願讓小梅老公幹。


二個人同進同出,說是去唱歌,也不知道究竟到哪裡鬼混,想要知道妮妮的事,只有問她最親密的朋友——小梅。


我問妳..「小梅,妮妮外面有男人嗎?」小梅臉有難色看著我,不敢說。


「我剛才跟妳做愛時,妮妮手機沒關,我有聽到妮妮跟男人做愛的聲音,但不知道對方是誰。



她平常都跟誰出入呢?妳們平常都去哪裡?一定有固定的地方,妳知道嗎?她的男人是誰,」我一股勁地追問,看我這樣衝動,小梅更不敢說了。


我將心裡的不快全部發洩在小梅身上,轉身壓著小梅,雙手握著她的奶子用力捏,再次要幹她,捏得她大叫:「不要……不要……我告訴你了,但不要說是我講的。全世界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真是的!我告訴你,平常我們都去小吳家聊天唱歌。」


我問:「只有你們三個嗎?還有誰?」


「你自己過去看看就知道……可以放過我嗎?」小梅痛到都快受不了。


我說:「不行!今天不會放過你。」說著我就抱住小梅的頭向下壓,握著懶叫往她嘴巴送,要她吹簫吸老二,小梅有點不情願地握著懶叫一進一出的吸,沒多久懶叫又硬了很硬。



我提著大懶叫,舉起小梅雙腳架在肩膀上就往她淫穴插,淫穴還是濕淋淋的,插起來很順暢。


插著插著,小梅又大叫起來:「喔……喔……好爽……親哥哥……我愛給你幹……不要停……插……插大力點……」


「他媽的!浪女,妳們兩個在一起準沒好事!」我邊罵邊放下小梅雙腳,下床拉著她趴在床上翹起屁股,右手握著懶叫對準小梅的雞邁就用力插,「哎唷!好痛喔!你的懶叫很長……插到人家花心了……輕一點嘛……」小梅被我操得爽痛參半、又愛又恨。


我像公狗幹母狗般一直幹著小梅,幹到最後小梅也浪叫著:「喔……喔……喔……你幹得我好爽……你的雞巴大又長……比我老公強多了……輕一點……」


用背入式交合最容易頂到花心,我幹妮妮一向都是用這招,經常幹得她浪叫連連,果然小梅也不例外,淫叫四起:「喔……喔……喔……親哥哥……喔……喔……小梅愛你幹……頂到了……頂到花心……我受不了……不要……不要再幹我了……」


小梅的淫叫聲讓我受不了,十萬大軍往前直衝,「我射!射!射死妳……」狠狠一頂,我再次射精了,一股暖流激射往小梅花心,「好爽喔……親哥哥……好爽……」小梅也丟了。我壓著小梅,就像八爪魚一樣趴在床上,氣喘如牛。


休息一陣子後回過神,我問小梅:「小吳住哪裡?我們去他那裡看看好嗎?看妮妮今天是不是又去了他家。」


「不要!我不敢,妮妮會罵死我的,出賣朋友的事我不做。」小梅爽完後還是守口如瓶。


「我早就懷疑妳們倆狼狽為奸,互相掩護。穿好衣服,我們走!」我把小梅的奶罩、內褲扔給她,催促著她帶我到妮妮和小吳通姦之所,小梅無奈只好跟我走。


我騎著機車,小梅坐上來指示方向,很快就到小吳家。「叮咚!叮咚……」我按著門鈴,「來了!」答話的是女人聲音。


來開門的竟是妮妮!她邊走邊整理著衣服,看來是剛幹完;小吳衣服沒穿,坐在客廳。「是誰呀?」妮妮剛問著,一看到是我,她和小吳都一臉驚訝,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怎麼知道我來了這裡?」妮妮問道。小梅不敢進來,站在門外,妮妮沒看見,我拉著小梅說:「進來,怕什麼?」妮妮這時才看見小梅:「哦,原來是妳出賣我!」我說:「夠膽做就要夠膽承認,不要怪別人。小梅是我逼她帶路,不得已才來的。」


小吳說:「我們正在看電視和聊天,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心想著:『抓姦要在床,現在他們衣服都穿好了,沒辦法告他們,只有誘導他們承認。』於是答道:「哦,我是來看看妮妮是否來了你這裡,果然在這裡就好。」


妮妮說:「坐,我去拿冰水給大家喝。」她一言一動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東西放在哪裡她都很清楚,不明底細的還以為她是這個家的主婦呢!


我心想著:『裝得好自然啊!不過早晚會讓妳露出馬腳!』為了緩和氣氛,讓他們放鬆戒心,我便坐下來跟他們東聊西聊。


小梅坐在小吳旁邊,妮妮自然坐在我這裡。小吳家有卡拉OK,兩個女人想唱歌,我沒意見,於是小吳起身打開卡拉OK,大家就妳一首、我一首的唱得很高興,一時氣氛變得非常熱絡。


我趁勢提議喝點小酒助慶,大家沒反對,小吳起身就去拿一瓶高粱出來,彼此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得半醉。我注意看妮妮和小吳,他們也沒有特別舉動,不知是我多心,還是由於我在這裡,所以他們不敢。


這時我提出不如玩玩遊戲,小梅問我玩什麼,我說:「大家這麼熟,當然要玩不一樣的、有情調的啦!小吳你有紙牌嗎?我們來玩紙牌,輸的脫衣服。」小梅說:「你們男人脫掉衣服很難看耶!真的要玩嗎?」我答:「沒關係,有輸有贏,機會均等。」


過沒多久,二個女人便脫到剩下三角褲,我和小吳也只有一條內褲,再脫下去真的會難看,妮妮便說:「玩別的吧!這個不好玩。」我說:「那玩『瞎子摸像』,猜猜我是誰,這遊戲很好玩。」


小梅問:「這要怎樣玩?」我說:「等一下妳就知道了。」然後向小吳說:「你有領帶嗎?拿兩條過來。」小吳進去房間拿領帶,沒多久就回來客廳,我對小梅和妮妮說:「妳們一人一條,綁著眼睛,用嘴巴吸我和小吳的老二,猜猜是誰的,猜了錯要處罰。一,摸奶;

二,親嘴;三,脫褲子,最後做愛看現場。做愛只能三分鐘,完了再玩。」


妮妮看著我說:「我跟別人做愛,你會接受嗎?現場我沒玩過,你們在看,我做不來。」我說:「沒關係,又不會那麼倒楣,說不定是小梅和小吳做。妳放心好了。」


小吳倒饒有興趣地說:「好!這個好玩!」我心想:『幹!兩個都不是你是老婆,幹誰你都賺到了,當然叫好啦!可憐我為了釣魚,犧牲好大。』


想歸想,我還是一本正經的宣佈遊戲規則:「女生先蒙上眼睛去吸男人的老二,每人吸三次,猜猜是誰的,猜錯了要接受處罰:一,親嘴;二,摸奶;三,脫褲摸雞邁;四,做愛看現場,我再次叮嚀著。最後被猜錯的男人和猜錯他的女人做愛,猜對的看現場。」


小梅聽完後一臉驚訝,直說不要,不敢玩:「親嘴、摸奶尚可接受,還要現場做愛哎!不好吧?我們唱歌就好。」我無奈地搖搖手,其實我很放得開,只要大家講好就好。


又唱了一會,我拉著小梅往屋外走,她疑惑地說:「有事嗎?」我問:「妳為什麼不玩?」小梅說:「一定要這樣玩嗎?」我說:「是的,這樣才刺激。」


小梅想了一下,說:「我去跟妮妮商量,你等我一下。」只見她們低著頭在小聲嘀咕,時而點頭,時有爭吵……兩人商量了約十幾分鐘,小梅起身說:「我問吳大哥好了,看他意思怎樣再說,如果他沒意見,就這樣說定。」


三個人商量了一回兒,小梅招手要我過去,我過去問小梅:「有結果了嗎?」她說:「我們想再找一個人來可以嗎?如果沒問題,我們就照你意思玩。」我當然答應了,爽快地說:「好,就這麼辦。」


我假裝不知道找誰,問她:「人去哪找?玩這種遊戲倘若彼此不相熟,是玩不起來的。」我心想,好戲快上場了!


小梅偷偷笑著說:「妮妮,妳打給他。」妮妮卻忸怩地說:「三八!妳打就好。」


「好,我打。」小梅倒乾脆,拿起手機就打:「喂!喂……江大哥,你有空嗎?妮妮找你,要你過來小吳這裡唱歌。


只聽對方答說..嗯……多久會到……喔,十分鐘,好,我們等你。妮妮的老公也在這裡喔!喂……喂……小江,等你喔!」小梅好像故意提醒他,小梅放下電話說:「等一下小江就會到。」


我大讚小梅辦事得力,心裡卻有點納悶:『幹嗎要提醒小江我在這裡?』不過情況看來似乎朝著我預計的方向發展,好戲終於上場了……


(四)


「OK,」我說:「等小江到了後,我們就開始玩。」


一會兒小江來了,嘻嘻哈哈的說:「原來你們都在這裡唱歌喔!」妮妮說:「我們玩遊戲玩到一半等你來。」小梅說:「我們要玩遊戲,你也參加吧!」接著指著我介紹道:「這是妮妮的老公。」


「喔,你好!」小江問:「玩什麼?」我答道:「玩『瞎子摸象』,猜猜我是誰。」然後問小梅:「遊戲要開始囉!妳們有意見嗎?」小梅滿不在乎的說:「來就來!誰怕誰?」


「好,那我們開始。」於是我一聲令下,小吳、小江和我一起脫下褲子露出老二。三支懶叫都軟垂垂的,毫無生氣,但在我們自己的努力下,懶叫沒多久都變得雄糾糾、直挺挺的了。


「兩位小姐,快看哪一支懶叫是誰的,有三分鐘讓妳們摸、讓妳們看清楚……好,時間到了,兩位小姐請用領帶綁著自己的眼睛……妮妮,妳先來。」



在我的引領下,妮妮走過來先用嘴巴吸小吳的老二,看著自己老婆吸別人的老二吸得那樣自然,我心中不免五味雜陳。


妮妮吸得很用心,只見小吳的老二在妮妮嘴裡一進一出的,他臉上也露出很舒服的表情。過了一會兒,妮妮走過來用嘴巴吸我的老二,但我看她沒有吸小吳時用心。第三個是小江,妮妮用小嘴含著,細心地品味,還用手輕輕套動著。


過一會兒,換小梅來,我們三個人互相調換位置,換小梅走過來用嘴巴吸小吳的老二。小梅很會吸,吸得小吳的老二硬翹翹的快要射精,小吳強忍……再換吸小江的老二,小江雙手握著小梅的頭,看起來很爽,最後是我。


「好,停!」我問小梅:「第一支吸的是誰的老二?」


小梅說:「是大哥你的。」


「那第二支又是誰的?」


「小吳的。第三支是小江的。」


我們三個聽後哈哈大笑,我說:「妳慘了,小梅,妳三個人都猜錯,要接受我們三個人處罰。」說著,三個人同時往小梅走去……親嘴。


「妮妮,換妳說。」


「第一支是小江的,第二支是……大哥的。」還好沒讓我失望,自己老公的懶叫還認得。


「第三支是小吳……」


妮妮錯了兩個,只看小吳、小江就往妮妮走去親她的嘴。第一次的結果是小梅輸,認錯了三個人,妮妮錯兩個。


我說:「再來,這次是摸奶。」我們三個人互相調換了位置,這次妮妮猜錯兩個,是大哥和小吳。我先摸,自己的老婆常摸,所以就意思一下,再換小吳,小吳不只用手摸,還用嘴去吸奶頭。



小梅也猜錯了兩個,必須接受小吳、小江處罰。小吳、小江互看一眼,就往小梅走去摸她的奶。這次結果是打個平手。


這是第三次了,輸了的要被挖雞邁。我們三個人又互相調換了位置,小梅先來,妮妮在後。這次小梅錯了一個,是小吳;妮妮則三個人都猜錯,自然必須接受被我們三個人挖雞邁的懲罰,小梅被小吳挖得大叫:「好爽……輕一點,輕一點……爽……喔……喔……」這個女人發浪了。


再來是妮妮,我看小吳很用心,輕輕地撫摸她的小穴,妮妮「嗯……嗯……嗯……」的叫著,身體輕扭。


接下來換小江,只見小江一手抱著妮妮的腰,一手用中指插進妮妮的雞邁裡,妮妮叫著:「不要……不要……會癢……」


最後是我,自己老婆,我點到即止,意思意思。


三次計算下來,小梅:3+2+1=6,妮妮:2+2+3=7,是妮妮輸了,必須接受處罰玩現場。「這次是幹炮喔!妮妮妳要小心。」我提醒著:「猜錯一個是一對一,猜錯兩個是一對二玩3P,猜錯三個是一對三玩4P。」


我們三個人又互相調換位置,次序是小江、我、小吳。這次妮妮非常用心,細心含著我們的懶叫慢慢地吸,一支接一支地輪流摸,來回了兩三次,看她那副蠻認真的樣子,是太緊張嗎?


唉!妮妮這次錯了兩個,猜錯的是小吳和小江,所以必須讓小江、小吳幹炮玩現場,我跟小梅在旁邊看。


小吳和小江互看一眼,一臉奸笑,看看我沒反對就往妮妮走去,正準備向妮妮上下其手時,我連忙提醒著:「不可以內射!」


小梅說:「妮妮,還是讓我來和小吳、小江玩吧,妳老公在這裡不方便,我來就好。」呵呵,果然姐妹情深,有難就跳出來同當,不錯!


妮妮低頭不語,小梅問妮妮:「可以嗎?」妮妮說:「還好。」



幹!我心想:『妳和小吳早就有一腿了,當然可以啦!難道跟小江也有一腿?是故意讓我看著生氣,還是故意要掩飾什麼……』


於是在我的胡思亂想間,小吳已經開始擁吻著我的愛妻妮妮,兩人親密地唇舌交纏起來;小江就一只手挖著妮妮的雞邁,一只手搓摸她的奶子,展開了現場的3P秀。


第一次看到老婆被人玩,而且還是同時遭兩個男人上下夾攻,當時心情不知是吃醋還是興奮,總之很難形容,不過我還是接受了。

看著妮妮雙奶被小江用手使勁地捏著,嘴巴吸吮著她的乳頭,下面的雞邁又被小吳摳挖著,褻玩得妮妮漸入佳境,眼神迷離。


我走出房外點上一根菸,站在門口看著妮妮幫小吳口交,一下擁吻、一下舔雞巴……忙得不可開交,看樣子我知道妮妮一定很爽。小吳抬頭看看我,我故作大方的說:「願賭服輸。沒關係,你們隨便玩。」


只見妮妮轉過身來,一臉倩女幽魂的表情哀怨無奈,然後卻和小吳又是一陣熱吻。小江用手握著妮妮的奶子又捏又揉的,被他搞到已經變形了。我說:「三分鐘,只有三分鐘,你們自己好好把握。」講完就緊張地拿起馬頭錶計時。


(五)


妮妮望著小梅說:「兩個幹我一個,很丟臉,不要看!妳去安慰我老公,讓他幹好嗎?」我說:「不用,三分鐘很快就過去。」


一會兒就見小吳抱著妮妮放在床上,提著懶叫對著妮妮的雞邁插進去,隨著抽插的節奏,妮妮發出悅耳的淫聲,小嘴含著小江的懶叫一進一出,喘息著說:「喔……喔……喔……小吳幹我……好爽……嗯……嗯……」天啊!真是的,眼睜睜看小吳幹妮妮,雖然有點變態,我還是強忍著。


這時妮妮大叫:「嗯……喔……喔……喔……」小江說:「三分鐘快到了,換我。」


小吳滿不願意地把插在妮妮雞邁裡的懶叫拔出,剛離開,小江就握著他的懶叫對著妮妮被小吳操得滿是淫水的雞邁插進去。


「喔……爽……用力……喔……我愛被你幹……喔……」妮妮的淫聲再起:「喔……幹我……幹死我……爽……喔……喔……喔……」


當時我跟小梅都在外面看,看到心愛老婆被小吳和小江幹得淫聲四起,小梅卻用吃醋的眼神看著他們做愛。我有點好奇,在心裡想:『3P、4P,她們應該有玩過,要不然不會那樣自然。


她們一定有問題,背著我偷偷做……』這時妮妮的淫叫聲打斷了我的思考:「爽……喔……小吳幹我……用力幹……幹得我好爽……」我一看,妮妮身上不知道何時又換了小吳。


小梅情不自禁地握著我的懶叫,用貓兒叫春般的音調嗲嗲地說:「大哥,我要……我要你幹我……雞邁好癢……不要管你老婆……我早說過她有人幹……你放心……現在你看到了,是小吳和小江幹你老婆,我老公只有幹過她一次。」


我想著:『那手機傳來的淫叫聲到底是小吳在幹妮妮呢,還是小江?』心裡有點納悶,為了要解開這個謎,看下去再說。


我拿起碼錶一看,時間還剩30秒。這時小江正親著妮妮的小嘴,雙手不停摸著奶;小吳則壓著妮妮,懶叫插在她的雞邁中做著活塞運動。



只聽小吳大叫:「喔……喔……我要洩了……」一陣快感爽得他渾身顫了好幾下,隨即射出濃濃的一大股精。


妮妮雙手推著小吳,說:「不……不要射在裡面,我老公會生氣。」我說:「幹!都射進去了,現在才說有個屁用!」妮妮住了口,白了小吳一眼。


我開始倒數計時:「30秒,20秒,10秒……停!」我大叫:「停!還動?」


重新再玩,小梅說:「不玩了,沒意思,大哥都不理人家!我看得很難受,雞邁好癢。」我們三個立即同時說:「妳輸,我們三個一起幹妳好嗎?浪女。」小梅說:「好,再來玩!」


妮妮在旁邊說:「想要被幹,猜錯就好。真是的!我不玩了,很累,休息一下。我叫大哥幹妳,我們三個人看現場。」


我呆了一回兒說:「出賣老公,幹小梅給你們看,才不要!我第一次做愛,旁邊有人,我會不適應。大家都玩累了,休息一下,改天再說。」我有點生氣,就帶著老婆回家,小梅跟在後面一起走。


只聽小吳說:「慢走,有空常來。」我心想:『才不要常來呢!常來帶老婆給你幹,你老婆為什麼不給我幹?』喔,對了,小吳應該有老婆,他的老婆是誰呢?回去問問妮妮或小梅,對各位大大總要有個交代。


回到家,小梅先給我泡了杯茶,然後小梅、妮妮依序坐著,我問老婆:「我跟小梅做愛時,妳去了哪裡?打電話給我時跟誰在一起?」妮妮低頭不語,久久才說是小吳,在小吳家。


「那當時妳是跟小吳正在打炮嗎?」我繼續問,妮妮「嗯」了一聲。「你們現在關係如何?」我再追問,妮妮看了小梅一眼,又低下了頭。


小梅說:「我來講好了。小吳和小江是我先認識的,妮妮愛唱歌,於是我就介紹給他們認識。小吳人好客,家裡又有卡拉OK,我們倆就常到他家玩……」


(以下是我跟小梅的對答)


「那是誰先跟小吳發生關係?」


「是我。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小吳看妮妮身材好、講話又溫柔,幹炮一定很爽,一直想要幹她,我怕妮妮將我的事說出去,讓我老公知道,就和小吳設計妮妮給小吳幹。


那次我有在場,妮妮喝了一杯咖啡沒有多久就想睡(小吳在咖啡裡加了安眠藥),我和小吳扶著妮妮往房間去,我走出來沒多久就聽妮妮叫著:『嗯……嗯嗯……不要……小吳不要……小梅在外面,會看到,告訴我老公就完了!』


小吳說:『妳放心,小梅我早就幹過了,她不會說的。有一次還跟小江一起幹她呢!是一前一後玩3P。小梅的事我會處理,妳放心,這次還是小梅設計找妳來的。我想幹妳很久了,讓我幹一次就好。』


『嗯……不要……』妮妮哀求著,可是哪裡由得她,小吳二話不說就提著懶叫往妮妮雞邁插,『喔……喔……輕一點……會痛……』妮妮被他幹得叫起來。


小吳似乎妮妮越痛苦,他就覺得越爽,一邊往深處捅,一邊還說著:『只進去一半而已,妳的雞邁好緊啊……喔……』


『輕一點好嗎?還沒濕,會痛……』妮妮哪裡夠小吳力氣大,推推搡搡之下就讓他把雞巴慢慢插了進去,眼看今天劫數難逃,妮妮惟有求他溫柔點。


可能小吳也覺得妮妮下面乾乾的幹起來不夠爽,於是抽出懶叫,一手摸奶一手挖雞邁,挖得妮妮大叫:『喔……喔……你好會弄……啊……好爽……』漸漸地開始有淫水流出來了。


小吳看夠濕了,便抽出手指,再提著懶叫往妮妮的雞邁插,這次因為有大量淫水作潤滑,插入得很順利,一插就直捅到底,並撞中妮妮的花心,插得妮妮大聲叫爽:『喔……喔……幹我……好爽……喔……喔……』


我見小吳終於把妮妮給上了,就走過去看,這時小吳壓著妮妮,懶叫上下運動在雞邁中抽插,雙手握奶用力地捏。小吳看到我在旁邊,更用力地幹著妮妮,『喔……喔……喔……好爽……小吳幹我……用力……喔……喔……』用不到十分鐘妮妮就被小吳操到高潮,幾乎爽昏過去了。


妮妮丟精時雞邁把小吳的懶叫夾得緊緊的,加上我又在旁觀,雙重刺激下,小吳抱緊妮妮的腰用力一挺,射出一大泡濃濃的精液,全都灌進妮妮的子宮裡去了,還直說幹得好爽……事情經過就是這樣。


事後妮妮怕你知道,剛好你又想找我幹炮,於是我和妮妮商量後就設下這個局——妮妮給我老公幹,我給你幹。可沒想到一通電話就被你發現了秘密,以後的事你都知道了。你不要責怪妮妮,整件事都是由我而起,對不起!你要我怎樣補償都沒關係。」


我說:「這是妳說的,不可以賴哦!過幾天我再找妳喝咖啡。」這是後話,往後的進展我會在另一章再告訴各位。


這時我再次問老婆:「妮妮我問妳,打電話給我時,妳在跟誰幹炮?」


「是小吳。你都知道了,還問?小吳本來是小梅的男人,我是小江的,因為小吳比較喜歡我,所以我們交換,我們平常都是四個一起出去玩的。」


「小吳老婆是誰?」


「是秀娟,她一直都在台灣,偶爾會回來住幾天。」


「然怪妳們會那麼自由。唉……戴綠帽那麼久,到現在才知道真相,我的福利找誰要?」


妮妮說:「找小梅要,這些都是她引起。」


我看了小梅一眼,妮妮吵著要看現場,要我在她眼前幹小梅,見小梅沒有反對,我就牽著她的手往房間走。一走進屋內,我馬上抱著小梅狂吻,小梅沒站穩倒在床上,我順勢過去壓著她,衣服一件一件脫,嘴巴吸奶,手則伸進兩腿間挖淫穴,挖得小梅大叫:「大哥……不要……我不敢了……」


「還說不敢?今天要好好幹妳一炮,為我老婆報無數炮之仇。」說著,我把自己也脫光了。


小梅越是反抗,我性趣越高,我用兩只手指插入她雞邁裡進進出出,直插得雞邁濕淋淋的,「喔……喔……好爽……大哥……我要……我要丟了……我要你的懶叫……」這時妮妮進來,蹲下身握住我的懶叫就往嘴巴送,然後一進一出的吸,吸得懶叫漲得好大、漲得我好難過。


妮妮問我:「老公,這樣爽嗎?」我說:「好爽!」隨即將小梅雙腳掰開,握著懶叫就插,一下便全根沒入小梅的雞邁內,幹得小梅直叫:「好大喔……大哥……你的懶叫好大……插得我雞邁好漲……」


這時妮妮趴在小梅身上摸她的奶、親她的嘴,我的活塞運動一進行就沒有停過,一口氣幹了二百多下,幹得小梅淫水直流,大呼過癮:「喔……哎呦……我又要丟了呀……親哥哥……幹我……喔……喔……大力……大力幹……」幹得我汗流滿身、氣喘籲籲。


妮妮不知何時也將衣服脫光,從後面抱著我說:「老公,我要你幹我,不要只幹小梅。」我說:「今天先將小梅幹爽,改天再找小吳和他老婆秀娟到汽車旅館好好玩。」話說著,腰卻沒停,仍一進一出的抽插著。


我問小梅:「爽嗎?」小梅直說好爽:「大哥……我愛你幹……不要停……喔……喔……好爽……我又丟了……喔……幹我……喔……喔……大哥……雞邁好癢……喔……親哥哥……我愛你……喔……喔……幹我……幹我……」


我把懶叫用力推進到小梅的雞邁最深處,狠狠地樁搗了十幾下,只感一股電流往腦衝,腰一酸、龜頭一麻,「喔……好爽……我要射了……」隨著喊聲射出濃濃的一股精,直噴進小梅的子宮內,太爽了!


(六)


彼此相安無事的過了一個多月,妮妮很少出門,就算出門也會告訴我,找我一起出去。當然我也原諒了她,原諒她一時無聊貪玩。小梅夫妻時常來我家泡茶聊天,有時也會相約到小吳家唱歌,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中秋日,臺北是颱風天,妮妮和我在家閒聊:「老公,好久沒有找小梅夫婦到小吳家唱歌了。我們出去走走,秋天到了,我們去泡湯好嗎?」



我說:「小梅夫婦沒問題,小吳單男比較麻煩,他老婆什麼時候從台灣回來?」


「聽說下個星期就回來了。」妮妮答道:「小吳老婆很漂亮,身材好,皮膚嫩,是標準的美人妻,回來我介紹你們認識喔!」


我心想:『哼!小騷貨,乖了這麼久,終於又蠢蠢欲動了。但小吳老婆——秀娟引起我極大興趣,小吳呀!該是你回饋的時候了。』報復心理油然而生,於是對老婆說:「好啊!那麼就找小吳夫妻一起去泡湯吧!」


妮妮答道:「嗯,現在我去找小吳,商討一下怎麼跟秀娟說。」


「不用了,隨緣就好。」


「你不是很想幹他老婆嗎?」


「是如此沒錯,問題是他老婆給我幹一趟,妳不知道又要再失身幾次,不劃算。」


「那我先找小梅給你止癢,等秀娟回來再說。」


我心想:『這騷貨其實是自己雞邁癢,藉機說要設計小梅給我而已,真是狼狽為奸!』順口答她:「也好,先暖暖身。」


妮妮高興地望著我說:「那我馬上去約小梅過來。」


「不用親自去了,打電話就好。」


妮妮只好拿起手機撥給小梅:「小梅喔?有空嗎?我老公想請妳喝咖啡……也好,那我們到小吳家唱歌吧!」


小梅說:「好,就在小吳家相等。」


於是我和妮妮騎著機車來到小吳家,開門的是小梅,原來她早就待在小吳家了。小梅看到我們就很高興的說:「小吳聽到你們要來,出去買水果了,很快就


回來。」


一會兒後小吳回來了,見到我們說:「今天怎麼有空?」


我說:「颱風天放假,妮妮找小梅說要來你家唱歌,沒騷擾你吧?」


「沒,沒……大家都這麼熟了,還客氣什麼?你們先坐坐,我去放歌。」


妮妮和小梅拿著水果往廚房走去,說:「我們去切水果,你們先唱歌。」


我說:「等妳們來再唱,我跟小吳先聊會天。」接著我問小吳:「小梅常來嗎?」


「嗯……沒事她會打電話給我,到我家唱歌。」小吳頓了一頓答道。


「那妮妮呢?」


「偶爾有來,一般都會約小梅一起來的。」


「喔……是這樣。」我說:「妮妮有告訴你嗎?聽說你老婆要回來臺灣,想約你們夫妻倆一起到內灣泡溫泉。」


小吳說:「好呀!我老婆秀娟回來一定告訴你,也是該我回饋的時候了。」


「你有勇氣告訴她實情嗎?」


「放心,我會告訴她……嗯,是說服她。我自己一個人在臺灣滿寂寞的,都是妮妮和小梅她們過來陪我,這一切秀娟都知道並默許的,所以你要上她應該沒問題。」


我說:「謝謝啦!那就等你佳音了。」


小吳說:「別客氣,包在我身上。」


「唱完歌有好節目嗎?你安排吧,我會附和。」


「那我就直說了,你想再幹小梅嗎?」


「是想再幹她,只要有機會。」


「好,我來安排,但你不可以生氣喔!」


我會意著說:「好!可是就隨緣進行,不可強求,妮妮若不要,你不可以用強。」


「你放心,」小吳說:「我去跟小梅講,你等我。」


看他們在廚房裡竊竊私語,只聽妮妮高興拍手叫好:「我要看!」小梅說:「你們在旁邊看,我會不好意思。」


妮妮說:「少來了!妳哈我老公很久,以為我不知道麼?上次幹得匆忙,這次你們就好好地玩,我們不會打擾。」小吳說:「就這樣,我房間借你們。歌不用唱了,我跟妮妮在客廳看電視。」


於是小梅一出來,我就牽著她的手往房間走去,小梅轉身說:「妮妮,妳老公借我一下。」妮妮答:「好,快去吧!爽要叫出聲。」


小梅今天有刻意打扮過,身上的香水味聞起來很香,抱著她很舒服。衣服沒脫我的手就往小梅的酥胸摸去,握著奶子一陣搓揉,搞得小梅「嗯……嗯……」叫個不停。



我右手也不客氣地往雞邁挖,「喔……喔……爽……插進去!大哥,插進去!我要……」小梅爽得自己衣服一件一件脫,最後只剩三角褲,我順手拉下它。


小梅抱著我親吻,我邊吻邊將手指在雞邁裡抽動,插得小梅身體輕扭,直叫好爽:「喔……親哥哥……幹我……嗯……嗯……嗯……」


不知何時小吳和我老婆已來到房門口,他從後面抱著妮妮,一只手在妮妮的奶子上遊走,摸得妮妮直說:「不要……看就好……」小吳還是抱著妮妮,不過手就規矩一點,兩人站在那看我和小梅演春宮。


這時小梅躺在床上,我壓住她的身體,手指還是插進雞邁裡一進一出的抽插著,「嗯……嗯……大哥幹我……我要懶叫,不要指頭……」小梅張開雙腿,手抓著我的懶叫拼命往自己的雞邁塞。


真是騷貨,就這麼用指頭挖幾下便濕淋淋了。我把手指拔出來,順著小梅的拉力就把懶叫往她的雞邁插進去,陰道裡淫水很多,插起來很順很爽,直操得小梅大叫:「喔……爽……親哥哥……小梅愛你幹……喔……喔……喔……大懶叫幹到雞邁心了……喔……喔……我要上天了……好爽……嗯……喔……喔……」這個小淫婦,真要好好幹她一炮!


這時妮妮看得心花怒放,自己揉摸著雞邁,臉上一副想讓人幹的淫蕩樣,小吳一看機不可失,牽著妮妮手去摸他的懶叫,妮妮說:「小吳,你的懶叫又長又硬,給你幹一定很爽,難怪小梅老往你家跑。」


小吳乾脆把自己的褲子脫掉,抱著妮妮的頭往下壓,把懶叫插進妮妮嘴巴裡進進出出,口裡直喊爽:「喔……妮妮妳很會舔懶叫……我們也去相幹好嗎?」妮妮點點頭,於是小吳便抱起妮妮過來放在我們旁邊,一張大床剛好兩個男人幹兩個女人。


不幾下,小吳就把妮妮和他自己的衣服都脫清光了,大床上四個人都赤條條的。看著小吳握著硬梆梆的大懶叫就往妮妮的雞邁插,我興奮到不得了,就在身旁,小吳開始幹我老婆妮妮了!


「呀……呀……呀……喔……喔……小吳……我愛你幹……喔……喔……」妮妮旁若無人地叫春,小吳拼了命似的不停用力操著她的雞邁,大床另一邊的春宮比我這邊還要激烈,十分鐘不到小吳就把我老婆操上了高潮,「啊……啊……我要丟了……喔……喔……」妮妮抱著小吳的屁股不斷挺聳著自己的下身。


在淫糜畫面的刺激下,我更賣力地幹著小梅,操得小梅一陣亂叫:「嗯……嗯……喔……喔……大哥幹我……幹得我好爽……大力……再大力……喔……幹死我了……啊……啊……」


我向小吳使了個眼色,兩人同時抽出懶叫再交換幹——我幹妮妮,小吳幹小梅。想著老婆這麼愛操穴,我幹得更用力了,下下都插到底:「幹死妳!幹死妳這個蕩婦!」


「喔……喔……老公……我愛給你幹……插大力一點……喔……喔……我又要丟了……」妮妮爽得亂喊亂扭,小吳給她的高潮餘韻未退,我又把她推往另一個巔峰。


房間裡小梅、妮妮的淫叫聲延綿不斷,「喔……喔……嗯……嗯……」在這雙重刺激下,我和小吳幾乎同時射精了,我射在妮妮臉上,小吳則射在小梅的雞邁裡。


一陣大戰完畢,彼此都累了,我和妮妮穿好衣服就跟他們道別回家,回頭看時,兩個淫蟲還赤裸身體互相抱著睡覺。妮妮含情脈脈地看著我說:「老公,我們去逛街、看電影好麼?」我親了她一下:「嗯,好!」


(七)


一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某日賦閒在家,大約三點多時妮妮回來高興地說:「秀娟回來了喔!還帶了些禮物要送我們,小吳問我們有沒空過去他家坐坐。」


「你沒事老往他家跑,這樣我吃虧很大耶!」我不以為然道。


「沒有啦!是小吳打電話來告訴我的。要找小梅一起去嗎?」


「不用了,何況你不是要找他們夫妻泡湯麼?剛回來告訴她不好吧?讓小吳自己去跟她說。」


「那好,我們走。」


小吳離我家很近,騎機車不用三分鐘。到了小吳家,妮妮去按門鈴,來開門是一位小姐,長得很漂亮,穿戴打扮入時,身著一件粉紅色低胸洋裝,裙子剛好到膝蓋,留著長髮,恰好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形。


小吳在裡面說:「來了啊?快進來坐!你們沒見過吧?這是我老婆,常在台灣,甚少回臺,所以認識她的人很少。」又指著我們介紹:「這是大哥夫妻。」


「喔,久仰大名。我不在家時小吳都是你們在照顧,謝謝!」小吳老婆客氣地招呼著我們:「我從台灣買了一些衣服回來,不知道你太太是否喜歡?」秀娟牽著妮妮邊說邊走:「我們到房間挑看看,是否有妳喜歡的衣服。」


妮妮望望我,看我的意思,我說:「人家秀娟一番好意,妳就進去看看嘛!我跟小吳在這裡看電視聊天。」


她們進去後,我說:「小吳你真有福氣,娶到個這麼漂亮的老婆。」小吳回道:「是漂亮,但是很嬌,有時候找她幹炮還要看她心情;就算上馬了,就叫你快一點。不像你太太妮妮,身材保養得這麼好,皮膚細,胸又挺,個性溫柔,幹起來還會『嗯……嗯……』的叫,這才爽。」


「你老婆是缺少調教,等如未開發的沙漠,我看你很少用吧?」


「是少用,她長期在台灣,想幹也沒辦法。至於她在台灣是否有人照顧,那就不知道了。」


「她沒有跟你聊過嗎?」


「有是有,只知道有一位上司對她蠻好的,常常照顧她。」


「那就是有人照顧囉!難怪你找她幹炮,她配合不來。找機會讓我試看看,妮妮都給你用了,秀娟也應該讓我幹一次吧?」


「好!我會給你製造機會的。」


一回兒妮妮出來了,她穿一件細肩低胸小可愛,配一件短裙,很好看。小吳色迷迷地看著她,低聲對我說:「哇!你老婆真美,真想現在就幹她一炮。」


秀娟說:「你太太身材真是好,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妮妮說:「哪有?妳才漂亮呢!胸部又大又挺,腰又細。」


我心想:『這兩位女人真是脫光光看光光,也好,有機會我會好好幹她。』


妮妮對小吳說:「我跟你太太講好明天去泡溫泉,你們應該沒意見吧?」小吳看看我,然後說:「當然好!」


妮妮接著說:「晚了,我們要回家了。秀娟,謝謝妳送衣服給我,明天我們再來找你們。拜拜!」


隔日妮妮很早就起了床,衣服一件一件挑,穿好就照照鏡子,不滿意就脫下來再換;穿高跟鞋也一樣,試了兩三雙。


「老婆,妳今天看起來很漂亮,像是去會情人一樣。」我調侃道。


「還不是為了你!我跟小吳講好了今天要設計秀娟給你幹,不用點心打扮怎麼可以?費話少說,走!去小吳家。」


來到小吳家,小吳早就開著休旅車在門口等我們,看到我們就很高興的說:「來來來,快上來坐。」我和妮妮打開車門,進去坐下,只見秀娟今天穿得很漂亮,頭髮有燙過,看起來充滿熟女味道,顯得更有媚力,很想現在就把她抱起來親吻。


小吳說:「我們今天到礁溪泡溫泉,走雪山隧道。」小吳夫妻坐前面,我和妮妮坐後面,小吳時常回頭來看我們,並說:「到坪林休息站,換你開車。」我說:「好。」心想:『這小子又不知道打什麼壞主意了,看來昨天他應該有和秀娟幹炮,商量好了,要不然不會這樣高興。』


一路上大夥有說有笑,秀娟笑咪咪的說:「你們夫妻很恩愛,真讓人羨慕,不像我們,兩地相思,一年見面沒幾次。」


我說:「這樣才好,小別勝新婚,不像我們天天見面,時常吵架。」


很快便到了坪林休息站,小吳說:「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後他去買了咖啡,一人一瓶。我進駕駛座開車,秀娟沒注意,開門進來才發現是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坐在我旁邊,妮妮只好跟小吳坐後面。


秀娟幫我開了咖啡,遞給我,意有所指的說:「開車要用心,注意前面,要什麼就告訴我,我拿給你。」我只好回應著:「嗯……好。」


我從後視鏡看見小吳和妮妮本來坐得好好的,不知道何時小吳的手已經放在妮妮的大腿上遊走著了,妮妮一面撥開他的手,一面指著前面提醒小吳我在看,小吳卻沒管妮妮反對,一只手強行插進妮妮的雞邁裡挖,妮妮用手按住他的手,身體扭動著說:「不要搞嘛……快到了……」


我看著這對姦夫淫婦在後面挪挪搡搡的,心想:『媽的,當我和秀娟是瞎子呀?一背轉身就偷情,兩人果然早就有一腿!』


到了礁溪溫泉飯店,我問小吳:「開一間房還是兩間?」秀娟搶著說:「兩間。」我看了小吳一眼,就對櫃臺小姐說:「兩間,開隔壁。」


房間在7樓,我們由電梯出來時,小吳在我耳邊輕聲說:「等我好消息。」我暗地說:「幹!你還沒跟秀娟講好?」


小吳、秀娟進入房間715,我和妮妮則走進716。我去放溫泉水,妮妮脫下衣服對我說:「我看呀,你今天幹我就好,沒見秀娟的態度嗎?你對她想都別想。」


沒多久小吳來電問我:「開始玩了嗎?」我說:「還沒。」電話那頭傳來秀娟的聲音:「我做不來,你們玩就好。」小吳急急地說:「喂!喂……大哥你等我……」


我心想:『小吳究竟是跟秀娟說玩4P呢,還是交換幹?管他的,先跟妮妮泡湯,看他們討論成怎樣再說。』


妮妮脫得一件不剩走去泡湯,她的身材確實不錯,個性又溫柔,幹嘛我一直想要幹人家老婆才爽?歸根究底還是我讓她變成蕩婦的,到頭來還得默默承受。


我走進SPA屋,全身舒服地享受SPA樂趣,妮妮說:「老公,來一起泡溫泉喔!」我說:「好,來了……」


一走進湯池我就抱著妮妮親吻,摸著奶子說:「老婆妳好漂亮哎!」妮妮一手握著我的懶叫輕輕套弄著,一邊說:「老公,你今天老二好硬哦!想要幹秀娟嗎?可是看來小吳可能擺不平秀娟耶,今天幹我就好。」我說:「好!」一手就往妮妮的雞邁插入,妮妮呼道:「輕一點……」


忽然電話響起,只聽小吳輕聲說:「大哥,十分鐘後你過來,我門沒鎖。」我看妮妮一眼,說:「是小吳打來,要我等一下過去。」



妮妮對我說:「那我們先幹一炮,你哈秀娟很久了,等一下才會持久。」我回道:「不用,妳幫我吸硬就好。」妮妮說:「今天你定要好好幹小吳老婆。」我答道:「好,老公今天一定替妳報仇!」


約十分鐘後,我用大毛巾包著下身往715房走去,門沒鎖,我輕輕推開,聽到秀娟的叫床聲:「嗯……嗯……老公好爽……喔……喔……喔……呀……哎唷……老公……輕一點……頂到花心了……嗯……嗯……」就看秀娟翹著屁股趴在床上,眼睛用領帶綁著,小吳正用狗爬式從後幹著她。


小吳看到我,用手輕搖示意要我輕聲,我慢慢走過去,來到小吳旁邊停下,一邊用手套動著老二,使懶叫變得更堅硬。小吳這時用力插了幾下,「噗」的一聲拔出老二,示意讓我插入。


我當時一點都沒考慮,握著懶叫就往秀娟的雞邁插進去,頂得秀娟「喔」一聲叫了出來:「懶叫好大……喔……喔……好爽……老公幹我……嗯……嗯……用力幹……」


我心想:『秀娟不知道換人了嗎?但她又嚷著「懶叫好大」,分明知道現在幹她的雞巴與剛才那根不同,但又不見她反對。管她的!操完才算,總之現在好好幹她一炮就對了。』


這時小吳走了出去,門輕輕關好,應該是去716房找妮妮幹炮了。我心想著隔壁房間的情景,活塞動作卻沒停下,一直在秀娟的雞邁裡用力幹。



只聽秀娟叫著:「喔……喔……老公……好爽……幹我……用力……嗯……嗯……呀……我要丟了……快一點……大力些……愛你……公……幹我……喔……幹死我……喔……喔……我丟了……」聽得我好爽。


趁秀娟高潮我把她翻過來壓在床上再幹,這樣才會插得深。「喔……喔……好爽……老公你今天好猛……我愛你幹……」秀娟在我身下不停地淫叫著,我心想,秀娟真的不知道換人幹了嗎?還是故意裝不知道?我很好奇,就把她眼睛上的領帶解開。


秀娟一臉驚訝的看著我說:「怎麼是你?小吳到哪裡去了?」跟著就用手推開我,雙腳用力踢,口裡喊著:「大哥不要……不要幹我……不要……」我身體往下壓,懶叫更用力地插著她的雞邁,而且抽動得更兇猛。


秀娟推不開我,只能「喔……呀……喔……嗯……喔……」的叫:「大哥不要幹我……喔……呀……喔……好爽……」


從秀娟變了調的聲線及由掙紮逐漸轉為迎合,我知道她開始幹出味道來了,於是我說:「秀娟,懶叫已經插在妳雞邁裡,幹都幹了,何況妳也讓我幹得很爽不是嗎?還丟了兩次。現在妳先生應該也在716房幹著我老婆,妳讓我幹,只是公平交換而已。」


秀娟聽我這樣說,可能也想通了,便不再作無謂糾纏,鬆開手腳躺在床上讓我幹,「嗯……嗯……喔……嗯……呀……喔……大哥幹我……喔……用力幹死我……喔……你的懶叫大又長……幹得我好爽喔……啊……我又要丟了……」放鬆心情又叫了起來。


受到刺激的我腿一麻,用力挺著老二插到最深,喘著氣問:「喔……我要射了……秀娟,我要射在哪裡?」秀娟說:「射在我雞邁……我的雞邁需要大哥愛它……」話音未落,一股濃精就射進秀娟的雞邁裡。


秀娟雙手抱著我的腰,呻吟著說:「大哥不要停……用力幹我……我又要丟了……喔……喔……呀……呀……大哥……好爽……從來沒有這樣爽過……」我幹得很累了,也摟著秀娟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


過了一會兒,秀娟起身推開我說:「我們到716房看他們在幹什麼。」我說好,用大毛巾圍著下半身就與秀娟往隔壁走去。到了門口,我說:「輕一點,門沒鎖。」


然後輕輕推開,兩個頭探進去看,只見小吳壓著妮妮,懶叫插在妮妮的雞邁裡,正上下運動用力幹,妮妮叫著:「小吳幹我……喔……嗯……喔……幹我……好爽……嗯……嗯……」


秀娟輕聲對我說:「第一次看老公幹別人,很刺激,難怪有人會偷情。」我問:「要加入嗎?」秀娟說:「光看就很爽,不用了。」我抱著秀娟,一邊摸她的奶,一邊看著老婆讓人幹,不知道是爽還是……


床上的妮妮越叫越大聲:「小吳幹我……喔……喔……我要丟了……嗯……喔……嗯……喔……」小吳一把揪起妮妮雙腿架在他肩上,跟著又再用力插、用力幹,妮妮高潮中湧出的淫水被他的懶叫一股股地掏出來,沿著妮妮腿縫流到床上一大灘。


我走過去摸著妮妮的臉問她:「有爽嗎?」妮妮喘著說:「好……好爽……小吳幹……幹得我好爽……」一面說,一面伸手握住我的懶叫就往小嘴送。



小吳用力插妮妮一下,妮妮也用力吸我一下,吸得我的懶叫又硬起來。


秀娟望著我「吃吃」的笑著,也走到床邊蹲下來撫摸妮妮的奶,妮妮哪堪被我們三人這樣折騰,眼看又快要高潮了。這時小吳幹得更加用力,「啪啪」之聲不絕於耳,操得妮妮的淫水濺到他滿小腹都是。


妮妮淫叫著:「好爽……幹我……小吳……用力操……喔……喔……喔……嗯……嗯……」小吳受不了這樣刺激,射精了,「噗噗噗」全部射進妮妮的雞邁裡。


小吳功成身退,我立即頂替他的位置,握著懶叫又插進妮妮陰道,「親哥哥你來了……幹我……喔……喔……好爽……老公……用力幹……我又要丟了……喔……喔……嗯……嗯……」抽插不到三十下妮妮已經丟了出來,攤在床上不斷喘氣。


此時秀娟吻著妮妮的奶子,一手摳挖著自己的雞邁,兩個女人的急促呼吸聲此起彼落。看到這種情形,我忍不住也射精了,射進妮妮那滿是小吳精液的雞邁裡。喔!太爽了!


見妮妮像死了一樣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秀娟看著小吳說:「我們回房間洗個澡,休息一下。」兩人就回去他們房裡了。我抱著妮妮倒頭就睡,等到櫃臺小姐打電話來通知我們才起床。


在回臺北的路上,我不停讚美秀娟身材好、皮膚細,非常有女人味,聲音輕柔,做愛配合度高,跟她幹炮很爽……秀娟說:「少來了!你太太才好。

聽我老公講,妮妮和小梅時常陪他玩,還有3P、4P,有機會我也想試試。老公,可以嗎?」小吳說:「當然可以,下次找小梅老公一起出來玩6P。」


一路上四人有說有笑,很快就返到臺北。到臺北後我們便各自回家,後話不提。


【完】



PEINEILI持久液降敏噴霧, ROYALHORSE延時噴霧劑

印度犀利士 | 威格拉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卡瑪格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珍琳與公車癡漢
上一篇:我為一位網友拍A片的真實經歷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