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異色文學 > 絲襪少婦林婉蕓

絲襪少婦林婉蕓




犀利士100mg 雙效 壯陽持久

沈沈的夜裡,我一手拿槍,一手提著密碼箱,如同喪家之犬般亡命逃竄著。


鞋底已經磨破,領帶歪歪斜斜被扯到一邊,西裝不知被扔到哪了,油光閃亮的頭發亂蓬蓬的散著,背心上的汗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真想不到,我,叱吒黑道十數年、南華幫的人堂堂主——毒蛇,也會有這麽狼狽的一天。


腳上起了一個個又紅又腫的血泡,每一次的邁步,都會傳來鑽心的疼痛。而手上沈甸甸的密碼箱,使我酸麻的手臂早已不堪重負。


我,快支持不住了。疲憊不堪的身體透支得厲害,全憑自己在十幾年黑道生涯中,磨練得比鋼鐵還堅硬的意志支撐,才不至於崩潰。


不,我絕不能倒下!盯向手中的黑皮箱,裡面,裝著老大親手交給我的幾十萬美鈔。一旦出事,辜負了老大的信任不說,這十幾年的刀頭舐血出生入死,恐怕也要就此重新歸零。


一念及此,我奮起僅存的力量,跌跌撞撞繼續向前奔去。


身後,不斷隱隱約約傳來各種嘈雜的叫聲、追趕聲,以及……槍聲。


今天隨我出來的兄弟,不知能有幾個逃出生天呢?


我握緊了手中的左輪,真想轉頭去大殺一場。


媽的!如此缜密的毒品交易,到底是哪裡走了風?


實在不敢回想起幾個小時前的情形,正在和毒枭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時候,成群的條子忽然從天而降,我們情急拔槍亂射,漫天的流彈飛舞,多少跟隨自己多年的兄弟一個個倒下,呻吟聲、慘叫聲,交雜著滿地的鮮血,縱然是在刀光劍影中長大的我,也不禁爲之心中發毛。


看準了一個空擋,我終於夥同幾個手下趁亂逃出。可哪曾想到,周邊也佈滿了條子的埋伏。


不能給對方圍殲的機會,我們於是分散逃開。憑著在無數大小戰鬥中培養出的野獸般的直覺,我專門揀一些狹窄幽深的小巷逃竄,一次次將條子甩開,直到現在,再也提聚不起一絲力量……


真的……走不動了嗎?難道說,我毒蛇一世英名,就要這樣栽到條子手上?我慘笑著,喘著粗氣,躲在這條幽暗小巷的角落陰影中,死命拍打著自己麻木的雙腿。


遠處遙遙傳來人聲,我屏住氣息,將大口徑左輪手槍提到胸前。


該死的條子,你既然一定要逼得我走投無路,那老子就跟你同歸於盡!


腳步聲慢慢走近,伴隨著一道柔和好聽的女聲在不住低喃:“寶寶別哭,吃了醫生伯伯開的藥,已經沒事了……”


“以後別這樣嚇媽咪了好嗎?爸比又不在,媽咪剛才差點被你嚇死……”


“寶寶睡覺覺,明天一起床,什麽都好了……”


條子到底在搞什麽鬼?我皺著眉頭,瞇著眼睛,就著昏暗的街燈,隱隱看見一個年輕的少婦,懷中好像抱著一個小小的嬰孩,從我面前匆匆走過,停在不遠處的一間房屋門口。


“好了,寶寶乖乖,我們終於回家了……”


趁她正開鎖的時候,就著黑暗無光的牆壁,我小心翼翼的向她靠近。


“阿陽,你什麽時候才會回來呢?幸好今天沒用到防狼噴劑……”打開大門,少婦一面關門,一面輕聲抱怨著什麽。


眼看門口只剩下一絲縫隙,我急忙搶上前,一腳抵住門縫,然後便在少婦的驚叫聲中,破門而入。


“你是什麽人?”


我不言,陰沈著臉,用槍指住她,反手用力帶上了房門,並鎖上插銷。


看見那只黑洞洞的槍口,她頓時一陣哆嗦,摟緊懷中的嬰孩,道:“你……你要幹什麽?”


我陰陰一笑:“老子漏了風,要借你這裡躲一躲。”


“你是逃犯?”她臉色發白的問。


“不錯!殺人犯!”


“天!你……你……我怎麽會碰到這種事……”


把密碼箱放到沙發上,我大喇喇的坐下:“別緊張,雖然老子剛剛殺了十幾個人,但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絕不會對你下手。”


快散架的骨頭一旦躺在沙發上,簡直懶洋洋的不想起來。我偏過頭,仔細看向這個被卷入無妄之災的少婦,卻禁不住眼前一亮。


如雲披肩的長發,紅顔誘人的雙唇,即使明媚動人的大眼睛中透露出一絲恐懼,仍然掩蓋不住她動人的容貌。


産後的少婦,風韻果然迷人。淡綠色的無袖緊身連衣裙,襯托出她高聳挺拔、至少有34D的胸脯,半截光潔細膩的手臂裸露出來,白生生的晃眼。


裙下的風光更是迷人,長筒黑色絲襪下套著兩條渾圓修長的美腿,纖細小巧的美足上穿著細細的高跟鞋,細致柔嫩的玉趾在絲襪中隱隱可見。


想著她緊身的衣服下,那一對乳峰會是何等的飽滿柔軟;遮蓋在黑色下面,她腿部的肌膚又是何等雪白勻稱;還有在大腿根部,那白皙中的一片黑色……我頓時呼吸急促起來,哪怕身體仍然是虛弱無力,陽物卻依然充血暴漲。


察覺到我眼中未加絲毫掩飾的欲望,她神情愈加緊張,難堪的轉過身去,卻暴露出那對挺翹圓潤的屁股,在貼身窄裙下呼之欲出。


空氣逐漸變得淫靡,沈默中,只有我粗重的呼吸,和她細細的喘息聲。


“哇”她懷中嬰孩忽然哭喊起來,劃破這片難忍的寂靜。


“叫你兒子別哭!”我不耐煩的喝道。


“她是我女兒……寶寶乖,媽媽在這裡,別哭……”一下下耐心的哄著嬰兒,沐浴在母愛中的年輕少婦,竟然美得讓人眩目。


“哇∼∼”


“媽的!”我怒喝道:“別吵了!”


她低聲道:“對不起,這孩子突然發燒,剛剛才去看過醫生……”


姣好的面容上擠出一絲微笑,她輕輕的搖晃著小嬰兒:“寶寶乖,別哭,趕快睡覺覺……”


“哇!哇!”嬰孩的哭聲竟是越來越大。


“還哭!”我重重的用槍一拍桌子:“小王八蛋,再哭老子斃了你!”


“不!千萬不要!!”美目中閃過恐懼,她瑟縮道:“孩子……恐怕、恐怕是餓了……”


“那你快喂東西給她吃啊!還要老子教你不成!”


“可……可是……”


“可是什麽?還不快去?要是哭聲把警察招來了,老子第一個就要宰了她!”


“可是……你能不能……轉過頭去?”她難爲情的請求道。


“媽的,想在老子面前耍花招?”


“我沒有,但……”不知爲何,她白皙無暇的臉蛋上飛起了一絲紅霞。


PEINEILI持久液降敏噴霧, ROYALHORSE延時噴霧劑

印度犀利士 | 藍鑽威而鋼 | 威而鋼口溶錠 | 犀利士5mg | 威而柔 | 超級犀利士 | 壯陽藥散賣試用 | 藍鑽威而鋼 | 超級必利勁 | 必利吉 | 泰國果凍威而鋼 | 超級樂威壯 | 威而鋼100mg | 犀利士20mg | 樂威壯 | 必利勁 | 雙效果凍威而鋼

下一篇:我和超市少婦的一夜情
上一篇:打麻將輸到脫褲子

熱門推薦

    相關產品